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競技小說 > 圣龍圖騰 > 第164章 夙妃
  “哥哥,你快醒醒!”

  熟悉而急切的聲音,在模糊當中想起。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是姐姐和小玥……”姜自在朦朧之間,有了一些意識。

  “我死了之后,竟然還能聽到他們的聲音,也許是他們看見了我的尸體吧……”

  姜自在心里苦澀,他知道,她們肯定會悲傷很長時間的。活著的人,比死了的痛苦。

  “他身上沒有傷痕,他沒死,還有呼吸……”隱約之間,又聽到了姜妘甯喜極而泣的聲音。

  姜自在無奈苦笑:“這姐姐,都悲傷得失去理智了,穿心而過,怎么會沒有傷口。”

  “還真是沒有傷口,可是為什么會流這么多的血呢……”又聽到了若小玥顫抖的聲音。

  姜自在無語了,這倆缺心眼,他真想爬起來告訴她們,傷口就在胸口,賊大啊,咋就看不見呢!

  “我們趕緊去前面那個城鎮,讓他在我的馬車上休養吧。”隱約間,還聽到了那靈璇公主的聲音,她的聲音又細又軟,如幽谷傳來,空靈而出塵。

  “謝謝公主。”

  就這樣,姜自在竟然感覺自己的身體顛簸了起來,有人背著自己,他正奇怪為何死亡會有如此清楚的感受呢,忽然,他感覺自己恢復了一些精神和力氣,他睜開了眼睛,發現有人正背著自己。

  眼前是一片漆黑的夜晚,可是盧鼎星的腦袋,他的頭發如此清晰啊!

  姜自在很虛弱,可是他懵了。

  “你們都死了嗎?”他掙扎著問。

  “哥哥!”若小玥就在旁邊,她聽到了聲音,發出一聲尖叫。

  周圍幾人圍了上來,每個人都驚喜的看著他。

  “我們沒死,你也沒死,頭兒。”盧鼎星大聲道,眼神里藏著驚喜。

  姜自在啞然失笑,道:“我怎么可能沒死,我……”

  他低頭一看,自己一身衣物都讓血給染紅了。可是這時候,他忽然想起了一樣東西。

  “放我下來。”

  他掙扎了一下,盧鼎星讓他下來,但此刻可能是因為失去了太多的鮮血,故而站立不穩,他只能坐在地上,然后迫不及待的撕開了胸口的衣襟!

  那個胸口的神秘符箓,變得一片灰暗!再次灰暗!

  其實恰好就在姜自在從炎龍墟出發之后,那神秘符箓完全恢復了綠色,但整個過程姜自在完全都沒想到,這一張符箓連這種必死的傷勢,都能把自己救活過來。

  他現在都有點相信,這就是九仙說的,來自古神的‘六大神符’之一的不死符了!

  那穿心而過的劍絕對是真的!可現在看,自己胸口的位置,還真是一點傷痕都沒有,只有周圍還有大量殘存的血跡。

  “我竟然沒死!我竟然沒死!”姜自在笑出了眼淚。在絕望之中,擁有希望,虛驚一場,這種感覺多么美好。

  死了一次,他的心境其實都蛻變了,他相信這世界上,沒有多少人,能擁有他這樣的死亡體驗了。

  “我沒死,那就一定要逆亂這世道。”

  重活一次,體驗死亡,他更清楚人這一生,什么才是重要的,什么才是值得自己去追逐的。

  他更瘋了一樣的笑。

  有兩個女子抱著他,那是姐姐和妹妹,她們肯定擔心壞了。

  “我們都以為,會永遠失去你了。”

  “哥哥,你永遠都不能死。”

  姜自在抱著她們柔弱的肩膀,他的目光堅定了下來,他知道自己有多么的重要。

  他現在很慶幸,自己引開那女人的做法有多么正確,她本無心殺姜妘甯她們,但如果不走,她肯定會順便殺完的。

  也許最后自己沒死,可是姐姐妹妹、兄弟都死了,那他該有多凄慘!

