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伏天劍尊 > 第0057章 你簡直是入了魔道!
  “啊——助我!”

  瞬間,被恐怖的血氣鎮壓的于堯弘,尖叫咆哮,同時朝著于冥柘發出了求助之音。

  “住手!你父親乃是我于家的功臣!老祖還在看著,你敢下狠手?!”

  于冥柘臉色奇差,驚怒交加,咆哮呵斥。

  這般動靜,實際上已經引得方圓萬米區域出現了不少修士遠遠觀看,但卻沒有人出聲。

  他們全部被于秋寒的恐怖戰力所震懾住了。

  陳悟真根本沒有在意于冥柘的驚呼,手猛然收縮。

  《鯤鵬吞天術》的手段,剎那之間衍化到了極致。

  面對虛丹境六重強者,他也沒有半分大意,幾近全力以赴。

  “嗷——”

  “放開我!”

  “我錯了!我是你父親!”

  “放了我,我給你當狗!你是寒少,以后我就是卑賤的走狗!”

  被《鯤鵬吞天術》籠罩之后,那種死亡的陰影之可怕,那種絕世殺戮意志侵襲之下,之前還想掙扎的于堯弘,瞬間道心崩潰,立刻大聲求饒。

  這一刻,四野卻一片死寂。

  “想要以我于秋寒當棋子,幫你們修煉《大陰陽混洞真經》,然后又通過天魔傀儡之法,想將我活生生煉死,當于秋道的傀儡虛體、第二分身。你在做這件事的時候,考慮過父子之情了嗎?”

  陳悟真站在于秋寒的立場,語氣冷漠開口。

  “我錯了,錯了,錯了啊,饒了我吧!”

  于堯弘聲音沙啞,帶著哭音繼續求饒。

  “現在,遲了。”

  陳悟真開口的同時,手心猛然收縮,聚攏。

  全部意識沉浸的好處完全顯化了出來,神血之中的氣息凝聚,神血凝聚出來的火焰雖比不上神火的強度,卻也遠遠不是普通的火焰能比的!

  其效果,甚至于比陳悟真本體凝練出來的魂火效果,還要驚人。

  “啊——”

  于堯弘痛苦的嘶吼著,掙扎著,掙扎的力度,卻逐漸的弱小了下去。

  隨著陳悟真的拳頭逐漸的變小,身體也逐漸恢復到一米八七的高度,于堯弘的氣息也逐漸的開始消散。

  陳悟真的拳頭上,那一層血色的火焰熊熊的燃燒著,火焰從開始的旺盛,到逐漸的虛弱、熄滅。

  于堯弘作為虛丹境的強者,靈魂也是非常強大的,但此時,他的靈魂,也在逐漸的沉入無盡的黑暗深淵。

  他可以感受到他的肉身已經開始被焚化,和血脈之力一起,被熔煉、血煉了出來,與一種很神秘的符文結合,形成了一種如丹藥般的東西。

  他甚至于感覺到,肉身被煉化之前,他的眼睛還睜著,死不瞑目。

  他的意識還殘存著,卻在不斷的墜入無盡冰冷與荒涼的深淵之中,無力掙扎。

  “這是我的歸宿嗎?”

  “我這是自食惡果嗎?”

  “他竟是有如此戰力,如此逆天天賦!我若是好好培養他,現在的我,該以他為榮耀,驕傲、自豪吧?”

  “雅兒雖然是婢女,地位低賤,卻對我死心塌地,被我殺死卻依然能含笑而去……她在面對死亡的時候,可以如此坦然……”

  “而我,即便是甘愿當走狗,卻也難逃一死。”

  “我……不甘心!”

  “我才四十一歲!我的人生,正值輝煌之時!”

  “虛丹境九重之后,就是真丹境,那是無數修士夢寐以求的境界,是武道真丹領域的核心修煉區域!”

  “一枚真丹腹中生,執掌本命不由天……我恨啊!”

  ……

  于堯弘不想死,也死不瞑目。

  但還是死了。

  他的尸體,甚至于虛丹和靈魂,全部在蘊含神血氣息的火焰之中,被陳悟真以《鯤鵬吞天術》結合古老的符文,煉制成了一顆天級的天虛人丹。

  現場,一片死寂。

  整個于家門口,連呼吸聲都已經聽不到。

  便是遠處觀看到這一幕的諸多修士,也都全部動容,渾身發冷。

  其看向‘于秋寒’的目光,像是看一只史前兇獸一般,充滿了深深的恐懼之意。

  “既然你對不起我,便將你煉制成天虛人丹,補充我的損耗,當是對我的補償了。”

  陳悟真淡淡開口,將那煉制成的、拇指大小、血光氤氳的丹藥拿了出來,然后直接一口吞服了下去。

  “嘶——”

