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秦吏 > 第821章 八千里路云和月
  二世派來的使者萬萬沒想到,自己苦追大半年,總算趕上李信部后,竟被李信以“假傳詔書”為名給抓了起來,拷問一天后,便殺了!

  但全軍的西入大宛,也為此耽擱,李信駐兵于行敦谷口,時值十月,牧草已經枯死,大軍再待下去,若糧食用盡,后果不堪設想!

  作為向導的烏氏延很焦急:“過不過谷,都只在數日之內,再拖下去,恐怕又要耽擱一年!”

  往來西域快八年了,烏氏延也搞清楚了這里的氣候,就拿蔥嶺腳下打比方,他專門編了一首士卒也能記住的歌謠:“一二三雪封山,四五六雨淋頭,七**正好走,十冬臘月開頭。”

  再等數日,便會大雪封山,谷里也寒冷濕滑,難以通行。

  而另一邊,作為軍正的安陸人喜,這位因惹怒秦始皇,被發配西域的瘦骨嶙峋老吏,在仔細琢磨詔令后,找到了李信。

  喜舉著詔令,嚴肅地說道:“李將軍,這份詔令,光看璽印,文制,并無問題,將軍為何以為它是假的!”

  “喜君說得沒錯,詔令是真的,使者也是新皇帝派來的。”

  李信這兩日沉溺在葡萄美酒中,嘆息道:“天下人,已失始皇帝!“

  “陛下當真不在了……”

  喜有些失神,在帳內朝著東方長拜及地,三稽首后,才起身肅然道:“既如此,李將軍為何處死了使者,你此舉,已形同謀叛了!”

  李信晃著杯中酒,盯著里面的泡沫:“喜君認為,吾等應該回去?”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喜的言語不留情面:“這是咸陽的命令,合乎律令,自然要回。”

  李信冷笑:“那喜君知道,吾等回去后,要面對什么么?”

  “我讓人將那使者拷問了一夜,他總算說出了實情。”

  喜皺眉:“什么實情?”

  李信舉起玉杯,笑道:

  “叛亂的不止是六國故地。”

  “黑夫,與喜君同縣的黑夫,南征軍的統帥,始皇帝的愛井,也叛了!”

  “什么!?”

  喜愕然愣住了,相比于早有預料的秦始皇死訊,黑夫的“反叛”帶給他的沖擊力更大。

  但仔細一想又不對,黑夫自得到秦始皇賞識后,一直兢兢業業,始終恪守秦吏的底線,為何會突然叛亂呢?

  李信嘆道:“前因后果,難以盡知,使者只說,三十七年初,咸陽出了大變故,那位替喜君求情的公子扶蘇,因謀刺始皇帝,出奔咸陽,墨者也遭到剿滅。之后竟是少子胡亥被立為太子,始皇帝則南下,欲解除黑夫兵權……”

  “黑夫先是詐死,被始皇帝封為武忠侯,但在始皇帝崩逝后,黑夫便再度出現,赫然反叛,如今已占了南方數郡,正與咸陽朝廷,打得難解難分……”

  “黑夫啊黑夫,你怎就走到了這一步。”

  喜只感覺有些頭暈,一向不嗜飲酒的他,此刻竟也坐了下來,拿起案幾上,他屢屢抨擊李信“太過奢侈”的玉盞,喝了一口葡萄酒,以此壓一壓內心的紛亂。

  “正因朝中出了大變故,所以新皇帝,才想要召李將軍及眾人歸去?”

  “所以我更不能回。”

  李信態度很堅決:“使者說,黑夫反叛后,朝中大肆逮捕他與扶蘇的故舊,蒙恬兄弟、章邯、張蒼等人都遭了難。我素與黑夫齊名,還在擊匈奴時一起共事過,與蒙毅更是好友,可不想因為與黑夫、蒙氏走得近,有交情,入了玉門關后,便束手被擒,淪為階下囚!”

  他將酒一飲而盡,重重砸在案上:“我更不想被迫打內戰,同室操戈,袍澤反目!”

  李信不愿歸去,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

  “吾等奉始皇帝之命,馳援大夏,助其擊退條支,并向西尋找西王母邦。”

  “自從三十六年,從咸陽出發,幾萬人走了八千里多路,降服了北道所有城邦,經歷了了許多兇險,才走到這,走到蔥嶺之下。眼見就要抵達大夏,看看山那邊的世界是何等模樣,一封輕飄飄的詔書,就要我舍棄?不,在完成這使命前,李信不會停下,更不會回頭!”

  喜認真地說道:“李將軍,那你這就是抗命,在咸陽看來,你與反叛的黑夫,并無區別。”

  李信卻搖了搖頭,不以為然:“兵法云,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爭,君命有所不受。更何況,我只認一位皇帝……”

  “始皇帝!”

  他朝東方抱拳:“我立過誓,必為始皇帝,找到西王母邦!我既名為信,便須守信!”

  喜卻厲聲道:“李將軍,醒醒吧,這世上就算真有西王母邦,始皇帝,也已不在了,你就算帶著長生不死藥回去,也遲了。這場遠征,結束了!想想外邊遠離故土,飽經風霜的將士罷,他們亦想回家,不想拋尸異國他鄉!”

