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秦吏 > 第66章 監守自盜
  臘月十一,舂時(17點-19點),湖陽亭外,黑夫正在對季嬰、魚梁二人耳提面命。

  “你可要記住了,此行絕不容有失,不能讓此人跑了,若是沿途遇上車馬,立刻出示我的二尺牘征用!到了縣里,先去縣丞官署叩門,找到夜里值班的令吏,將此事的前因后果說清楚!并請求令吏,立刻派人去朝陽里!你能做到么?”

  “黑夫兄弟放心,我知道事情輕重!”

  季嬰難得嚴肅下來,鄭重地拱手,然后便和另一名亭卒魚梁一起,押解著雙手綁上繩子的公士去疾,沿著道路向北走去。

  黑夫看著三人遠去,若有所思。

  他壓根沒料到,今天中午,朝陽里門前,那個端著陶碗扒飯,看似憨厚樸實的里監門,居然與一起團伙盜墓大案有脫不清的干系!

  這可是監守自盜啊!

  但去疾只聽那些盜墓賊說,夜里去找那里監門云云,那里監門如何與盜墓者勾結,是提供協助,為他們轉移贓物,還是親自參與盜墓?卻語焉不詳。

  光靠這種模棱兩可的口證,黑夫是沒辦法立刻去朝陽里抓人的,而且動了里監門,可能會把那些個不知行蹤的盜墓賊也統統嚇跑了,反倒不美。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所以他才讓季嬰、魚梁連夜將去疾押往縣中——去鄉里黑夫不放心,但凡里吏,在鄉邑多多少少都有些舊識門路,還是縣里的獄掾、令吏靠譜些。

  求盜東門豹這時候過來了,問道:“黑夫,投書者已經押走了,那吾等要做什么?等著縣里來命令么?”

  “此去縣城要兩個時辰,令吏派人過來,至少是明天一早了,不能等。”

  “那怎么辦?”

  黑夫道:“去疾也說了,他當日聽那些盜賊言,所發墓穴很大,不易發掘,已經挖了好幾天。本來臘祭日前后就能挖開,將里面的陪葬物取出,誰料連續雨雪,才不得不停下。如今天氣晴朗,外面的雪也快化了,他們也該繼續動手了……此事他們不敢光天化日下做,只能在夜里偷掘。”

  “亭長的意思是……吾等要連夜去那墓地附近,緝拿盜墓賊?”

  利咸也打起了精神來,這種大案,若能破獲,妥妥是大功勞啊!

  “沒錯,時不我待,去疾雖然沒有暴露,但今日吾等登門抓人,那里監門或許會有所警覺,一定會告知盜墓賊。如此一來,盜墓者有兩個選擇,一是謹慎起見,停止發穴;二是徹夜趕挖,將里面的陪葬物挖走賣錢……”

  小陶道:“若……若是他們,膽,膽小……不挖了,那豈不是……”

  黑夫笑了笑:“但凡為賊者,要么是被逼無奈,要么是膽大狂徒,希望他們選擇冒險。吾等便去碰碰運氣……東門豹、利咸、小陶!”

  他嚴肅下來,連連喊了幾人名字,三人立刻應諾!

  “汝等隨我去亭中,挑選兵器,立刻就過去,來一出人贓俱獲,然后再順藤摸瓜,查清朝陽里里監門的罪行!”

  ……

  19點到21點這段時間,在秦國的十二時辰中,被稱之為“牛羊入”,顧名思義,天色黑了下來,鳥兒回窩,放牧在外的牛羊也要被趕入圈內。

  朝陽里里監門名叫“伯毋”,每天的這個時候,他都要守在里門邊上,笑吟吟地看著那些出門放牧、漁獵的里人一個個回來,點清出入人數后,才將門緩緩關上。

  牛羊入一過,里門將不再開放,里中任何人都不允許進出,就連里正、田典也不行。

  除了一個人。

  那就是里監門自己。

  月兒悄悄爬上柳梢枝頭,待夜色漸深,整個朝陽里的薪火都黑了下來,大多數里民拖著疲憊的身體上榻安寢后,本已緊閉的里門,卻慢慢地打開了一條縫……

  里監門伯毋出了里門,在寒風中籠著袖子,很不耐煩地走來走去,似是在等待著什么人。

  過了大概半刻,終于有個人影沿著里墻,躡手躡腳地走了過來,輕咳了一聲。

  伯毋看到了他,怒道:“怎么現在才來!”

