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天帝傳 > 第64章 斬頭顱
  林刻的手掌上,青色的皓月玉桂氣吞吐光華,道:“現在才發現?”

  “怎么可能?你的修為,明明已經被廢。”林哲難以理解,若不是,林刻身上傳出的元氣波動并不強,恐怕他都已經跪地求饒。

  畢竟,林刻曾經是命師。

  一位命師只需吹出一口氣,化為氣劍,就能將他殺死。

  “被廢了,就不能再次踏上修煉之路?”

  林刻不再與他多言,雙手各持一柄飛刀,眼神變得鋒銳如劍,一步三丈,直向林哲飛掠過去。

  林哲的修為太高,判斷力精準,劍法造詣高深,在遠處,飛刀根本攻不破他的防御。只能逼近,在近戰中,說不定能尋找到機會。

  “林刻的元氣厚度,只有一百八十寸,也就相當于《大武經》第七重天,不足為懼。先將他擒下,再使用手段,逼問他恢復修為的方法。”林哲眼神如鷹隼。

  他覺得,林刻的身上,肯定隱藏有某個巨大的秘密。

  否則一個修為被廢的人,怎么可能再次踏上修煉之路?

  那個秘密,恐怕比玄境宗的那些上人法,都要更加珍貴。一旦掌握,他的修為,必定突飛猛進,將來說不一定能夠沖擊命師境界。

  “來得好。”

  林哲目不轉睛的盯著林刻,就在林刻進入三丈之內,他如同猛虎撲兔,以雷霆之勢出劍。戰劍撕破空氣,發出刺耳的爆鳴。

  “林刻,小心。”

  遠處,蘇妍的臉色變得蒼白,林哲這一劍快如電,疾如風,簡直就像斬在了林刻腰部。

  “不愧是《大武經》第八重天,好快的出手速度。”

  林刻心中暗凜,將飛刀擋在腰部,與戰劍硬碰一擊。

  “嘭!”

  這一劍,將林刻打得拋飛出去。

  不等林刻落地,林哲又劈出第二劍,大喝道:“飛云瀑雨。”

  林刻的腳在半空一蹬,施展出一步訣,猶如踩中了無形的彈簧,跨越三丈,落到地面。剛剛落地,林哲就又劈出第三劍,劍鋒直斬向他的頭頂。

  林家的上人法“飛云劍法”,在林哲手中,施展得出神入化,根本不給林刻喘氣之機。

  “唰——”

  林刻再次橫移三丈,險之又險的避開劍勢。

  與此同時,手中的兩柄飛刀同時打出,分別攻向林哲的頭部和腰部。飛刀的速度,不可謂不快,宛如兩道流光。

  可是,林哲反手一劍,便是將飛向頭部的飛刀打偏。

  另一柄飛刀,擊中林哲的腰部,卻傳出一道金屬碰撞的聲音,僅僅只是將林哲震退了數步,并沒有傷到他。

  林哲大笑一聲,嘭的一聲,以元氣震碎外衣,露出穿在身上的一具紫紅色金屬馬甲。他道:“刻兒,你還記得嗎?這具二星元器鎧甲,是你送給家主的。后來,家主又賜給了我。”

  “不用那么得意,我會親手將它收回。”

  林刻的手指摸向腰間,感知到只剩兩柄飛刀,心中暗暗一沉:“這些有些麻煩了!”

  “你的飛刀,不可能破開我的防御。”

  林哲對自己的修為很有信心,又道:“放心,舅舅不會殺你,只會再次廢掉你的修為。到時候,再一點一點的逼問出,我想知道的東西。”

  林哲顯然是失去了耐心,調動深厚的元氣,注入進手中戰劍。

  那柄戰劍,為二星元器,內部有十七道風屬性的器烙印。烙印全部激活,頓時劍中飛出一道道風勁,在林哲身體四周穿梭。

  “飛云貫日。”

  林哲施展出飛云劍法最強的一擊,手中戰劍向林刻直刺而去,數十道風刃,圍繞劍體流轉。

  林刻的視線中,滿天都是劍影,如網,如瀑,將他籠罩,密不透風。

  “嘩啦。”

  一道劍光,從滿天劍影中穿透而出,擊向林刻的腹部丹田。

  林刻的左手調動大日扶桑氣,右手調動皓月玉桂氣,雙手呈合抱之勢,擋在腹部位置,直接與林哲的劍對碰在一起。

  “我的劍是二星元器,你以為自己是上師,憑借元氣就能擋住?”林哲冷笑。

  但是下一刻,他卻再也笑不出來。

  那柄二星元器級別的戰劍,真的就被林刻的雙手擋住。一金一青兩股氣流,在他手掌上流動,相互纏繞,化為日月瑤光氣。

  “怎么可能……你這是什么元氣?”

  林哲牙齒一咬,拼盡全力刺出,想要擊穿日月瑤光氣凝成的防御。

  林刻的修為,與林哲相比,的確是差了太多,被強橫的力量壓得不停后退,在地面,踩出一長串深深的腳印大坑。

  “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給我去死。”

  蘇妍出現到林哲的身后,青蛇軟劍揮斬而出。

  “就憑你?”