  “不!”

  李信依然固執:“西王母既然能讓人長生不死,也能讓人,起死回生!”

  “陛下沒有死!”

  “他只是暫離人世,一定,一定還有辦法……”

  說到這,李信竟情難自禁,痛哭流淚。

  原來這幾天來,對始皇帝誓死效忠的李信,一直在為此神傷。

  喜看著馳騁異域,英雄無敵的李信竟當場彈淚,神情復雜,良久后才嘆了口氣。

  “李將軍,你果真是醉了。”

  李信擦去涕淚:“我醉了,喜君醒著么?你打算怎么做?”

  喜籠著袖子道:“我是秦吏,認的不是哪位皇帝,是大秦,是律令本身。”

  “既然詔令合法,亦出自朝廷,我就得止步于此,再設法搞清楚中原,發生了什么。”

  “那正好。”

  李信笑了起來:“喜君啊喜君,你說得對,對外面的將士而言,這場遠征,已經結束了。”

  “是想要回家,回中原去趟那場渾水,還是繼續隨我,做這場醉夢,全憑他們自愿!”

  他眼睛里,燃燒著不愿熄滅的火焰:“接下來,無關軍令,而是李信一個人的固執,一個人的叛逆。”

  ……

  突然有使者來喚歸,遠征軍士卒軍心已亂,當李信告知眾人自己的決定后,更是一片嘩然!

  兩年前,李信出玉門關時,一共帶著六萬人,兩萬兵卒,四萬民夫,驅牛趕馬,運送糧秣。

  不過,因為距離太遠,損耗太大,民夫們基本沒有走到這的,他們大多在沙漠前止步,回了張掖郡,少數留在被李信征服的龜茲城(新疆庫車)屯田。

  而兵卒,一路折損、逃亡、留守,也只剩下萬五千人。

  最終的結果是,這一萬五千名遠征軍里,有一萬人選擇停下腳步,只有五千人愿意繼續追隨李信,翻山越嶺。

  李信崇拜秦始皇,忠于秦始皇。

  而這五千人則多是景仰李信,忠于李信的單身士卒!

  七八年來,李信馳騁于邊塞,逐匈奴,滅月氏,開西域,麾下士卒,受李信愛之如赤子,亦見證了身在中原時難以想象的美景,早已習慣了這兵戎生涯。

  對他們而言,家已不在后方。

  而在前方,在那些尚未被探索和征服的土地城郭,在李將軍旗幟之下,在馬蹄盡處……

  而那些選擇回家的人,亦心中有愧,多垂著頭。

  但在拔營當天的清晨,李信仍一個營一個營地認真巡視,與將士們開著玩笑,更為他們安排好了過冬的地點。

  “西域苦寒,大雪快來了,汝等便去疏勒國(新疆喀什)過冬罷。”

  喜決定留下,他有些憂慮:“疏勒一直為大軍提供糧食,已難以為繼,恐怕不會接納吾等。”

  “不給,那就搶。”

  李信很硬氣:“不過是千余戶,不滿萬人的小國,難道他們忘了龜茲的教訓了么?若是不從,讓羌璜都尉打下來便是,若有反復,屠了便是!”

  喜忍不住數落他道:“等到了大宛、大夏,皆大國也,便不比南北兩道城郭小弱可欺,李將軍還是少些這般行事罷。”

  李信笑道:“喜君的囑咐,李信記住,只望喜君與眾人能慢些回,等到中原時,一切已塵埃落定。”

  喜頷首,上萬人,八千里路,還多是雪山大漠草原,哪是說回就回的,吃飯就是個大問題,此去恐怕又要和來時一樣,過兩次冬,方能抵達關中罷。

  玄色的秦軍旗幟隨風獵獵起舞,五千壯士將隨李信踏上新的征途,這一去,既是海闊天空,也是未知窮途。

  李信翻身上馬,即將啟程,卻又回首與喜說道:“我不知何時能再翻過蔥嶺,喜君,你若能見到黑夫,幫我給他帶句話!”

  喜肅然供手:“若老朽骸骨能歸于中原,還能見到黑夫,定將帶到!”

  “我只想問他。”

  李信仰望巍峨的雪峰,就像這三十多年來,一直仰望偉大的始皇帝陛下一樣:

  “黑夫,還忠于始皇帝,記得始皇帝遺志么?”

  ……

  PS:推薦一本仙俠新書《仙子請自重》,作者是后宮老司機姬叉:

  秦弈曾認為,修仙的人首要淡泊寧靜,無欲無求,耐得住性子,經得住誘惑。

  可最終發現,仙首先有個人字旁。

  仙路苦寒,你我相擁取暖。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咸宁市| 甘肃省| 海林市| 松溪县| 集贤县| 济阳县| 孙吴县| 衡东县| 安阳县| 蒙山县| 齐河县| 固镇县| 阿合奇县| 九台市| 富平县| 航空| 兴和县| 张家川| 庆城县| 临西县| 阿克陶县| 疏勒县| 高淳县| 崇文区| 西吉县| 福安市| 卢湾区| 曲周县| 邯郸市| 增城市| 涿鹿县| 缙云县| 牟定县| 仪征市| 北川| 万宁市| 广灵县| 北海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