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秦吏 > 第115章 在鄢
  在鄢縣停留的這半日里,黑夫不僅通過“魚腹丹書”讓一心想逃亡的刑徒們安分了下來,還抽空進了趟縣城,打算拜見了自己的老上司,昔日的安陸右尉杜弦,如今他已經是鄢縣右尉了。

  鄢縣的格局與安陸縣城差不多,只是面積大了三倍不止,畢竟這里五十多年前,曾是楚國的陪都。江漢地區一直都是鄢、郢并稱,鄢縣右尉,只比江陵縣尉低一點,杜弦從安陸縣調到這里,算得上是高升了。

  鄢縣的縣尉官署也比安陸的高大了不少,黑夫來到這里道明來意后,被門口的守卒詢問了一番,通報之后,說縣尉正在辦公,讓他在門口的便坐稍等。

  杜弦倒是沒冷落他這個老下屬,還專門讓一名尉史出來陪坐。

  “杜君時常提及黑夫亭長,說在安陸縣任上時,全縣亭長中,當數你最為干練。”

  尉史名為共師,出身當地的羋姓共氏,不過卻沒有氏族子弟的架子,十分和藹地與黑夫攀談,還不時夸他幾句。

  “這是杜君謬贊了,我之所以能做亭長,都靠了杜君賞識。在杜君任上最后一次擒賊里,還失手將賊人放跑,至今慚愧不已,豈敢稱干練之名?幸而未曾影響杜君勞績風評,不然黑夫百死莫贖。”

  二人一個吹噓,一個謙虛,過了一會,杜弦終于有了空閑,共師才領著黑夫入內拜見。

  黑夫剛進門就下拜道:“不曾想,這么快便能與右尉相見,下吏真是欣喜萬分。”

  “黑夫快快起來。”杜弦臉上也是笑吟吟的,只是比在安陸時瘦削了不少,眼圈也是黑的,待二人就坐后,他才感慨道:

  “來鄢縣月余,才深感沒有黑夫這樣的得力屬下,做縣尉著實不易啊。”

  杜弦先抱怨了一番鄢縣難治,雖然逃人盜賊沒有安陸多,但這里的百姓官吏多是楚國貴族后裔,所以對律令的貫徹很不到位,氏族力量比安陸更強,他的命令,有時候都很難執行下去。

  而后,杜弦又提及往事,吐露說,雖然在別人看來,他在安陸時最信任的是陳百將,可最倚重的,其實還是黑夫。他的升職,跟黑夫連續破獲的盜墓、掠賣人兩起大案不無關系。

  而第三起殺人案雖然沒有破獲,但因為黑夫故意隱瞞了鐘離昧是楚國間諜的事實,沒有引起郡上的足夠重視,再加上那時候已經過了升遷考績時間,也未影響杜弦的仕途。

  黑夫不住頷首,心里卻道:“所以你我二人才能和和氣氣地見面,若非如此,我肯定要吃閉門羹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當聽說黑夫是被縣左尉鄖滿指派來跑這趟苦差的,杜弦便陰著臉一拍案道:“公報私仇,這鄖滿真是可惡,我一定要向郡尉參劾他!”

  隨即他又關切地問黑夫,路途上可否有遇到刑徒逃亡?是如何處置的。

  黑夫也不必隱晦,便將“魚腹丹書”騙取刑徒安分之事說了出來,聽得杜弦哈哈大笑,說也就黑夫能想出來這種點子,秦律雖嚴但不古板,黑夫能利用自己的聰明才智,處理律令不能解決的問題,是值得贊賞的。

  “雖然刑徒是安分下來了,但此去南陽,路途尚遠,再加上天寒地凍,還得多小心為妙。”

  一邊說著,杜弦還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來,讓人取來木牘,寫了一封信。

  “此番征召刑徒、戍卒北上,是大王之意,秦楚戰于淮陽,糧草運輸乏人。故而不只南郡,漢中郡、南陽郡也在征召之列。三郡刑徒戍卒,都要在南陽郡方城縣集合,再由南陽郡郡守、方城縣尉一同率領。我在南陽郡任職過,與方城縣尉有舊,這封書信,或可惜助你抵達軍中后,得個好差事。”

  這倒是意外之喜,黑夫接過來一瞧,卻見那木牘上寫著黑夫精通兵事,擅長練兵云云,還蓋了杜弦的私印。

  他連忙稱謝,雖然秦國很大程度上杜絕了山頭主義,但卻無法杜絕人情,有人推薦和沒人推薦,境遇可能天差地別,這份木牘,算是黑夫北上后的敲門磚!