  此時,于冥丘、于冥柘、于冥秀和于靜月都清晰的聽到了來自于老祖于離乾的倒吸冷氣的聲音。

  顯然,這兇殘的一幕,哪怕是于家老祖,都看得頭皮發麻,心中忌憚不已。

  但,老祖哪怕是能感知到這一幕,卻也沒說任何話,也沒有對‘于秋寒’有任何斥責之意。

  “呼——”

  陳悟真呼出一口濁氣,于秋寒這具身體,吞服了天虛人丹之后,之前的氣血虧空、能量損耗以極速恢復了起來。

  但他的境界,卻并沒有因此突破天元九重圓滿,踏入半步虛丹境。

  于秋寒被神血淬煉后的身體底蘊,需要的能量超乎想象,需要的沉淀和累積,還依然遠遠不夠。

  “你你你——于秋寒族兄,你太狠了!那,那是你父親!你殺了他,煉制成人丹,還吃掉了!你簡直是……簡直是入了魔道!”

  于靜月呼吸急促,臉色蒼白,卻還是忍不住伸手指著陳悟真。

  她的纖手在發抖,嬌軀也顫栗不已,心中極為恐懼。

  “抱歉,嚇到你了。但,這種結局,不是他,就是我,已經不可改變了。”

  陳悟真淡淡開口,仿佛他之前并沒有服用人丹,而僅僅只是服用了一顆微不足道的紫氣丹一般。

  這種聲音,這份語氣,是何其的淡漠,又是何其的隨意。

  于靜月呆了呆,隨即神情沮喪,并深深的長嘆了一聲。

  “好了,現在我要回我的院子了,是否,還要我下跪,等著你們的命令,才可以進于家之門?”

  陳悟真冰冷的眼神看向了于冥丘。

  于冥丘一個激靈,立刻躬身行了一禮,道:“秋寒……寒少,請。”

  “嗯,南宮雨薇的事情,怎么樣了?”

  陳悟真點了點頭,眼神中的血色,已經漸漸消退。

  他整個人,似乎變得慵懶了許多,一身煞氣,也很快消散。

  “寒少是希望……娶……還是不娶呢?”

  于冥丘感覺壓力極大,反而帶著不安之色的看著‘于秋寒’的臉色,詢問得小心翼翼。

  于秋寒的成長太快太恐怖了,這恐怕已經不僅僅是奇遇那么簡單!

  這是發生了本質的蛻變!

  所以,于冥丘更是確信——于秋寒背后,必定有真正的大能存在!

  這樣的大能,恐怕能抬手之間,滅掉于家。

  是以,他這個族長,此時面對于秋寒,也要看對方的臉色行事了。

  于堯弘被于秋寒活生生煉死了,但老祖,竟然沒有開口阻止!

  特別是,之前老祖倒吸冷氣的聲音,顯然也對于秋寒非常忌憚!

  老祖是什么級別的存在?

  竟是對于秋寒都無比忌憚?

  這些加起來,呈現出來的信息,就多了!

  所以,莫說是恭敬的稱呼一聲‘寒少’,便是對方要他喊‘爺爺’,他都會毫不猶豫的喊爺爺!

  于家出了這等絕世天驕,傲氣點兒,霸氣點兒又算什么呢?

  “你們談到哪一步了?算了,明天吧,讓于秋道隨我去南宮家走一趟。”

  陳悟真說著,瞥了一眼如死狗一般的于秋道道:“明天你若誤了事,我就讓你變成真正的死狗!”

  “寒少放心,賤奴明天一定將一切安頓好,定不讓寒少失望。”

  于秋道一個哆嗦,到這時候,他才意識到、霸氣、狠辣卻又無比疼愛他的父親于堯弘,被于秋寒活生生煉死了!

  這時候,他近乎于嚇破了膽,哪里還敢有半點兒猶豫?

  “籌備點兒修煉資源,準備一枚上好的乾坤戒指,還有一些元晶石,我在皓月學院要用到。”

  陳悟真再次開口,隨即有意無意的瞥了于冥丘一眼。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于冥丘身軀一震,立刻雙手抱拳,躬身彎腰,一臉恭敬的樣子。

  “對了,于冥柘你的命值多少,就提供多少資源出來。”

  陳悟真看了于冥柘一眼,眼神之中,帶著明顯的警告之意。

  于冥柘老臉頓時蒼白了幾分,身體同樣顫抖哆嗦了好幾下,才抱拳躬身行了一禮,以示自己明白。

  ……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富裕县| 鲜城| 芜湖县| 平度市| 龙井市| 浦城县| 新平| 文登市| 永安市| 玉树县| 湖州市| 太原市| 中西区| 河津市| 黄冈市| 西和县| 巴中市| 新和县| 民丰县| 塔河县| 鄱阳县| 独山县| 双峰县| 新民市| 高邮市| 安顺市| 皋兰县| 漳平市| 上犹县| 鸡东县| 西林县| 昌邑市| 海安县| 准格尔旗| 疏附县| 鹤峰县| 湖北省| 抚松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