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秦吏 > 第769章 三楚
  求賢令一出,郡祭酒的廳堂外便擠了不少人,有看熱鬧的,也有躍躍欲試的。那些過去不曾任官,也沒個好出身,無人舉薦的江陵布衣士人們相互謙虛,看上去十分揖讓,實則仍有些猶豫。

  站在廳堂門口,舉起寬大的官袍袖子,陸賈開始了現身說法。

  “我本壽春布衣,淮南儒生,因犯了挾書律,被遷于南方,在嶺南密林里填溝壑,差點淪為隸臣,直到君侯南征,這才舉我于牛口之下……”

  這幾年來,他在武忠侯身邊,一路從斗食的書吏,到百石主薄,再到四百石長史,最后成了今日君侯幕府文官里,僅次于蕭何的地位,南郡祭酒,官居六百石。

  可以說,陸賈就是雖然出身布衣,卻因為“能出長策”,而得到重用的最好例子,武忠侯讓他來做擇取民間布衣之士的祭酒,真是再合適不過。

  門客數人有些吃驚:“上吏真是儒生,也能任吏?”

  陸賈亮出了被他摩擦一宿的綬印,卻見是黑綬,三采,青赤紺,淳青圭,系著亮錚錚的銅印,果然是六百石的官!

  “只要有才學,能助君侯靖難成功,不論身份、學派、籍貫,唯才是舉!”

  這一句唯才是舉,讓不少人打消了疑慮,開始紛紛上前,“毛遂自薦”起來。

  但更多的人,踱步幾個來回,還是縮了頭。

  畢竟武忠侯的紅旗能打多久,還是個疑問,萬一他靖難不成反被朝廷消滅,到時候清算起來,做過武忠侯官吏的人,豈不是都要倒霉?

  這些江陵布衣們不論進退,陸賈都看在眼里,他也明白,黑夫要招納的,是些什么人。

  儒生、黃老、縱橫、名辯、兵家,被排斥在秦朝體制外的諸子百家之士!

  這些百家之士,在戰國時,可坐而論道,家里貧寒的,也能充當封君食客,若真有才學,便能成就像馮諼、侯嬴、毛遂、蔡澤那樣的大名。

  但在秦朝體制下,即便丞相、徹侯也不許大規模養士,百家遭到打壓,官府唯尊法官獄吏,這些布衣之士頓時沒了生計。

  但他們總得活下去啊,要么像那個“本好黃老”的陳平一樣,放下老本行,老老實實學律法,試為吏。要么就似陸賈一般,在夾縫里求生存,靠幫人抄書、寫信維持生計,還會一不小心因私藏了詩書,被緝捕論罪。

  最慘的如韓信,學的是兵家之流,卻因貧賤無行,不得推舉為吏,只能四處混飯。

  當天下大亂,這些人是推翻朝廷最積極的參與者,捋著袖子,卯足了勁參加造反,原因無他,還不是秦朝的官府里,沒給他們一個合適的上升渠道。

  黑夫決定吸取教訓,給這樣的人留個后門。

  “亂世將至,統治地方的秦吏法家是重要,但其余的人才也不能少。”

  不指望能再逮到韓信、陳平那樣的大魚,但一般的說客、謀士,黑夫也十分急需。

  為行人勸降郡縣,任幕僚出謀劃策,多的是他們的用武之地。

  就算江陵招不到,其他地方的有心人聽聞后,亦會前來投效,只希望那些楚漢奇謀之士,也盡能入其榖中。

  陸賈也認為,江陵基本找不到這樣的人,畢竟已入秦數十載,百家凋零。

  “衡山郡那邊,可能還多一些。”

  但響應號召來的人,還真不少,可惜都是些好虛言的,學了點皮毛就自以為是高才絕倫,真有才學的,幾乎沒有。

  “要在一堆魚目里找到一顆珍珠,何其難也……”

  安排十幾個言談平平的江陵布衣去軍中各部門,從斗食書吏做起后,陸賈打算結束今日“招賢”。

  卻不想,門外又有一個頭戴高高儒冠的人探頭探腦,往里面窺探,吸引了陸賈的注意力。

  陸賈來江陵這么多天,從未見大街上看到一頂儒冠,只因此地早被秦統治數十年,儒以文亂法,早就被官府打壓驅逐殆盡了。

  等這人上堂后,陸賈見其四十上下,面容黑瘦,比自己略老,留了長長的胡須,但未經梳理,有些凌亂。

  “汝何名?”