  說話間,杜弦的公務又來了,鄢縣的戶口也比安陸多了兩倍,相應的,要忙的事也無形中多出來許多,杜弦便讓共師替自己送黑夫出城。

  “鄢縣的四百戍卒、刑徒也將北上服役,共師,你帶著黑夫過去,將他交予左尉,明日就一同上路,路上也能多個照應……”

  ……

  黑夫隨共師出了官寺,二人騎著馬往城門走去時,他的目光卻被一旁的城墻吸引了。

  為節省人工、材料,秦國很多縣城的“官寺”會建在縣城的西北角或東北角,這樣,利用原先已有的城墻,只需要再分別向外引出兩道墻垣,就能把“官寺”包在里面了。

  鄢縣的“官寺”就在城之東北角,但黑夫注意到,這里的城墻,比邊上的要嶄新許多,放目望去,足足數百步內,土墻的顏色都與其他地方的不同,是新壘起來的黃色土垣,而不像其他一樣,是褚紅色的舊墻。

  他指著那段明顯新修的城墻道:“這莫非便是當年武安君攻城所破……”

  共師表情卻有些復雜:“不錯,這就是當年武安君伐楚時水攻鄢城,浸泡沖潰的那段城墻。”

  這件事黑夫早有耳聞,據說五十多年前,南郡還是楚國的王畿地區,核心腹地,沒有任何人會想到,這里會在一年之內忽然被秦國占領……

  創造這個軍事奇跡的,就是武安君白起,當時秦楚大戰,白起卻只帶著數萬之眾,沿漢江東下,出敵不意突入楚境。

  當時的情況是,秦軍孤軍深入,只能因糧于敵。而楚軍本土作戰,號稱持戟百萬,支援源源不斷。

  但秦人拆除橋梁,燒毀船只,自斷歸路,以示決一死戰的信心。而楚軍因在本土作戰而有后顧之憂,貴族貪生怕死,將士只關心自己的家庭,沒有斗志,竟無法抵擋秦國銳士的猛攻,故節節敗退。

  在司馬錯偏師的配合下,白起帶領數萬秦軍長驅直入,一直打到了當時楚國別都鄢城。

  鄢城是拱衛郢都的軍事重鎮,楚人早已集結重兵在此,企圖阻止秦軍南下。

  白起則利用夷水從西山長谷奔出,流向東南的有利條件,在鄢城西邊百里處筑堤蓄水,并修長渠直達鄢城,然后開渠灌城,鄢城的東北角在河水沖擊浸泡下,不久就破損,大水入城,遂為深淵……

  “那一戰之后,整個南郡就歸屬秦國了。”

  共師笑道:“武安君至今余威仍在啊,提及其名,能使鄢城嬰孩止啼……”

  “余威?我看是余臭吧!”

  這時候,一個年輕人雙手抱懷,恰好站在城墻邊上,聽聞共師此言,不僅勃然大怒,立刻過來拉住共師的馬,仰頭對他小聲說道:“叔父,你莫不是忘了,當年水潰城東北角,鄢城軍民隨水流死者,十數萬人!城東皆臭!我羋姓共氏也在那一仗里,幾乎舉族死絕!”

  “住口!我當然記得,不用你提醒!”

  那年輕人口不擇言,共師勃然變色,壓低了聲音怒斥道:“汝小子再妄言,真要害死共氏一族!”

  他急忙回頭,看到黑夫還在后面,偏頭看著城墻,仿佛沒聽到二人對話一般,這才松了口氣,瞪了年輕人一眼,轉而對黑夫喊道:“黑夫亭長,這是我侄兒共敖,十月份時剛做了個小小求盜,也要押送戍卒北上服役,這一路上,還望亭長多照應他!”

  PS:再通知一下,本書3月1號上架(后天),到時候希望各位至少能給個首訂,上架后會加快更新。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遂宁市| 江源县| 南江县| 泾阳县| 南郑县| 甘泉县| 米泉市| 礼泉县| 陆丰市| 静乐县| 景洪市| 富宁县| 红原县| 花莲县| 正安县| 比如县| 黎川县| 修文县| 屏南县| 卢龙县| 达州市| 武清区| 平潭县| 屯门区| 鄯善县| 宜春市| 宜兰市| 昌乐县| 化隆| 奉贤区| 名山县| 灵武市| 河间市| 监利县| 神农架林区| 尼勒克县| 河北区| 淳化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