  林哲眼睛向后一瞥,調動元氣包裹住左手,一把抓住青蛇軟劍的劍體,猛然發力。頓時,蘇妍的身體不受控制,向他飛了過去。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嘭。”

  林哲松開青蛇軟劍,一掌打出,將蘇妍打得口吐鮮血,猶如稻草人一般拋飛到十丈之外,再也站不起身來。

  就在這時,林刻眼睛一縮,雙手竟是松開,任憑林哲的戰劍刺入進丹田位置。

  “你……”

  林哲驚異,露出不解的神色。

  難道林刻不怕,修為再次被廢?

  沒給他多想的時間,林刻的右手捏成拳頭,調動日月瑤光氣,一拳轟擊向林哲的胸口。林哲慌亂之間,探出左手,與林刻的拳頭對碰。

  下一刻。

  林刻咬著牙齒,背部的六道煉體烙印浮現出來,散發出銀色光華。他的左手,以更強的力量,攻擊過去,擊中林哲的腹部。

  這一次,林哲沒能防住。

  “噗!”

  林哲遭受重創,一口鮮血吐在林刻的身上,身體急速向后倒滑。

  沒等林哲穩住身形,林刻一連兩柄飛刀打出去。

  “不,你殺不了我。”

  林哲大吼,拼命的閃避。

  但是,依舊有一柄飛刀,擊中他的頸部,緋紅的鮮血,不停從體內涌出,很快就染紅了他的衣袍。

  林刻抓住那柄二星元器級別戰劍的劍柄,緩緩的,將它從腹部拔出,也不理會身上的傷勢,一步步向林哲走過去。

  “刻兒……我……我是你舅舅,你不能殺我……”

  林哲捂著血紅色的脖頸,向遠處逃。

  “只有你的頭,才能祭奠那些林家死者。我怎么饒你?”

  林刻面不改色,一劍將林哲的頭顱斬下。人頭在地上滾了一大圈,才停下,鮮血染紅的春天青色的嫩草。

  “哇——”

  下一瞬,林刻也吐出鮮血,單膝跪在地上。

  雖然他沒有丹田,沒有傷到要害,但是被一劍刺穿身體,也不是那么好受的。

  ……

  …………

  色靈山的后山,紅楓林。

  已經是第二天,林刻和蘇妍服下圣府長老的療傷丹藥,傷勢恢復了大半。

  昨日的那一戰,林刻收獲巨大。

  首先殺死柳青紅,獲得了十萬兩賞金,與兩千三百點功德值。

  其次,林哲的二星元器戰劍和鎧甲,現在都歸林刻。僅僅只是它們,價值就超過二十萬兩白銀。

  更何況,林刻還從林哲、柳青紅的身上,搜出數十萬兩銀票,這更是一筆巨富。雖然險死還生,倒也是值得。

  購買靈血和百化聚氣丹的銀票,全部都回來了,還有多余。

  這些銀票,足夠支撐他,修煉到血海卷第八重天。

  “以我現在的修為,與《大武經》第八重天交手,還是太勉強了一些。”林刻的手,摸向隱隱作痛的腹部,心中如此想到。

  火焰小鳥笑道:“若是與本尊合為一體,想要殺林哲,只需一招。”

  林刻輕輕搖頭,道:“若是讓人知道,我的煉體戰獸是一只鳳凰,恐怕立即就會震動天下,太招搖了!現在,最重要的是低調,積蓄實力,提升修為。”

  “說得也是,若是讓熟人知道,本尊做了你的煉體戰獸,肯定要笑話本尊一輩子。低調,一定要低調。”火焰小鳥道。

  通過這一戰,林刻發現了自身的不足之處,速度和靈巧性,都是他的長處。

  可是,攻擊力卻不夠強橫,遇到防御力強橫的對手,他根本奈何不了對方。

  做為煉體武者,攻擊力應該是他的長處才對。

  “看來應該再選擇一件重兵器,修煉什么好呢?是斧,還是錘,或者是重劍?”林刻暗思。

  火焰小鳥十分不屑的哼了一聲:“斧和錘,不過只是莽夫才只用的蠻兵。修劍者,主要講究靈巧和玄妙,招式要快、準、狠。使用重劍,反而落了下乘,與拿著一塊門板與人拼殺沒有區別。”

  “用槍呢?”林刻道。

  火焰小鳥道:“兵卒才用槍,王者得用戟。”

  “戟?”

  不知為何,在這一刻,林刻腦海中浮現出在神照山看到的那一件古神兵。那就是一桿戰戟,只是一擊,整個天空都燃燒起來。

  想到此處,心中熱血沸騰。

  火焰小鳥繼續道:“戟是王者,而戟中的帝皇,卻是方天畫戟。小子,要不我們去一趟神照山,將那桿方天畫戟給收了?若是掌握了它,只需一擊就讓什么狗屁玄境宗,沉入地底。”

  ……

  希望各位書友看完后,能夠投上一張推薦票,能夠將本書添加收藏。

  (本章完)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天津市| 海原县| 河池市| 平原县| 汕头市| 勐海县| 平昌县| 青铜峡市| 庄浪县| 天镇县| 邵武市| 昌宁县| 元阳县| 墨江| 天峨县| 遂宁市| 班戈县| 双城市| 张家川| 崇阳县| 黄浦区| 榆林市| 定陶县| 长泰县| 太康县| 卓尼县| 延津县| 山阴县| 石狮市| 库车县| 嘉定区| 鹤岗市| 津南区| 庆元县| 平利县| 桃园县| 万安县| 方正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