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伏天劍尊 > 第0111章 天邪妖王
  林汾希原本以為,傳訊完畢之后,身前的神秘黑袍強者,一定會對他下狠手,并一舉毀滅他手中的璇璣石。

  但,他預想的那一幕,卻并沒有發生。

  “喊來也好,反正,遲早都是要殺的。”

  陳悟真的九天神皇分身輕聲開口。

  林汾希一怔,忽然想起之前此人說的那句話——它算什么東西?

  “莫非,這位強者認識我師尊,而且,還,還比師尊更厲害?!”

  林汾希心中一顫,之前只覺得氣血上涌,因為師尊被辱罵而有些生氣。

  如今,仔細一番思索,他心頭狂顫,意識到,恐怕在眼前這強者眼中,師尊來,就是送死!

  “前……前輩饒命,我,我錯了。”

  林汾希不甘,但更多的是恐懼。

  被此人之前如暴戾、狠辣的手段所震懾了,再加上對師尊的期待值忽然降低了不少,心中自是開始不安。

  “錯了?你們哪里會錯?血殺天哪里會錯?那扁毛畜生,哪里會錯?”

  九天神皇分身淡淡開口,語氣卻充滿戲謔之意。

  林汾希臉色蒼白,他知道,他難逃一死了。

  “嗡——”

  璇璣石震蕩了起來,林汾希深深的看了眼前的神秘人一眼,打開了璇璣石。

  “血飲陣盤,啟動,為師這便降臨過來。為師倒是要看看,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膽,敢辱罵為師。”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璇璣石里,傳來了陰寒而桀驁的聲音。

  “師尊,此人兇殘,實力強大,師尊莫來……師尊,要為弟子報仇。”

  林汾希想了想,終究還是關閉了璇璣石,然后將血飲陣盤從乾坤戒指里拿了出來。

  他剛準備將血飲陣盤加持一道天元之力,防止上面的陣法波動劇烈,卻不想,還沒有來得及出手,這血飲陣盤便主動激活了。

  “嗡——”

  這時候,一位氣勢雄渾、身穿黑色靈性長袍、氣息幽冷的矮個子老人,已經出現在了此地。

  他目光一凝,瞬間鎖定了陳悟真的九天神皇分身。

  他原本立刻就要發怒,但是下一刻,他的眼眸猛的一縮,仿佛看到了這世間最可怕的存在一般。

  “噗通——”

  他渾身的囂張、陰冷氣焰,幾乎瞬間熄滅不說,還直接在地上跪了下來,朝著九天神皇分身磕頭。

  “前輩,您您您是尊貴的神凰血脈……大人?”

  九天神皇分身蘊含著純粹的九荒神凰血脈,被《伏天古經》淬煉之后,結合神體道胎,這種血脈的品級之高,簡直是匪夷所思之極。

  而眼前的黑袍老人,卻不過是一只修煉有成的烏鴉而已,被陳悟真稱之為‘扁毛畜生’,絕非是隨口胡謅。

  “倒是有點兒眼力。”

  陳悟真的九天神皇分身平淡開口,眼神冰冷。

  對于妖族修士而言,強者為尊的觀念固然根深蒂固,但是血脈的高貴,更是如基因烙印一樣。

  這老人本體乃是一只烏鴉。

  是一只雜毛鳥。

  其血脈,又哪里能和至高無上的九荒神凰血脈相比?

  若是夏妍卿姐妹在此地,多半這老人因為強大的境界,還能頂住因為血脈而產生的高貴威壓。

  但他面對的是陳悟真,陳悟真的九天神皇分身本身,就是神體道胎,再加上被《伏天古經》結合魂火煉血凝練出來的九荒神凰血脈,這又哪里是這老人‘低等’的血脈能忤逆的?

  此時,老人見到九天神皇分身,就像是普通人見到當世最位高權重的人一樣,那種心境,便可想而知。

  “皇者大人,請受小老兒三叩九拜。”

  老人開始認真而恭敬的磕頭了起來。

  而原本已經面色慘白的三名殺手,此時徹底的懵逼了。

  特別是那林汾希,渾身都哆嗦了起來,整個人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這是什么人?

