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伏天劍尊 > 第0040章 夫君,吻我
  午后,陽光很強烈。

  兩輪烈陽交相輝映,炙熱的光芒炙烤著大地,讓天氣變得很是炎熱。

  院子里,知了聲叫個不停。

  “呼”

  陳悟真清醒過來,只覺得渾身神清氣爽之極。

  除了兩鬢兩縷白發一如昨日,其余一切,都仿佛歷經了新生一般。

  陳悟真甚至于覺得,天地間的氣息,都變得清新了許多。

  一覺沉睡,如完全喪失自我、如嬰兒般的睡眠,讓他如同放下了無數的重擔,徹底的放松了一回。

  盡管,在于秋寒那邊,陳悟真實際上并沒有休息,但如今意識回到他自己的身體,這種感覺,卻前所未有的好。

  “姑爺,你醒了,小姐喊你一起吃飯。林姑娘帶了許多上品翔酒,還有一些精品的果子來。”

  陳悟真走出他自己的房間,丫鬟方翠鸝便立刻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

  顯然,她盯著這里已經有一會兒了。

  “哦,看樣子,你很喜歡翔酒?”

  陳悟真看著方翠鸝一臉垂涎翔酒、果子的樣子,不由失笑。

  “很好喝的,姑爺你沒喝過,不懂的。”

  方翠鸝聲音悅耳動聽之極,如夜鶯黃鸝。

  小丫頭也不記仇,不論有什么不開心,睡一覺起來之后,就又變得歡呼雀躍、興高采烈了。

  “我的確是沒喝過。”

  陳悟真笑了笑,他想起了前世的一些趣事。

  翔酒,本的確是好酒,前世他和風雨彤、萬宏蘭一起的時候,有一次的確是準備痛飲一番,但聽到翔酒的名字后,一口酒水直接噴了風雨彤一臉,那一次,風雨彤發火了,他足足哄了好幾天才哄好。

  曾經那一世,如萬宏蘭風雨彤等人主動投懷送抱,陳悟真的確自鳴得意,自詡風流。

  而如今,回憶過往,他也不免搖頭苦笑。

  “姑爺,沒喝過,這次就好好喝唄,反正嘻嘻,你也打不過我們,喝醉了也不怕你亂來。”

  小丫頭以眼角的余光瞥了陳悟真一眼,頗為有些輕視。

  只不過,她的目光來來回回的,卻會不經意的掃過陳悟真兩鬢的兩縷華發,又悄悄的收回目光,清澈的眼睛里,會多一絲絲水霧。

  “害怕我傷心啊,看樣子昨晚的事情,凌曦告訴她了。”

  陳悟真心中頗為感慨。

  一路跟著小丫頭翠鸝來到了方凌曦所在的房間區域,在遠處的古松樹下,石臺上,擺放著滿盤珍饈,一盞盞的銀色酒杯中,翔酒清冽,帶著元氣的酒水,沁人心脾之極。

  “陳公子。”

  遠遠翹首以待的林詩琴和林嬋兒見到陳悟真過來之后,兩人美眸同時一亮,然后立刻迎了上來。

  但似乎察覺到這般行為太主動,林詩琴還是保持了一定的矜持,臉上的喜悅、欽慕之色立刻收斂了許多。

  方凌曦有些疑惑、奇怪,同時心中又莫名有些不是滋味,仿佛自己的寶貝要被搶走一樣,竟是生出一些不適來。

  “詩琴姐姐只是聽到他的事情后心生同情吧?抑或者是被夫君的文才折服,頗為欣賞?我既然決定,為何又不舒服?我又有什么資格?充其量,我也只是個鼎爐的命罷了,想那么多,投入感情,終究只是作繭自縛而已。”

  “我的心靈,意志,都應該在強大自身,而不該停留于一些莫名的兒女私情。”

  “專注,冷漠,上善而若水,太上而忘情才可以更進一步強大。”

  方凌曦以為自己很鎮定,但在見到林詩琴、陳悟真的剎那,心還是有些亂。

  但她還是很好的調整了過來,并保持了很嫻雅、卻有些疏遠的笑容。

  “這丫頭,是想走前世的外無情而內有情的太上忘情之路?可惜,我早想到了,這次,不允許你這么胡來。”

