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秦吏 > 第847章 蠟封夜半傳檄
  二世元年,二月下旬的咸陽,春色正濃,但自上月馮去疾、公子高無辜被殺后,咸陽一片肅然,百姓只能道路以目,官吏回了家亦不敢妄議國事,氣氛極其壓抑。

  但這份沉悶,卻被來自南陽的數封奏疏打破!

  李斯次子,在御史大夫府為官的李于回到家中,便匆匆去尋其父——近日李斯以身體有恙為名,已多日未曾去丞相府上班了。

  “父親!那件事……”

  “我已知之。”

  李斯右手還捏著解下的蠟封,右手則捧著一份文書,邊看邊笑,正是十日前,通武侯王賁在宛城寫就的奏疏!

  從“奸劫弒臣”的開篇,到“請誅趙高”落筆,一字不差,皆書于紙上!

  “痛快啊,真是痛快。”

  李斯含笑看完,彈著這薄薄的紙道:“趙高本為賤人,竟為今上之師,幸而稱舉,令在上位,居九卿之職,管侍中事。趙高更大肆攬權,隔絕內外,公卿希得朝見。大臣鞅鞅,其心實不服,只是礙于趙高權勢,敢怒而不敢言。”

  “老夫年邁,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也不想去招惹趙高。可是馮去疾,他愚忠啊,早些時候提過一嘴,遂被趙高嫉恨,這也是馮氏遭殺的原因之一。”

  “但通武侯可不一樣!”

  李斯起身,負手道:“王氏世代為將,武成侯、通武侯共滅五國,王離亦繼大父之爵,一門三徹侯,貴不可言,王賁更嫁女于今上,有親戚之實,先帝之所以屬意今上,立為皇嗣,也有考慮到今上可背靠王氏,有王賁在,能保天下不失……”

  只可惜,始皇帝錯料了黑夫,老皇帝尸骨未寒,那黑廝就悍然起兵,否則,若只是六國遺丑作亂,王賁可輕易掃平。

  “眼下王賁、王離父子,手握朝廷八成兵力,一南一北,拱衛關中,黑夫半年來難入關中,六國群盜被阻于三川之外,皆王氏之功也。”

  “但王賁恐怕已從馮去疾之死,意識到了朝中不穩,攘外必先安內,通武侯這是想要掃除后方之憂,以安前線將士之心啊……”

  商君曾言,凡戰法必本于政勝,李斯何嘗不懂得這個道理。

  但這也是李斯篤定,北方必敗的原因——攤上胡亥、趙高這對君臣,就算王賁、李斯使盡渾身解數,哪怕真誅殺趙高,平朝野之怨,也無非是給北秦續幾年命,偏安關中。

  但問題是,李斯今年七十有五,而王賁,也快六十歲了,且一直為舊傷困擾,據近來李斯親信從前線傳來的消息稱,王賁這個月來,已病重昏厥至少兩次,恐怕命不久矣……

  他們活著的時候,關中還能苦撐,一旦二人死去,朝野上下,誰能撐起大梁呢?

  馮去疾死了,還被關在獄中的蒙恬蒙毅兄弟是絕不可能的,李斯曾培養的章邯,幾年前改換門庭投了黑夫,潛逃在野,至于西域的李信……

  老李冷笑道:“始皇帝看好的白馬黑犬二將,沒一個是省油的燈,都只服先帝,黑夫假死起兵,而李信更絕,他直接抗詔不歸了!”

  這是剛從西域飛馬傳回消息。

  歷史上,一頭是秦,一頭是六國,李斯沒得選,只能捏著鼻子一條路走到黑。

  可如今,南邊卻有個體制內反賊,通過祭奠馮氏等舉動,不斷騷眉弄首,暗示咸陽諸公……

  既然有活路,為什么要走死路呢?

  李斯奸猾如鼠,明白這道理后,就開始為自家考慮后路了。

  而王賁則不一樣,他選擇了更加激進的做法!

  通武侯,還是想要挽救這傾覆的山河,保住始皇帝的基業,為此,不惜冒著與胡亥翻臉的風險,寫了這份奏疏!

  李斯搖頭,看向兒子:“想來不止丞相府,御史大夫府,也收到了罷?”

  李于頷首:“收到了,我打聽了一下,九卿中,連同趙高及其黨羽掌控的郎中令、廷尉、少府,無不收到了相同的蠟封文書。”

  李斯捋須,感慨道:“是啊,通武侯知道趙高隔絕內外,尋常的奏疏程序,恐怕遞不到皇帝案頭,便為趙高所阻,王氏反會重蹈馮氏覆轍,所以他發出的不是陳情上奏……”

  “而是逼宮檄文啊!”

  ……

  “婦翁,陛下如何說?”

  趙高才進家門,其婿閻樂便慌忙追問。

  趙高淡淡地說道:“陛下說,朕沒有,不是朕……”

  這卻是胡亥對黑夫在襄陽為馮氏、公子高發喪后的反應,趙高仔細思索后,還是將黑夫“污蔑”胡亥的那些罪名一一告知,氣得胡亥在寢宮內走了好幾圈。

  他不就是喜歡觀侏儒娼妓這點愛好么,至于什么奸尸、剖孕婦,根本沒有的事!

  憑什么平白無故污蔑人!胡亥很委屈。

  閻樂頓時急了,跺腳道:“婦翁,我問的是,通武侯之奏疏,眼下丞相府、御史大夫、九卿皆已知之,宮中也肯定傳到去了,王賁指名道氏,要誅婦翁啊,陛下對此是何反應?”

