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言情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三千二百五十八章 甜蜜的夜晚
  玄妙兒笑著道:“我騙你干啥?不行你到了永安鎮可以問任何人,對了,他跟他爹斷絕關系了,所以沒什么親人,雖然國公府是外祖家,不過畢竟是外祖家,外姓的,你也知道靠不上。”

  高桂花發現,自己就不該跟玄妙兒嘮嗑,本來自己帶著希望來的,可是這沒說幾句呢,自己的心肝肺都涼了:“那不會是大牛哥在永安鎮和京城有很多相好的吧?那他的錢夠用么?”

  玄妙兒雖然這么忽悠花繼業的恩人不太厚道,可是也得看對方是什么人,這枝桂花不用點手段,真的是太鬧人了。

  “這些我不確定。”說完,玄妙兒也想看看能不能改變改變這只桂花的性子:“桂花,我覺得你是個聰明的姑娘,做事要個度,我想你也應該明白意思吧?”

  高桂花不喜歡聽這樣的話,這不是明顯的說自己做事沒度么?“花夫人,你這話什么意思?我救了人,有些要求怎么了?要是我不救人,那人死了,不就什么都沒了?”

  這話玄妙兒也得承認是對的:“是,你救了花繼業,我們應該感謝你,可是你不覺得恩情也是有個度的,如果有一天你要的太多了,我們真的不能給了,難道咱們的恩情要變成仇人?”

  高桂花撅起嘴,不高興的道:“啥意思?就是嫌我要的多了?我救一個人的命,要點你們能力內的東西,這也算過分么?你們難道要恩將仇報?”

  玄妙兒看著高桂花的眼睛:“桂花,我是為了你好,你也知道,我的東西你惦記也沒用,所以我犯不著跟你操心。我真的覺得你是花繼業的救命恩人,想勸勸你,做人要有個度。”

  高桂花躲開了玄妙兒的目光:“我自己的事我心里有數,用不著你教導我。”說完,高桂花站了起來,扭身出去了。

  梅花對著玄妙兒福福身,小跑著跟出去了。

  玄妙兒看著離開的高桂花,搖搖頭對著心澈道:“看見沒?想要改變她的想法,不是一時半會的,花繼業啊花繼業,你說你給我丟下的都是些什么亂攤子?”

  心澈心疼的看著玄妙兒:“夫人也別太傷神了,回房間歇一會吧。”

  玄妙兒點點頭,回了自己房間,說躺一會,吃晚飯再出來,讓他們都去忙了。

  這時候真的花繼業見華容回來,表情還算輕松,自己也放心了,自己真的沒想到自己用那個借口出去,假的花繼業卻順著說出那么傷人的話。

  還好華容很正常,要不自己可是自責了。

  這時候蕭清塵進來了,給花繼業帶了藥,這些確實是給他繼續滋補用的,因為花繼業這次的傷確實不輕,雖然恢復了記憶,可是還是需要養的。

  花繼業跟蕭清塵說起了白天的事情,蕭清塵聽完也是皺起了眉頭:“華容太聰明了,真的怕他自己就能揪出來假的那個了。”

  花繼業也苦笑著道:“可不是呢,實在不行就得說真話了,不過所有人都知道了實情,怕是顯得有些虛假了。”

  “可不是,先在看看吧。”

  “也只能如此了。”

  “妙兒擔心華容,這不是我讓魏公子過去了,給她安安心。”

  “妙兒操心的太多了,她年紀不大,承受的卻是很多年長人也未必承受之重。”

  這個話題讓花繼業心里有幾分的慚愧:“我曾經說過讓她一生無憂,然而我去一直讓她擔心。”

  蕭清塵給花繼業診了脈:”人生有太多的未知,能一起面對風雨也是別人求不來的。”

  兩人說了會話,蕭清塵又去看假的花繼業了,今個假的花繼業倒是很安心,因為自己覺得只要真的不恢復記憶,那自己一直是安全的。

  晚上,玄妙兒一直盼著黑天,因為自己有很多話想要跟花繼業說,以前兩人見天的在一起,都有說不完的話,現在只有晚上這點時間,她真的很期待。

  當然花繼業也是一樣,他擔心玄妙兒的身體,擔心玄妙兒為了華容的事情操心,擔心玄妙兒為了高桂花的事情操心。

  可算是天黑了,花繼業躲過了所有人,去了玄妙兒那,這個院子真的讓自己想起來以前的畫館,那時候自己也是這樣夜探閨閣,此時此景,倒是跟那時候很像。

  不同的是,現在里邊是自己的媳婦和自己的孩子,這讓他更有那種歸家的感覺。

  玄妙兒聽見聲音,看了過來:“我還以為你要晚點來呢,這么早,不會被發現吧?”

  花繼業走到了床邊坐下:“我的功夫你也懷疑?怎么越來越不相信你男人了?”

  玄妙兒笑著往里串了一些:“油嘴滑舌,我就是擔心你。”

  花繼業脫了鞋,上了床,把玄妙兒攬在懷里,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就怕你操心,可是你就是改不掉這操心的毛病。”

  玄妙兒自己也笑了:“因為我前世沒什么親人,朋友也很少,也沒有愛的人,所以那時候我最希望的就是能有人可以操心,看著人家那些家里人丁興旺的,我特羨慕,我特別希望也有那么多的親戚,現在倒是滿足我了,雖然也體會了親戚不都是好的,但是更多享受了親人間的溫暖。”

  花繼業很理解玄妙兒前世那種沒什么親人的感覺,他把玄妙兒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揉了揉:“那我不愿意看你操心,什么事情都有我呢,不管是華容那,還是高桂花那,我的心里也都有數的,你真的不要什么都跟著操心好不好?”

  玄妙兒笑著看向了花繼業:“你還得繼續裝失憶呢,我要是不操心了,也就不是我了,對了,還沒問你今個那個假的說了華姐姐什么?”

  花繼業看著玄妙兒笑著道:“你怎么知道不是我說了什么?”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玄妙兒撇撇嘴道:“我對你還不夠了解么?你就算是真的失憶,也不會說什么傷害華姐姐的話。不過我可是跟魏大哥說了,要是真的是你說錯了什么,我可是不饒了你。”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金溪县| 伽师县| 横峰县| 曲靖市| 韶山市| 南充市| 界首市| 清水河县| 神池县| 虎林市| 清徐县| 宁晋县| 梅河口市| 来安县| 新民市| 古丈县| 磐石市| 黎川县| 衢州市| 卓尼县| 延津县| 峨眉山市| 稷山县| 察哈| 中牟县| 通海县| 博乐市| 珲春市| 延津县| 台中市| 偃师市| 深水埗区| 吉林省| 江永县| 海口市| 南开区| 顺平县| 墨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