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言情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兩千四百三十六章 蕭清塵打算
  幾個人又說笑了一會,又把鋪子仔細的轉了一遍,看看還有什么最后需要完善的,然后三人去了醉仙樓吃了晚飯,玄妙兒才回家了。

  這次玄妙兒提前來,除了華容沒告訴別人,特別是蕭瑾,因為自己想要個莎蓮一個驚喜。

  此時的九王爺蕭瑾剛進了蕭清塵的院子,他知道蕭清塵這兩天就打算離京了,所以傍晚時候要去跟蕭清塵道個別。

  蕭清塵不喜歡人多,所以院子里伺候的人不多,蕭瑾也沒用人進去通報,自己直接進了蕭清塵的房間。

  不過進了屋第一眼沒有看見蕭清塵,環視了一圈,才看見窗臺上靠著窗框子坐著的蕭清塵。

  蕭瑾走了過去:“怎么舍不得走了?”

  蕭清塵轉頭看向了蕭瑾:“九叔,我今天看見她了。”

  蕭瑾自然知道蕭清塵說的她是誰,沉默了一下才道:“也許這就是躲不掉的緣分。”

  “我與她的相見總是那么不合時宜,如果早些認識,如果這次不見,如果……”說到這蕭清塵苦笑的繼續道:“沒有如果,她就是不屬于我,可是又讓我放不下她。”

  蕭瑾心疼的看著侄子,以前這個侄子整日沒心沒肺的跟自己打鬧,像個孩子,可是現在他清瘦憔悴的讓自己心里難受,都是自己鬧的,現在后悔也來不及了,也許這真的就是命吧。

  他拍了拍蕭清塵的肩膀:“你還年輕,以后遇見的女人多了,也許就不這樣固執了。”

  蕭清塵下了窗臺在窗邊的茶桌旁坐下:“九叔最了解我的,我喜歡的不管是人還是物,都不是三心二意,我這人最大的優點也是最大的缺點,就是執著。并且,九叔,她真的很好,你不懂我的心里,那種感覺很奇妙,明明是很痛苦,可是苦中還有一點的甜,就那么一點甜有時候是可以完全掩蓋所有的苦。”

  蕭瑾也跟著他落了座,蕭瑾對蕭清塵說的這些了解的不夠深,雖然他是愛莎蓮的,但是莎蓮不是他第一個女人,盡管是他的愛,但是不能算是唯一。

  “清塵,你現在要學著放下,什么都是已經注定的,你也說了在錯的地方認識對的人也沒用,你們真的不可能的,知道沒有未來,那還不快點走出來?”蕭瑾勸說著侄子。

  蕭清塵搖搖頭,笑容雖然苦澀,但是帶著幸福:“九叔,其實你不覺得守護也是幸福么?我本就是個沒什么未來的人,我也不用繼承什么,也不用給蕭家傳宗接代,所以我也很幸運的,我至少還可以不違背良心的守護,九叔你就別跟我操心了,我心里有數。”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蕭瑾嘆了口氣:“清塵,這事是九叔的錯,所以九叔必須要負責的。”

  “九叔,我說過很多次了,我不怨你,甚至我要感謝你,以前我的生活就是為了活著,我從來不知道愛一個人是如此的奇妙,你開心時候想到她,不開心時候也能想到她,你吃好吃的能想到她,你看一本有趣的書也能想到他,思念很苦,知道得不到也很失落,可是這些都沒有看見她那瞬間的幸福重要,所以九叔,我決定了守護。”蕭清塵說到這些時候,臉上的表情里充滿了幸福。

  “可是她不屬于你,你還年輕,等以后你就不這樣想了,你不是想要出去游歷么?那你就去啊,換一個地方,換一個心情,也許你就想的不一樣了。”蕭瑾知道單相思的守護是一件辛苦的事情,所以他不同意蕭清塵這樣做。

  蕭清塵很肯定自己的決定:“我沒看見她的時候那么想過,但是看見她的一瞬間我明白自己的心里了,我什么都不需要,我不需要改變,我就在能知道她干什么的地方,知道她過得好,那我就滿足了。”

  蕭瑾著急的道:“清塵,你這樣是在給自己找煩惱。”

  蕭清塵的表情仍舊很輕松,也許自己知道自己想要做的,想要的,那就沒什么猶豫的了:“不,九叔,我知道我想要的,正好我也想找你喝酒呢,陪我喝點?”

  蕭瑾沉了片刻還是得點點頭:“好,那我們喝點。”

  蕭清塵讓下人去準備了簡單的小菜,蕭清塵給蕭瑾倒了酒:“九叔,喝酒。”

  蕭瑾端著酒杯:“清塵,你這樣做真的值得么?”

  蕭清塵笑了笑:“九叔,值得,我自己覺得值得,對了九叔,這事你千萬不要讓妙兒知道,也別讓任何人知道,我不想擾亂她的生活,她跟花公子很好很相配,她的選擇我相信。”

  說到玄妙兒和花繼業相配的時候,蕭清塵的心里有些苦澀,但是他就是要看著她幸福,她幸福自己也會覺得幸福。

  蕭瑾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點頭:“好我答應你,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不要為難自己。”

  “我知道的九叔,咱們不說這些了,痛快的喝一場,之后除了我自己默默的守護,你也不要再憂心我的事了。”說著蕭清塵現實干了一杯。

  “今個咱們就痛快的喝一場。”蕭瑾也一飲而盡。

  叔侄兩都到了月上柳梢頭,坐在屋頂看著月亮,都沒有再說,因為蕭瑾了解蕭清塵,他不會輕易改變想法,而蕭清塵這時候,心里更是想著玄妙兒,也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花繼業進了玄妙兒的屋子:“今天你去鋪子那邊了吧?”

  玄妙兒點點頭:“嗯,真的比我想的要好,華姐姐真的是個做生意的料子,就是太拼了。”

  花繼業坐在玄妙兒道:“其實華容這些年過得不容易,他以前一直受人冷落,被人看不起的人,現在他有了證明自己的路子,所以他很希望做得更好,不光是給外人看,也是給家里人看,給所有以前不看好他的人看。”

  玄妙兒明白,這個時候不像是現代社會,可以關起門過自己的日子,甚至可以換個城市過日子,可是古代不行,都是一家人在一起,這一家人里親疏遠近也參差不齊,不說別的,就是兄弟姐妹都是不一樣的,同父異母的親情并沒有那么穩固,甚至比陌生人更可怕,所以華容想要證明自己,也是有原因的。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无锡市| 府谷县| 周宁县| 阳谷县| 招远市| 安溪县| 上犹县| 东丰县| 游戏| 黑龙江省| 名山县| 华池县| 甘谷县| 虞城县| 平山县| 安丘市| 天镇县| 五大连池市| 鹤壁市| 泾川县| 思南县| 烟台市| 本溪市| 托克托县| 莱西市| 施甸县| 武强县| 濮阳县| 郧西县| 临朐县| 应用必备| 临漳县| 平邑县| 宁晋县| 大新县| 雷州市| 海盐县| 南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