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言情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六百九十三章 都要上套了
  其實處理她們上房的辦法很多,可是能讓整個上房都亂起來的,暫時就這個比較合適。

  因為玄寶珠是馬氏的眼珠子,而現在玄清兒是他們的財神,讓這兩人打起來,兩敗俱傷。

  并且玄寶珠是有夫之婦,這事到最后都會讓玄寶珠離開常家,在古代這個時候沒有經濟能力,沒有娘家靠山的女子被休了,那就是死路一條,不過玄寶珠有馬氏護著,可是免不了幾個嫂子的不滿啊,并且玄寶珠回來,她們上房才熱鬧呢。

  “放心吧,孟錦云這些事熟悉著呢,他也是命苦的,要不是她娘臨終前讓他一定要活著,他估計不在了。他本是官宦人家的公子,卻一家被太師設計陷害了,輾轉被賣到了工部侍郎家做‘小官兒’,他為了生存,不得不曲意逢迎,還得對抗幾個老女人,有時候還得服侍那幾個……”說到這,花繼業收了嘴,然后握拳咳嗦了一聲:“反正孟錦云對付他們兩個綽綽有余放心吧。”

  玄妙兒哪里不懂花繼業的意思,其實她吧還挺好奇的,很想問問這古代這些事,花繼業那個意思是不是這孟錦云是工部侍郎的男-寵,偶爾還得伺候工部侍郎的老婆,這個比較有爆點啊。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不過她見花繼業回避這事了,自己也不好再去問,裝作沒事道:“反正你做事我放心。”然后還是忍不住好奇的問了一句:“他們是不是幾個人一起滾床單?”

  花繼業臉色刷的變了,先是紅色,因為確實這個問得太直白,接著變成了紫色,因為這小丫頭懂得太多,并且這個滾床單這個詞,用得很好,應該是有人跟她說過這床笫之事,還是說的挺明白的。

  “你懂什么,小丫頭別亂說,別亂問。”花繼業真的拿玄妙兒沒辦法。

  玄妙兒指了指自己:“花繼業,本姑娘今年十四歲了,你們鳳南國不是十五歲就嫁人了么?我大郎哥那個媳婦不就是十四洞房的,我可不是小丫頭了,盡管我不會這么早嫁人,可是事還是懂的。”

  花繼業有時候對著玄妙兒有些懵逼,真的是懵逼,因為這丫頭說出來的話,總是不在他的思維范圍內,自己的見識夠廣了吧,可是還是有些時候被她弄的措手不及。

  “妙兒,你就是哪里來的妖精?”花繼業真是不知道怎么說了。

  玄妙兒撓撓頭:“封建迷信?哪里來的妖精?”玄妙兒也習慣了這樣折磨花繼業,與別人不敢說的詞,在花繼業這她倒是沒啥擔心得。

  “什么是封建迷信?”花繼業真的要哭了,這丫頭明擺著氣自己,可是自己還真是不知道。

  “噗。”玄妙兒忍不住笑出來:“花繼業,你這個樣子特可愛,怎么樣,今天你斗不過我了吧,以后多跟姐姐學著點。”

  “小丫頭,總是裝大人。”花繼業寵溺的看著玄妙兒,大姑娘了不假,可是這個小性子還是那么調皮。

  玄妙兒還在研究這工部侍郎是不是會帶著‘小官兒’和媳婦一起滾床單……因為好奇這怎么能把小官和妻妾都養在一起,這個怎么稱呼???

  第二天初八了,這鎮上的鋪子也都開業了,鞭炮聲又是響了一上午,到處是火藥的氣味,不過街面上的人也多了,更是熱鬧。

  果然不出玄妙兒所料,隔天玄寶珠就來了鎮上,直接來了玄妙兒的畫館,說是今天太冷了,想在這呆一會再去買東西,玄妙兒有這讓千墨去通知花繼業了。

  其實這個意思玄妙兒怎么會不懂呢?我可是等著你來呢:“小姑來了自然是要在這吃午飯的,下午在出去逛吧。”

  玄寶珠等的就是這句話:“妙兒,小姑現在真是羨慕你,沒想到你現在這鋪子做的這么大,我們不在鎮上都知道你這鋪子的名氣。”

  “小姑過獎了,不過是運氣好遇見了不少朋友幫忙,小姑這次能呆多久啊?”玄妙兒想看看時間的安排。

  “還沒定呢,回來時候訂的是二月二之后,你也知道我在那個家可有可無的,我晚回去也沒人在意的。”

  玄寶珠這次真的成熟了,她不像以前那樣,也不像馬氏哪種,而是會了些手段。

  玄妙兒點點頭:“回來一次不容易多呆幾天祖父祖母也開心,”反正自己是有目的,所以和玄寶珠現在假裝和平點,她也接受。

  兩人這說著話呢,花繼業和孟錦云就上了樓,玄妙兒趕緊站起來:“繼業哥,孟公子。”當著玄寶珠的面,玄妙兒還是得規矩一些,讓玄寶珠更有可信度的。

  花繼業點點頭:“妙兒這有客人,我們是不是打擾了?”

  玄寶珠并沒有搶著說話,而是規矩的站起來:“花公子,孟公子。”

  孟錦云笑著看向玄寶珠:“真沒想到我與玄小姐這么有緣份,在這竟然又遇見了,那日酒醉有幸得玄小姐照顧,孟某還一直想找個機會去感謝呢。”

  “孟公子客氣了,你是貴客,到了我們家,我自然要照顧周全了。”玄寶珠現在說話也帶著些大戶的語調,畢竟在常家那么久了。

  玄妙兒招呼大家都坐了,然后對著孟錦云道:“我聽繼業哥說孟公子要買宅子是吧?不知道我能不能幫上忙呢?”

  孟錦云客氣的道:“我孟錦云這個年過的還是是幸運,與花公子沒相識幾天,就又結識了這么能干的玄小姐。房子嘛,想買個大一點的,最好三進三出以上的,盡管不常來,不過太小了也住不慣。臨著街面近一些的,出來也方便,價錢沒關系,宅子好就行。”

  這一席話說的霸氣,一聽就是有錢的,玄寶珠聽的心里刺撓,這個男子長的好,又重情義,并且他和花繼業并不是相識很久,就證明自己的往事他不知道,何況自己有個和她喜歡女子長的相似的條件,看來這孟公子自己應該能拿下的。

  到時候自己回去想個辦法弄張和離書,自己就變成了孟夫人,就算是不能明媒正娶也無所謂,他是京城的,自己就留在這永安鎮就好,那自己也是一家之主了。

  玄妙兒客氣的回道:“孟公子客氣了,我也幫孟公子留意著,現在永安鎮的房子還挺緊俏呢,不少京城的都在這邊買房子。”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喀喇| 丹东市| 华容县| 菏泽市| 塔河县| 淅川县| 石棉县| 石狮市| 内黄县| 安宁市| 应用必备| 永春县| 苏尼特右旗| 岳普湖县| 贡嘎县| 祁连县| 昆山市| 重庆市| 布拖县| 荆门市| 丹寨县| 汤阴县| 抚松县| 安塞县| 清新县| 灵台县| 宁波市| 合江县| 拉孜县| 北京市| 霸州市| 古浪县| 沧源| 顺平县| 铜山县| 乡宁县| 怀仁县| 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