  陳悟真之前被方凌曦忽然用神鑒石檢測,打了個措手不及。

  他痛定思痛,將強大的靈魂力量溝通神級天賦之中冥冥的那種玄妙力量,結合對那一絲天樞奧義的領悟,陳悟真可謂是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方凌曦身上。

  因而,方凌曦剎那之間的情緒變化,他立刻捕捉到了。

  甚至于因此,而隱約能明白方凌曦的想法。

  雖然這種想法很模糊,但可謂已經能算是心有靈犀了。

  “于秋寒,你過來,演一場。”

  陳悟真沉吟片刻,意志通過那神血天賦的聯系,投影到了在萬家修煉的于秋寒身上。

  頓時,于秋寒站了起來,然后駕馭靈越飛舟,直接朝著方家府邸飛了過來。

  “夫君,昨晚休息得如何了?還有什么不適嗎?”

  方凌曦走了過來,挽住了林詩琴的手,拉著林詩琴一起迎接陳悟真。

  “唉,長夜漫漫,無心睡眠,涼風有信,秋月無邊。虧我思凌曦之情結,好比度日如年。是以輾轉反側,夜不能寐”

  陳悟真背負雙手,一臉深情的樣子。

  方凌曦心中固然莫名甜蜜了幾分,俏臉卻冷了下來,道:“說人話!”

  “想你,睡不著。我想,我喜歡上你了。”

  陳悟真靦腆的說道,還一臉害羞的樣子。

  “哦?陳悟真,你這個上字,有幾層意思?”

  遠處,虛空中白光一閃,不速之客于秋寒又來了。

  他虛空而立,身上的靈月千塵甲衣袂飛舞,黑發飛揚,的確是非常具有風采。

  林詩琴和方凌曦立刻警惕了起來,幾乎本能的擋在了陳悟真身前。

  “有幾層意思,關你什么事?”

  陳悟真一點兒也不畏懼于秋寒,表現得格外擁有男子氣概。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于秋寒,望你自重,我與我夫君恩愛,與你無關!”

  方凌曦本來是對陳悟真這種侵犯性的說法很不滿的,但面對于秋寒,她立刻感受到了壓力,當即和陳悟真一個陣線了。

  “是嗎?如果是真恩愛,自然與我無關。但以我修煉《大陰陽混洞真經》的能力判斷,你還是純潔之身吧?而且,以你的姿態和氣勢,那陳悟真當真是你夫君?普通朋友,也不至于這么生分吧?”

  于秋寒渾不在意,又道:“所以,既然你們有名無實,那我也不介意插足其中。你放心,我會與陳悟真公平競爭,我會讓你死心塌地的愛上我!”

  “你做夢吧!”

  方凌曦頓時大怒,俏臉也微微有些發白。

  “你可以不喜歡我,但你不能阻止我追求你,甚至于愛你。”

  于秋寒語氣很冷,居高臨下的說著,同時又看向陳悟真,道:“陳悟真,自從見到方凌曦,你這個朋友,我就交定了!”

  陳悟真臉色頓時冰冷了幾分,道:“你放肆”

  “夫君,他竟然懷疑你與我的關系?也好,我便讓他死心夫君,吻我!”

  方凌曦畢竟只有十五歲,還依然是天真而稚嫩的年齡,被人這么一激怒,再加上她莫名的很想在林詩琴面前表現一下她對于陳悟真的占有,因而一沖動,這話就說出來了,而且語氣還相當的堅決。

  “啊這,這怎么好意思?”

  陳悟真只是鬧著好玩,哪里想到方凌曦竟是這么果斷?

  因而,他有些不好意思,并表現出了非常靦腆、羞澀的模樣。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高安市| 芮城县| 阜宁县| 枣庄市| 神农架林区| 穆棱市| 广西| 沁水县| 天气| 德昌县| 晋宁县| 安陆市| 晴隆县| 克拉玛依市| 顺义区| 海口市| 高雄县| 喜德县| 大竹县| 高雄市| 广昌县| 云林县| 平安县| 崇阳县| 鹤壁市| 简阳市| 焦作市| 项城市| 台北市| 新蔡县| 牙克石市| 广丰县| 缙云县| 浦江县| 临武县| 深泽县| 上虞市| 穆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