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秦吏 > 第128章 爭首
  黑夫和眾手下來到外黃城南的營地處時,發現這里已經成了一片“瓜地”——本來空曠的轅門之外,密密麻麻擺滿了無數圓滾滾的東西,與之相伴的則是濃郁的尸臭和血腥味……

  那些東西是人頭,仿佛是恐怖大片里的場景,黑夫目光所及,全是人頭,有數百顆之多!

  眼下,秦軍將其一溜排開,為的是論功行賞,早在商鞅時代,就規定:“以戰故,暴首三,乃校三日,將軍以不疑致士大夫勞爵。”

  意思是,打完仗之后,要把所獲敵人首級示眾三天,并讓軍法吏加以核實。經過三天,將軍認為無誤,就按功賞給眾人爵位。這個過程,就叫做“驗首”。

  現在已經進入三月,天氣漸漸變熱起來,大太陽一曬,那個味道,嘖嘖……可以想見,這道程序別說現代人,哪怕在六國的人看來,都會給他們帶來強烈的不適感。

  所以見過類似場景的齊儒魯仲連,在回去以后,便對他認識的人篤定地說道:“彼秦者,棄禮義而上首功之國也!”

  其實這話,說的也沒錯。

  就連黑夫他們,都得捏著鼻子走近。不過,如此惡劣的環境下,卻依然有一群人置身其中,在這片“瓜地”中央指點爭論。一名軍法吏坐在草席上,皺著眉,在手中木牘上記錄著什么,兩名當事人則被兵卒縛按到在一旁,接受幾個小吏的嚴加盤問!

  其中一人,便是黑夫的手下,鄢縣共敖!

  “法吏!”

  黑夫連忙走過去,他也沒急著詢問共敖犯了什么事,而是按照程序,先朝這軍法吏拱手道:“五百主齮(yǐ)麾下,辛屯屯長黑夫,與辛屯眾人于城中斬獲首級四,請法吏驗首!”

  軍法吏是個國字臉的中年人,四十歲年紀,瞧他的裝束,應該是一位“不更”。聽聞辛屯又有斬獲,便讓手下的幾名斗食吏過去將利咸拎著的首級接過來檢查,還囑咐道:“好好檢驗,看是否有儒童、婦女頭顱混雜其間。”

  一邊說,他還一邊冷笑道:“方才有個屯來獻首,報斬賊十七級,然婦孺之首竟有五級。此等殺良冒功者,按照軍法,無賞,且有重罰!其屯長,至少都是一個不直罪!奪爵,流放戍邊!”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黑夫聞言,瞥了旁邊的利咸一眼,使得利咸有些站立不安,但他心里卻想著:“我當時的意思,也是殺那頭發花白的老者,也沒有誰規定,老者不能做輕俠上城反抗。法吏追問起來,眾人保持口徑一致就行了,屯長還是太正直了……”

  黑夫他們的四級斬首,都是實打實的斬獲,所以沒什么問題,很快就和之前城西攻城的12級放在了一起——這片“瓜地”看似雜亂,其實都是按照各屯順序依次擺放的。

  這時候,黑夫才指著十步之外,被小吏盤問的共敖道:“法吏,此人乃辛屯什長,不知他所犯何事,竟被縛于此?”

  “原來是你的部下。”軍法吏搖了搖頭,將事情的經過跟黑夫說了一遍。

  原來,一刻之前,有一個屯押送著共敖二人來到軍法吏面前,連帶的還有一個沾滿灰土的頭顱。那個屯的屯長說,自己這個屯在奉命去城北搜索殘敵的時候,發現兩名正在打斗,爭搶首級的士兵,于是就將他們擒下,帶了回來。

  “我沒有爭首!”

  臉被按在地上的共敖艱難地喊道:“這首級確實是我砍下的!”

  一旁與他對峙的另一人,那個干瘦的秦卒也急忙高呼道:“法吏明鑒!這首級明明是我斬下的,當時我正要將頭顱掛到腰上。這時候此人過來了,他自己沒有斬獲,看到了首級,頓時眼紅,又見我瘦弱,竟起了邪念,拔劍來爭搶,我與他就這樣打了起來!”

  二人各執一詞,軍法吏一時間有些不好判斷。

  像爭首這種事情,他是司空見慣了,每場戰役都會發生。有時候會出現十多起,甚至會出現秦軍自相殘殺,砍了掉隊袍澤首級來獻的事。

  因為和其他國家的軍隊不同,秦人對這些血淋淋、臭哄哄、一般人避之不及的死人頭可謂趨之如騖,甚至不惜大打出手。因為在秦人眼中,人頭已不是人頭,而是可以用來兌換爵位的“硬通貨”!