  那人露出一口黃牙,作揖道:“小人隨何。”

  “隨何?”

  陸賈沒聽說過,又問道:“我竟不知,江陵亦有儒者?”

  隨何道:“小人并非江陵人,而是隨縣湖北隨州市仄陋之士。”

  “是南陽郡的人啊。”

  陸賈點了點頭,也未細究外郡人怎么跑江陵來了,接著問:

  “你學的是八儒之中,哪家的學問?”

  隨何卻道:“所學甚雜,也并非大家,恐上吏不知,不值一提。”

  這下陸賈有些警惕,心想:“此人莫不是知我學儒,而先前諸士又被黜落甚多,故意戴了頂儒冠,想要套近乎罷?”

  于是他便故意考校隨何,侃侃聊起詩書來。

  沒想到的是,這隨何口上謙虛,說自己學識淺,但不論陸賈說什么,卻都能接得上,甚至還引用了不少儒典里的故事,更能旁征博引,顯然是個博學之士!

  陸賈許久未與同好之人相談,這下一發不可收拾,二人竟說到夜色將暮,隨何肚子餓得咕咕叫,陸賈才反應過來。

  “糟了,只顧得聊詩書,卻將正事忘了!”

  這隨何雖深得他所好,但若只會空談詩書,無奇謀長策,依然只能做書吏。

  于是陸祭酒正襟危坐,問道:“隨何,如今君侯初定荊州,你可有一謀半策,能助君侯治理地方,靖難功成?不妨與本祭酒聽聽,若是中肯,定當將你舉薦給君侯!”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隨何再拜:“小人的確有一策,若武忠侯納之,可使君侯盡得三楚之地!”

  ……

  四月初七,秦始皇離開人世整整兩個月,江陵天氣晴朗。

  黑夫派出去的四支偏師才走了短短三日,已是捷報頻傳。

  先是利倉已迫降竟陵,已率軍渡過漢水,和在漢東打游擊的季嬰取得聯系。

  接著,吳臣回報,說已奪枝江,正帶人趕往夷陵。

  滿也控制了孱陵,正召集夷道的巴人君長開會,向他們傳達武忠侯的問候……

  唯獨當陽縣尉拒降,共尉正在攻打,說城池旦夕可下!

  就在黑夫忙完軍務后,陸賈帶著一人來見,說是求賢兩日后,找到的唯一人才。

  短兵親衛搜了一遍身后,這才讓隨何靠近黑夫辦公的小院子外墻十步處,隨何上下打量這窄小陳舊的院落,不住點頭。

  “快進來。”

  陸賈出現在門口,向隨何招手,又穿過密集的護衛,引他來到后院,黑夫正坐在這里,忙了一早上后,閉目養神。

  隨何行了三拜重禮:“小人隨何,拜見武忠侯!”

  黑夫睜開了眼:“還真是隨縣口音。”

  隨縣便是古代的隨國,與安陸相鄰,只隔著兩天的路程,翻過橫尾山就是,口音相近。但因為隨縣直到三十年前才被秦奪取,在行政劃分上,不歸南郡,卻屬于南陽郡。

  “為何行此重禮?”

  隨何道:“君侯身居高位,方獲大勝,卻不驕不躁,居于陋室,甘之如飴,有堯舜禹的仁王風范,小人此禮,拜君侯之仁儉。”

  “油嘴滑舌,倒與陸賈很像,難怪他挑中了你。”

  黑夫皺眉,問道:“你一個隨縣人,本該受戶籍限制,怎么跑到江陵來投?”

