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言情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三千二百六十二章 傳遞出消息
  走了一段,昨天那個賣燒餅的老漢,挑著燒餅從他們的身邊過去,嘴里還喊著賣燒餅。

  假的花繼業跟那個賣燒餅的擦身而過的時候,趁著沒人注意,用袖子的擺幅擋著別人的視線,然后扔在了賣燒餅的框里一個紙條。

  因為剛才聽說了要唱戲,玄妙兒他們還真的都被唱戲這個事情吸引的注意,沒人看見假的花繼業這個動作。

  還好,華容出來就跟他們分開走的,他和魏武峰雖然看見了其中一個花繼業,好像跟那個賣燒餅的碰了一下,別的就沒看見了。

  他們兩心細,還是跟著那個賣燒餅,一直走了半條街,不過忽然出來了一群孩子,鬧泱泱的過去之后,兩人就看不見那個賣燒餅的了。

  越是看不見,他們越是懷疑,所以在這附近一直尋找那個賣燒餅的,不過沒一會又看見了那個賣燒餅在路邊的一棵樹下賣出去了兩個燒餅,之后繼續往前去了。

  兩人跟著半天,最后也沒有什么不對。

  魏武峰看著華容道:“我覺得咱們是看錯了,或者是想多了,這跟了這么半天,人家燒餅都賣完了回家了,咱們也沒看出來啥不對啊?”

  華容想了想道:“也是,這人看著沒什么不對,并且見了街坊鄰居都說話,應該是落地戶,看來是咱們跟錯了。”

  兩人只能折回來了。

  不過這時候,假的花繼業傳出去的情報,早就讓賣燒餅的在一堆孩子那轉了一手給了下一個接頭人了,此時情報已經到了三王爺手里了。

  三王爺看了情報之后笑了:“還是千面公子有本事,現在他們分不出來真假,只要真的花繼業不恢復記憶,那這輩子他們估計也分不清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讓假的成真的,那樣才能讓他們回永安鎮去,才能讓千面書生接觸到藏寶圖。”

  那個屬下見主子高興,自己自然也是說好聽的:“主子深謀遠慮,一定能大事所成的。”

  三王爺雖然是知道下人的奉承,可還是喜歡聽吉利話:“接下來我得想辦法利用利用高桂花了,只要她認準了千面書生是真的花繼業,那這事就板上釘釘了。”

  那個屬下道:“主子,高家人好錢財,收買高桂花很容易。”

  “但是單獨接觸高桂花不容易,她大字不識一個,寫信都沒有用,所以這事還得慢慢安排,雙管齊下吧,咱們也找人在玄妙兒的新家外找機會,接觸高桂花,我再給千面書生寫個條子,你們明天想辦法送到他手里,讓他也想辦法說服高桂花幫他。”三王爺的算盤已經打開了。

  那個屬下趕緊領命道:“屬下遵命,這就去安排。”

  三王爺沒有說話,但是臉上露出了喜色。

  街上的玄妙兒他們走到了一個茶樓,中午陽光也大,所以進去喝口茶歇一會。

  落了座之后,玄妙兒看著兩個花繼業:“你們喝什么茶?”

  真的花繼業看向了假的:“你選吧。”

  假的冷笑一聲:“怕露出破綻?還是你選吧。”

  真的對著玄妙兒道:“隨便吧,我也不記得了。”

  玄妙兒笑著道:“你們兩個都有傷在身,喝著湯藥,其實不宜飲茶,蕭公子喜歡毛尖,那我做主點了。”她對著伙計道:“要一壺大紅袍和一壺白開水。”

  伙計應下去泡茶了。

  蕭瑾看著兩個花繼業道:“你們的傷基本都穩定了,藥繼續吃著,明天給你們再都最后一次施針,我后天就要回京了。”

  講真說,假的花繼業其實挺舍不得蕭清塵走的,因為他的傷真的很重,當時為了逼真,也是真的下了手的,蕭清塵可是逍遙子的徒弟,他的醫術會讓自己少很多的后遺癥。

  他看向了蕭清塵道:“這么急?我的傷真的不用再施針了么?”

  蕭清塵心里知道,他的傷要是我安全的醫好,自己至少還要在這一個月,不過他是假的,真的的傷已經沒有大礙了,自己就放心了。

  所以他對著假的道:“你的傷不需要施針了,再喝幾副湯藥看看,腦子的傷,很多都是要靠自己后天的恢復,畢竟不是胳膊腿,所以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假的花繼業心里有點不舒服,自己知道自己的傷,偶爾頭還是疼,晚上有時候噩夢連連的,但是自己也知道這頭上的傷真的不是很容易治療的,看來就真的看自己的造化了。

  他還是很客氣的對著蕭清塵道:“謝謝蕭公子,這段時間辛苦了。”

  蕭清塵搖搖頭:“繼業本就是我的朋友,雖然分不清你們誰真誰假,但是我能做的就是兩個都救。”

  真的花繼業也對著蕭清塵拱手:“謝謝。”

  蕭清塵對他笑著點點頭。

  這時候伙計上了茶,他們邊喝茶,也邊說著話,當然也沒什么主題,東一句西一句的。

  喝了茶,休息夠了,他們一起送著玄妙兒先回去的,之后才回了住處。

  玄妙兒剛回來,高桂花就出來了:“花夫人,你這啥時候能分得清楚這兩個哪個真哪個假啊?”

  玄妙兒笑著搖搖頭:“不知道,實在分不清就得等著以后孩子生了,滴血認親了。”

  高桂花連連點頭:“這是個好主意,就是有點慢。我真希望快點分出真假,咱們也好去永安鎮,這個地方沒什么意思。”

  其實高桂花也是看著這個房子剛買來,里邊什么都沒有,要是去了永安鎮的話,那家里的好東西多去了,自己要點什么不容易了?

  玄妙兒笑著道:“那你也幫我區分區分,早分出來咱們早點回去。”

  高桂花嘆了口氣:“我看不出來,我不著急,可是你肚子里的孩子總不能在這生吧?你抓點緊,還真的等著孩子生了滴血認親啊?”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玄妙兒每次聽著高貴自私自利還不太會隱藏的話,都覺得又好氣又好笑,現在人家說的也是一本正經的。

  她對著高桂花道:“這個到時候慢慢看吧,我累了,不說了。”說完,她帶著千落他們回房了。

  高桂花邊往東廂房走邊學著玄妙兒說話:“我累了,不說了。”然后撇撇嘴又道:“裝的樣子,其實不也是農家女出身。”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阳春市| 雷州市| 景德镇市| 汕头市| 麻城市| 普兰店市| 晋宁县| 塔城市| 涿鹿县| 黔西| 革吉县| 清水县| 亳州市| 正阳县| 东台市| 怀安县| 赣州市| 韶关市| 古蔺县| 无棣县| 汉寿县| 汉阴县| 太原市| 平乐县| 林周县| 钟祥市| 文安县| 固安县| 定南县| 北流市| 红原县| 突泉县| 霍城县| 绩溪县| 济宁市| 阿克| 西乡县| 行唐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