  “這次沒死,以后定不會死了,放心。”姜自在拍拍她們的肩膀。

  他看了看周圍,只有靈璇公主站在遠處的黑暗里,默默的看著他們,那些禁衛軍都不在了。

  “禁衛軍都跑了吧?”姜自在還很頭暈。

  她們點了點頭。

  他道:“趕緊去南陵城,買幾只信鴿,禁衛軍肯定會傳訊說我死了,先給娘親報平安。”

  他停頓了一下,想起了她,補充道:“給祭神殿也報一下平安。”

  這是當務之急要最快做的事情,他不愿意讓母親承受絲毫的傷害。

  “好。”

  說完之后,他還是有些頭暈,其實此刻他渾身相當慘白,肯定是因為失去了太多的鮮血,暫時,他還需要一定時間的休養。

  姜自在逐漸暈過去的時候,他隱約聽到姜妘甯說:“靈璇公主,麻煩你了。”

  然后,他便又失去了意識,沉沉的睡去,不過,如果平安的消息能盡快傳到母親和九仙那里,他也放心了。

  “神霄公主,秦溱……”

  姜自在于失去意識之前,腦子里出現了兩個人。

  秦溱,和那個握劍的女人,完全重合。

  姜自在沒想到,神霄公主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殺自己!

  曌玉的賬還沒算,還有這樣的生死之仇!

  接下來,走著瞧吧,他是肯定要為自己復仇的!

  ……

  皇城,夙夕宮。

  此乃皇朝貴妃‘夙妃’的寢宮。

  當朝皇后不受帝皇寵幸,后宮有數位貴妃都受盡寵愛,其中以夙妃為尊。

  沒人想到當初一個柔弱的女人,能在后宮風生水起到這種程度,她甚至還沒為炎龍皇生出兒子。

  歷代帝皇嬪妃,母以子為貴,她倒是好,以女為貴,給了炎龍皇唯一一個小公主。

  據說,炎龍皇在夙夕宮的時間,比其他后宮都多,這其實也說明,在這后宮之中,夙妃才是最得意的人。

  深夜,一個柔美的宮裝美婦慵懶的坐著,眼前擺放著一個棋盤,棋盤對面坐著皇朝至尊——炎龍皇。

  “陛下,你又輸了。”夙妃微笑著。

  “聰明,還是你棋高一著。”炎龍皇笑了笑。

  這樣的對弈,不知道多少次了,她有這本事在這方面壓制他,就有得到他重視的資本。

  其他嬪妃,只知把自己打扮得美艷動人,卻不知道,他只喜歡能說得上話的人。

  “還來一局嗎?”夙妃問。

  “不了。”炎龍皇端坐著,凝望著這美麗的女人,他問:“龍魂玉的事情是你安排的吧?”

  夙妃低下頭,道:“是的,我錯了。”

  “下次別讓瞾兒做自作聰明的事情,容易讓她失去內心平衡。尤其是六府盛會之后,她心有魔障了。”

  “臣妾知曉了。”夙妃面露憂愁之色,“這幾日,也在想辦法安撫她。不過,臣妾也沒想到,姜云霆這小兒子,還有這本事。”

  話音剛落下,外面忽然有不陰不陽的聲音響起。

  “陛下,有急報傳來。”

  “說吧。”炎龍皇道。

  “護送靈璇公主往大姜王城的隊伍被人截殺,有人看到姜自在死了。”

  炎龍皇點了點頭,道:“退下。”

  夙妃尋思了一下,道:“陛下,瞾兒再蠢,都不會做這種蠢事的。”

  炎龍皇冷淡一笑,道:“我知道,有人自作聰明了,真是不成器。”

  他似乎有些生氣:“好好一個棋子,給我毀了!”

  夙妃心里歡喜了。

  “你就高興了,瞾兒魔障沒了,還有人自毀前程。”炎龍皇目光掃了她一眼。

  “臣妾不敢。”

  “再來一局。”炎龍皇道。

  似乎這急報,對他來說也是無關緊要。

  “對了,靈璇為何要留在現在?”夙妃忽然問。

  “不該管的事情別管,這道理你不是比誰都懂呢?”炎龍皇抬起頭看著她。

  夙妃低下了頭,不再多說了。

  一刻鐘后。

  “陛下,你又輸了。”

  棋盤剛收拾起來,外面公公報:“陛下,娘娘,神霄公主求見。”

  炎龍皇擺擺手,道:“讓她回去修煉。”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万州区| 聂荣县| 聂荣县| 马山县| 陵川县| 南充市| 鹤庆县| 宿州市| 寻乌县| 秦皇岛市| 彭阳县| 安康市| 龙口市| 临湘市| 沙坪坝区| 安远县| 宣恩县| 长泰县| 台前县| 清水县| 宁远县| 周宁县| 石泉县| 凤凰县| 临泉县| 左云县| 江口县| 灵璧县| 丰镇市| 太谷县| 麻江县| 库伦旗| 临洮县| 布拖县| 太仆寺旗| 中方县| 仁化县| 高青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