  這時候,軍法吏就要像郡縣里的獄掾斷案一樣,招來目擊證人,一一詢問清楚。

  但不管是和共敖一起行動的卜乘,還是另外那個爭首秦卒“滿”的袍澤,他們趕到時,都只看到二人拔刃相向,卻沒有看到事情的起因。

  軍法嚴苛,卜乘當然不敢說謊,“滿”的袍澤亦然。所以問了一圈后,軍法吏一無所獲,只能繼續根據二人供詞,以及那顆頭顱的特征來做判斷。

  這時候,有一名負責診治傷病員,同時幫忙檢驗頭顱的醫者,舉著關于那顆爭議首級的爰書過來了,軍法吏接過來一看,卻見上面寫著:“驗首級,小發,其左額角有傷一處,長五寸,深到骨,類劍痕也,其頸斷處短而不齊……”

  軍法吏禮記讓人檢驗共敖和滿的武器,發現都是劍,都沾有血跡,一時間無法判斷究竟是誰殺死了此人,并砍下其頭顱。

  整個過程,黑夫他們都在一邊旁聽,卜乘作證完畢后,湊在他耳邊道:“屯長,共敖在大梁城下被編入我們屯時,曾說過一定要多立功,使爵位不低于屯長,他會不會……”

  卜乘在懷疑共敖,他對這個一直擺著張高傲臉的沒落氏族子弟,一直沒什么好感。

  黑夫卻搖了搖頭,輕聲道:“雖然我也不喜共敖,但以他的性子,應該不至于做出爭首的事來。”

  沒錯,共敖一身都是沒落貴族子弟的臭毛病,待人不夠禮貌,傲氣十足,但也正是這種傲氣,讓他不屑于去爭奪一個首級。

  其實在進攻城頭的時候,共敖是繼東門豹之后,第二個躍上城頭的。還在東門豹的配合下,親手殺死了一個輕俠。但在黑夫打算內部分人頭時,共敖卻一臉傲然地,將那顆首級讓給了受傷被抬走的東門豹。

  雖然嘴上沒說,但那意思很明顯,他有些敬佩東門豹的勇敢,打算讓出本該屬于自己的斬首,就為了給東門豹湊滿三枚首級,好讓他直接從公士升簪裊——上造升簪裊,已需要兩枚首級。

  “我不至于與一個將死之人爭首。”當時,共敖是滿臉傲嬌說出這番話的。

  這讓黑夫想起了一個故事。

  南方有只高貴的鳥,名曰鹓鶵(yuānchú),它自詡高貴,非梧桐不止,非竹實不食,非甘泉不飲。這時候一只名為鴟(chī)的食腐鳥得到了腐鼠,恰好鹓鶵經過,鴟便抬頭大叫,生怕這鹓鶵跟它搶……

  雖然共敖當然沒法和真正的“鹓鶵”相提并論,但他的傲嬌,卻和鹓鶵有的得一拼。

  正如共敖漲紅了臉自證的那樣:“若非是靠我自己本領砍下的首級,我才不稀罕憑其立功,豈會與別人爭奪此物?”

  眼看共敖那張臭嘴都開始得罪人,甚至讓軍法吏有些不快,黑夫連忙站了出來,拱手道:“軍法吏,這二人各執一詞,從頭顱和武器也無法判明究竟是誰的斬首,我倒是有個主意……”

  “你?”

  軍法吏旁邊的一位小斗食吏有些懷疑地看著黑夫,以為他要為自己的屬下爭氣,便說道:“這位屯長,此事交由吾等法吏處置便是了,你又瞎攙和什么?莫非你也懂斷案之術?”

  “我當然懂了。”斗食無禮,黑夫卻不怒反笑。

  開玩笑!抽絲剝繭,查找證據,找出真相,這可是黑夫做大秦天狗時的老本行啊!

  黑夫也不惱怒,他不理那斗食吏,直接朝軍法吏作揖道:“下吏不才,在入伍前,乃是南郡安陸縣一亭長,曾破獲過三起震驚全郡的大案。多虧了縣中獄掾、令史指點賜教,這令史之術,斷案之法,我還是略知一二的!不如用我的法子一試,誰是誰非,孰真孰偽,一試便知!”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富宁县| 巴林右旗| 济宁市| 榆林市| 清新县| 德格县| 泸西县| 福泉市| 沧州市| 普兰县| 翁牛特旗| 祁连县| 天台县| 蒲江县| 云龙县| 鄱阳县| 芒康县| 东乡县| 郁南县| 百色市| 阜宁县| 福安市| 张掖市| 阿瓦提县| 潼南县| 长葛市| 象州县| 卢氏县| 呼伦贝尔市| 桐梓县| 寻乌县| 云龙县| 老河口市| 健康| 广州市| 彩票| 凤翔县| 西充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