  盡管趙高為郎中令,控制咸陽宮,更行侍中事,使其客十馀輩為御史、謁者,以圖隔絕內外,代皇帝行事,但因李斯尚在,百官鞅鞅不服,所以趙高遠沒到一手遮天的程度,事情鬧得全咸陽皆知,他是瞞不住的。

  這哪里是奏疏,分明是聲討趙高的檄文啊!

  但趙高卻絲毫沒有其婿的焦慮,笑道:“慌什么,你放心,陛下是我從小看到大的,他哪里舍得殺我?”

  原來,在趙高趕在消息傳入宮中前,痛哭流涕,向胡亥請死后,胡亥這才知曉王賁請誅趙高之事,頓時大驚,說道:

  “何哉?郎中令本隱官宦人,然深得先帝信賴,使為朕師,不因處境危險就改變忠心,也不因處境安逸就為所欲為,品行廉潔,一心向善,靠自己的努力才得到今天的地位,因忠心耿耿才被提拔,因講信義才保住祿位,朕實賢之,而通武侯竟疑之,何也?”

  這就是胡亥眼里的趙高了。

  趙高當時心中暗喜,但仍稽首如啄米,只求一死,額頭都出了血。

  胡亥心軟不已,差點也哭了,扶起趙高,替他擦去血跡道: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朕少失先帝,無所識知,不習治民,黑賊叛亂,群盜蜂起,通武侯在外,馮去疾圖謀不軌,李斯則年邁,朝臣郡吏多通黑賊,若不將國事托付給夫子,還能信任誰呢?夫子為人精廉強力,下知人情,上能適朕,朕還想擢拔你做左丞相,又豈會妄加懷疑,這一定是通武侯誤會了……”

  眼看時機差不多了,趙高便一抹眼淚,哽咽道:

  “通武侯,怕是中了黑夫的離間奸計啊,黑夫此賊,面厚心黑,有禽獸之心,他能以常人不忍聽、不忍說的罪名污蔑陛下,自然能讓亂賊奸民中傷臣,而通武侯竟信之。”

  趙高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告訴胡亥道:“始皇帝曾說過,天子無錯!陛下亦然,切不可承認錯殺馮去疾,否則皇威何存。馮氏與公子高反意昭然若揭,死有余辜,只是黑夫為了利用此事,竟不惜將投降的馮劫殺死,反誣陛下與下臣。”

  “然也,一定是這樣!”

  一時間,胡亥咬牙切齒,認同了趙高的看法,恨不能食黑夫之肉,寢黑夫之皮。

  “都是黑夫的錯!”

  眼看胡亥情緒稍微穩定,趙高又乘機進言。

  “雖然,黑夫才是萬惡之源,但下臣以為,通武侯此行,還有其他想法。”

  胡亥愣了:“什么想法?”

  趙高作膽怯狀:“臣,臣恐有離間君臣之罪,不敢說。”

  但在胡亥再三保證和追問下,趙高還是開始講司城子罕和田常的故事:

  “昔者司城子罕相宋,身行刑罰,以威行之,期年遂劫其君。田常為簡公臣,爵列無敵于國,私家之富與公家均,布惠施德,下得百姓,上得群臣,又掌控兵符。于是陰取齊國,殺闞止于庭,即弒簡公于朝,遂有齊國。”

  趙高這是在暗示胡亥,擅利擅害的,不是他趙高,而是王氏!

  “陛下年幼,天下人只知通武侯而不知有皇帝,王氏手握二三十萬大軍居外,權重于天子。如今通武侯更有危反之行,不以尋常上奏,反倒搞得百官皆知,這是在向陛下逼宮,讓陛下難堪,威望掃地啊,如子罕相宋。又言誅臣,亦如田常欲殺闞止也,除去陛下親信之人,不可不防!”

  胡亥有些害怕了:“誠如夫子所言,通武侯意欲何為?”

  話說到這份上,但趙高也不敢說“王氏欲反”這種胡話,只是退一步道:

  “我以為,今陛下已立為帝,而王氏貴不益,此其意亦望裂地而王矣……”

  復述完今夜入宮君臣對話后,閻樂頓時大喜:“如此,則陛下必忌憚王氏,力保婦翁,我家安全了!”

  但趙高卻擺擺手:“吾婿,你還是不了解陛下啊,你知道他說了什么嗎?”

  閻樂搖頭不知。

  趙高冷笑:“陛下竟言,只要能保住大秦社稷,平定黑夫,通武侯欲為王,那便讓他封土為王就是了!”

  閻樂目瞪口呆。

  趙高也是頭疼,他雖然是看著胡亥長大的,常能通過種種暗示,操縱其作為。

  但有時候胡亥想法天馬行空,跳脫起來,連趙高也難以駕馭。

  “不止如此。”

  趙高撫膺,也是氣得不行:“陛下還欲正式下制,告知諸將尉,平黑賊,收復關東者王呢!”

  ……

  PS:第二章在晚上,另推薦404大佬月影梧桐轉戰都市的新書《對沖》。

  裁員風暴席卷下的金融民工常天浩重生高考前夕,掀起波瀾壯闊的財富人生……

  嗯,書名反過來看,沖就對了。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县级市| 若羌县| 祁阳县| 勐海县| 阿鲁科尔沁旗| 长乐市| 鹤峰县| 湖北省| 仙桃市| 通榆县| 万宁市| 浮梁县| 岢岚县| 公安县| 南溪县| 龙岩市| 遵义市| 黄梅县| 无棣县| 汉寿县| 汉川市| 博兴县| 哈尔滨市| 阳东县| 汉中市| 晋州市| 平果县| 泽普县| 全椒县| 台湾省| 北流市| 瑞丽市| 静乐县| 镇沅| 靖远县| 错那县| 永州市| 惠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