新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座煉妖塔 > 79.刑警小關
  “李哥,就是這個小子,騎著自行車撞了我的車,現在他還躺在這里想要碰瓷。”

  同樣的經過被大哥重新演繹了一遍,然后說給了他叫過來的那個李哥,李哥是交警隊的一個老油條,他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就算大哥對故事修飾了很多,但李哥還是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經過。

  但這個不要緊,他只需要裝作聽那位大哥的話就行了,因為這樣事后出了什么問題都可以推在大哥的身上,就說自己相信了大哥的話。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那就來說一下事故的責任,作為非機動車,在非機動車道里,最高時速不能超過十五公里時,很明顯你超過了,你應該負事故的主要責任。”李哥對著坐在一邊的林遠說道。

  林遠可不會真的躺在地上等人來,他讓張偉給自己拍了照片留下證據就行了。

  “警察同志,你不需要勘察一下現場,看一下附近的監控視頻,還有這位大哥的行車記錄儀嗎?”林遠看了一下李哥,淡淡地說道。

  “不用看都知道,你這個自行車撞進去這么多,那速度肯定是很快的。”李哥指著車子說道。

  “嗯,我的自行車速度是很快,并且我的確要負事故的一部分責任,但并不是主要的,他剛剛沖出來的速度超過八十,我剛剛已經留好證據了,希望你能秉公處理。”林遠說道,語氣很是平和,一點也不強勢,甚至讓人覺得還有點弱勢,但老油條李哥卻能聽懂這個中間的意思。

  我有證據,你如果不秉公處理的話,那就別怪我去告你,你自己要想清楚了。

  此時,張偉也開口道:“沒錯,我都已經拍好照片留好證據了,就這車剎車的痕跡,還有這撞痕,速度也不會慢,加上這里屬于非機動車道,我們騎車是正常行駛,是有路權的,這車需要停車讓行。”

  “你是誰?”李哥看著張偉,此時此刻,他想要搞清楚這群騎友是什么人,人多的時候,有些事情還是不好做的。

  “我叫張偉,是一名律師。”張偉抬頭挺胸驕傲地說道。

  “實習的。”傻逼騎友又出現了。

  “媽的,又有你什么事情啊。”張偉一腳踢飛這傻逼騎友,哎,總有這樣一群傻逼,不分場合不分狀況的開玩笑,但這種傻逼的存在,對于團體來說也是很重要的,不僅僅是傻逼歡樂多,有時候一些事情也需要傻逼去做。

  “原來是一位律師,放心,今天的事情我一定秉公處理。”李哥笑著說道,心中卻沒有當回事,不過是一個實習律師有什么關系的,這不過是小事,最多讓你去行政復議。

  只不過有律師在的話,還是要公正一點,就讓這個騎車的小子賠一點錢就行了,于是,李哥就建議兩人私了,因為私了就不會被追究什么,畢竟是你同意的。

  “私了就私了,讓他賠我五萬就行了。”

  “五萬?”李哥愣了一下,這個你也太狠了吧,你這輛車雖然是豪車品牌,但卻是最低檔次的,不比普通品牌的車子貴多少,還有,你這車也是二手的,是從別人那里低價買過來的,這個事情我也是知道的。

  雖然說你的車子是有點慘,但也不需要讓人賠五萬吧,并且責任也是你占多,因為你是機動車,自行車超速能超多少啊。

  不過雖然李哥這樣想的,但他也沒有準備出言調節什么,直到——

  尖銳的剎車聲音,一輛越野車開了過來,停在了事故現場,上面走下一個充滿野性味道的青年,直接來到林遠的前面盯著林遠看著。

  “看什么看,沒見過這么英俊帥氣的美男子嗎?”林遠說道。

  “見過,每天照鏡子都可以看到,就是沒見過你這樣瘦的胖子,怎么樣,人有受傷嗎?”青年看著林遠問道。

  “受傷了,剛剛有點撞到了手。”林遠說道,手臂被撞了,手上擦傷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身上呢,把衣服脫下來看看。”青年給林遠打了一個眼色。

  林遠瞬間明白了,脫下衣服,身上那一塊觸目驚心的淤青,讓人覺得他受傷很重,其實,這個并不是在這里受傷的,而是之前,他被鯨魚友好的拍了一下,這個事情他沒有對外說過,只有在群里說過,而這位青年是怎么知道的?

  因為這個青年就是他的基友之一,關中大蝦關中華!

  “你是市刑警隊的小關吧。”李哥對著關中華說道。

  沒錯,關中華是一個刑警,還是市刑警隊的,是不是覺得很意外啊,這就是為什么他經常會說愛上警花的緣故,不是他喜歡制服誘惑,而是他的工作關系,警花是近水樓臺。

  “你是李哥吧,我們一起吃過飯。”關中華微笑著對著李哥說道,作為一個刑警,他的記憶力非同尋常,雖然只是和李哥吃過一次飯,并且還是很久之前的,但還是記得。

  “對對,原來這位小兄弟是小關的朋友啊,真是巧啊。”李哥笑著說道,雖然刑警隊與他們交警隊并沒有什么太大聯系,但這是自己人,不是大哥這種關系可以比的。

  “這個傷這么重,要去醫院看一下,這次事故雖然小關你的朋友是騎著自行車的,但也是需要負一點責任的,這個你沒意見吧。”李哥要真正的秉公處理了,并且這一次偏向性肯定會偏向林遠了。

  “沒意見。”林遠說道,“本來我就打算賠他兩千的,現在,我覺得我需要檢查一下身體才說。”

  大哥感覺這個事情好像有點不對了,自己其實就是一個小混混啊,雖然有點關系,但人家好像關系比自己強,而這一次,自己又是那種理虧的那種,最起碼要承擔事故的80%責任,這樣算起來的話,自己的車損都不夠賠償人家的醫藥費的,還不如之前拿了兩千私了了。

  “這個,我們各修個的怎么樣,我也不要你賠我修理費,你自己的醫藥費自己解決怎么樣?”大哥現在當然是軟了下來。

  “這怎么行,我兄弟這么重的傷,說不定殘疾了,你這輛車賣掉都賠不起。”關中華當然不肯了,剛剛給你兩千不要,現在最起碼要讓你付出兩千。

  林遠也無所謂,事情就讓關中華去處理,他在一邊把自己的車整理了一下,還是有點需要調整的,從張偉那里借來了隨車工具,稍微調整了一下,又恢復原狀了。

  張偉與林遠互相加了好友,準備下次約林遠一起騎行,這個時候他也沒有看林遠的朋友圈,他沒有加人就看別人朋友去的習慣,所以避免了一次大驚小怪的場面。

  過了一會,關中華拿到了五千現金,交給了林遠,那大哥估計有一種想要撞死在這里的沖動。

  林遠覺得有點過意不去,然后收下了這筆錢,別誤會,這不是真香,是我準備以后用來捐給需要的人。

  “就是這樣,這種人不要跟他客氣,等著,過幾天我會找機會盯死他,正好我需要功績。”關中華說道。

  為那大哥默哀一秒鐘。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来宾市| 闽清县| 乌鲁木齐县| 云阳县| 丰宁| 哈密市| 察隅县| 容城县| 公安县| 梓潼县| 呼玛县| 合水县| 集安市| 濮阳市| 天镇县| 和平县| 寻乌县| 广河县| 大洼县| 南投县| 永定县| 中方县| 嘉鱼县| 卢湾区| 长海县| 金乡县| 临城县| 汝州市| 隆昌县| 永寿县| 汝州市| 桑日县| 贵溪市| 拜泉县| 娄烦县| 东宁县| 吴旗县| 彝良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