  隨何道:“小人本是隨縣之窮儒,正在服戍卒之役,隨一眾南陽人押送糧秣到南郡來,駐于江陵。”

  在秦朝,儒生和贅婿、商賈一樣,也是服役優先征發的對象。

  他略一頓后又道:“上個月時,聽聞君侯取了安陸,又攜民渡江,我當時便篤定,君侯稍后定會來取江陵……”

  黑夫問道:“何以見得?”

  隨何笑道:“因江陵乃西楚都會,得江陵,便可盡取西楚!”

  黑夫卻搖了搖頭:“事后之言,不足為奇,倒是陸賈說,你有一策,可使我盡得三楚之地?”

  所謂三楚,乃是對楚國故地的稱謂,按照方位不同,以淮北沛、陳、汝南、南郡、彭城等地為西楚;彭城以東的東海、吳、會稽為東楚;九江、衡山、江南豫章、長沙為南楚。

  總之,便是禹貢里荊、揚兩州之和,占了天下三分之一。

  以韓信之才,也只認為當“先取荊州為家”,尚未提出后續的戰略,這隨何一張口就大言不慚,也不知信口雌黃,還是真有依憑呢?

  黑夫看了一眼陸賈,陸賈微微點頭,卻也有些緊張,看來這隨何的計策,他是認可的,但卻不知黑夫認不認。

  于是黑夫笑道:“那就且聽你說說吧。”

  隨何得了允許,便說道:

  “想要奪取三楚,說難也難,君侯身被堅執銳,親冒矢石,四渡云夢,鏖戰兩月,眼下也不過奪了半個南楚,小半西楚,若想靠兵鋒全取三楚,恐怕要一年半載……”

  “但說易,卻也易,用吾之策,可使楚地月余之內猛然色變,皆云集響應,羸糧而景從,天下三分,可得其一!”

  黑夫來了興趣:“說下去。”

  隨何道:“小人竊以為,君侯打錯了旗號,靖難,不足以號召楚地人心,想要各地云集響應,應當立一位楚王,復楚國社稷!”

  ……

  “立一位楚王?”

  黑夫聽罷,冷笑了起來,看向陸賈:“這就是你為本侯招來的大才?”

  陸賈有些慌張,連忙下拜頓首,冷汗直冒。

  他早就知道,隨何之策,君侯恐怕不會喜歡,但事到如今,只能硬著頭皮挺到底了。

  畢竟隨何的想法,也深得陸賈這個淮南楚人之心。

  陸賈為隨何請命道:“還請君侯允隨何將話說完!”

  “不必聽了。”

  黑夫卻指著隨何道:“汝可知,上個月時,有武昌營叛逃屯長名為葛嬰者,用了和你一模一樣的伎倆,攻下鄂縣后,在當地找了鄂君的后人,名為襄強者,立為楚王,復了那楚國的社稷。”

  “可他們非但沒等來三楚之地的云集響應,卻等來了我的大軍討伐。襄強做了偽楚王不過三日,便被我的都尉東門豹殺死,身首異處,掛在城樓上!”

  “腐儒之言,誅心之論,若聽了你的,我恐怕也會落得一個下場,垣雍,將此人綁起來,下獄!”

  垣雍帶著兩個短兵拖拽隨何,隨何卻死死抱住廊柱,將接下來的話一口氣說完:

  “我說的立王,不是立他人為王。”

  “而是君侯自己,自立為楚王!”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驻马店市| 洞头县| 赣榆县| 东阳市| 长武县| 衡南县| 寻乌县| 镶黄旗| 兴国县| 吉木萨尔县| 石阡县| 中方县| 丹东市| 宣化县| 宁波市| 万安县| 黄陵县| 元阳县| 平果县| 肥城市| 贵南县| 时尚| 侯马市| 交城县| 章丘市| 茂名市| 斗六市| 仁化县| 都江堰市| 盘锦市| 夹江县| 聂荣县| 新蔡县| 蕲春县| 安多县| 都昌县| 仙桃市| 绿春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