  竟,竟被他師尊如此磕頭納拜,稱呼‘皇者大人’?

  這一刻,林汾希真的絕望了。

  他眼神無比幽怨、陰狠毒辣的看向林詩琴,那眼中的仇恨之意,濃郁得如要化作實質。

  “嗯,看樣子你能修煉有點成就,真不是僥幸。不過,我喊你‘扁毛小畜生’有問題嗎?天邪妖王?你?來,你‘天邪’邪給我看看。”

  陳悟真自然感應到了林汾希的怨毒目光,那固然是針對林詩琴的,卻也同時將現場所有人給恨上了。

  這樣的眼神,對陳悟真而言,簡直就是作死之極!

  當然,即便是沒有這樣的眼神,光憑之前這些人對方凌曦出手,他就不可能讓對方活著離開。

  “皇者大人,那,那是小的,那是別人抬舉小的,給小的幾分薄面。小的在皇者大人面前,就是扁毛小畜生。”

  那‘天邪妖王’老人,跪在地上,爬到了九天神皇分身面前,抱著九天神皇分身的鞋子,便親吻了起來。

  這種討好,簡直是讓所有人表情精彩,但同時也倒吸一口冷氣。

  天邪妖王之兇殘狠辣名聲,那絕對是能嚇哭小孩的!

  如此兇殘狠辣之人,此時卻如此卑躬屈膝!

  那么,這個讓天邪妖王如此卑躬屈膝的人,又是什么人?

  “好,交給你一個任務——血殺天的人,有多少,去給我殺多少。”

  九天神皇分身語氣平淡的下了一個命令。

  天邪妖王一怔,隨即立刻磕頭三次,無比恭敬的領命。

  老人說話之間,很是鎮定的站了起來。

  隨即,他雙眸變得極為黑暗,其中呈現出了烏鴉的虛魂形態。

  “我說過的,你加入血殺天可以,但是不能招惹我天妖族的皇血天驕,更遑論是最尊貴的神凰血脈、地位如此尊崇的存在!”

  老人看向了林汾希。

  他眼眸極為冰冷,雖是親傳弟子,在此時,卻也沒有絲毫的情分存在了。

  “師尊,可,可之前弟子,弟子還想到了您的安危,害怕您出事讓您別來!您,您是要對弟子下毒手嗎?就因為那什么狗屁血脈?!”

  林汾希有些絕望,嘶聲咆哮。

  為什么,為什么如此極速趕來救自己的師尊,卻反而成為了斬殺自己的劊子手?

  “放肆,膽敢污蔑尊貴的皇者,死不足惜!”

  天邪妖王怒喝一聲,眼眸無比兇戾、冰冷。

  “你——你們,都可以去死了!”

  他聲音冷冽——既然是皇者讓斬殺血殺天的人。

  那么眼前的三人,自然,也不是例外。

  他說話之間,目光又無比兇戾的盯著林詩琴、林嬋兒以及方凌曦方翠鸝四名少女以及陳悟真本體。

  他并沒有多想,也不知道這四人到底是誰,所以他準備全部殺死,以斬草除根!

  “轟——”

  兩只巨大的烏鴉幽魂,猛然從天邪妖王的眼眸之中竄出,瞬間籠罩了林汾希三人和方凌曦五人。

  “死!”

  烏鴉幽魂匯聚,化作一只天邪妖王,一口玄丹丹火,猛然噴出,直接焚燒虛空,要將八人全部煉死!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昌吉市| 海盐县| 长白| 如东县| 鹿泉市| 宁夏| 綦江县| 山阴县| 珠海市| 息烽县| 曲阳县| 依安县| 唐海县| 清水河县| 德庆县| 富源县| 沅江市| 庆安县| 陆河县| 乐昌市| 汨罗市| 容城县| 兴和县| 天峨县| 镇原县| 兴山县| 大理市| 大关县| 长葛市| 静宁县| 共和县| 湖北省| 宜黄县| 公主岭市| 莱州市| 南通市| 长垣县| 岳池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