  “哈哈,伯毋勿怪,吾等吃了點酒,耽誤了些時間。”

  卻見此人約有三旬,紅臉短須,穿著一身短衣束袖,只是外面卻披著一件明顯是死人才穿的左衽深衣……

  伯毋瞪大了眼睛,低聲斥道:“敞,你這廝,發穴扒出來的東西,也敢穿身上!被人瞧見如何是好?”

  “這有什么。”

  那赤面盜賊敞卻不以為意,他舉起手,讓深衣的寬袖在夜風吹拂下微微擺動,得意地說道:“與其讓不知寒暑的死人穿著這好東西躺在棺槨里,還不如讓吾等無衣無褐的窮人借來用一用,只可惜好多都朽壞了,不然,我當給伯毋也帶一件帛衣……”

  “廢話少說。”伯毋看了看周圍,繼續道:“我今夜讓你來,是要告知汝等,那墓穴,再掘不得了!”

  敞的面色立刻就陰了下來,問道:“為何掘不得?”

  “汝等聽我的便是。”

  敞卻不聽了,他冷笑道:“伯毋啊伯毋,最先明明是你聯絡吾等,說朝陽里、小箐里之間的荒野上,似有墓葬,左右都沒有田地人家,可以發穴。”

  “不但如此,你還利用職務之便,為吾等提供工具,藏匿掘出來的明器,慢慢送到鄰縣去賣錢。現如今,那幾座周邊小墓已經挖空,得金卻不多,只剩下最里面的大墓,眼看就要挖開,讓吾等都能發財,你卻反悔了?”

  “不是反悔。”伯毋連忙解釋道:“之前這湖陽亭不是連亭長、求盜都空出來了么,眼看無人管事,我才讓汝等乘機發穴,可如今卻不一樣,你可知道,那湖陽亭來了個新亭長!”

  “有亭長來了又如何?”

  敞面露不屑:“吾等在新市縣也掘過墓,一路走來,沿途不知遇到了多少亭舍,但只要晝伏夜出,鉆蒿草里躲避,那些個亭長,也奈何不得吾等!”

  “這亭長不一樣。”伯毋道:“他前個月才在附近徒手抓了三名盜賊,本事了得,今天還突然來朝陽里巡視,將我嚇得半死,還好只拿了一個在縣城拾了遺錢的公士……”

  “有人聲稱,公士去疾在縣城服役時,拾了地上掉落的錢,需要帶他回亭部詢問“。這是黑夫帶他走時對朝陽里眾人宣稱的罪名,雖然當時他還不知道里監門的貓膩。

  因為在秦國,律令規定,撿錢不交公也犯法。所以除了去疾的妻子哭哭啼啼地說自家良人絕不會做這種事外,里中眾人并無太大懷疑……

  里監門也以為,自己的事無人知曉。

  二人繼續在門邊商議,卻無法達成共識,伯毋謹慎,覺得不能再冒險,先停下來。敞卻認為,他們一伙人晝伏夜出辛苦了那么久,眼看就要大功告成,豈能這時候放棄?

  期間,里中不知誰家的狗突然叫了一聲,嚇了伯毋一大跳,見說服不了敞,他只能自己退一步,說道:

  “那汝等今夜乘著雪已化盡,速速掘墓,將那墓中值錢的物件取出,而后將墓穴封上,把我那一份留下,便快些走罷!有那黑夫在,此地,不可再久留!”

  “一切便如伯毋所言。”

  最后,敞走之前,伯毋還指著他身上飄乎乎的深衣,面露嫌惡地說道:“往后休得穿著此物來見我,我奉勸你也少穿,小心……”

  “小心什么?惡鬼纏身?伯毋如今又信鬼神了?”

  敞卻是個不怕的,他是個盜墓慣犯了,作踐過不知多少墓穴,昔日高高在上的貴人,如今不過是枯骨一具,天罰鬼懲?在哪呢?

  他輕蔑地笑了幾下,拿著伯毋給他的一包食物,扛著三把新鐵鍤,朝月亮升起的方向,緩緩走去……

  ……

  與此同時,湖陽亭內的眾人,也已收拾妥當,整裝待發……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长春市| 广安市| 温泉县| 阿城市| 巩留县| 张家口市| 白玉县| 东丽区| 郁南县| 富平县| 密云县| 弥渡县| 涿鹿县| 新晃| 凌云县| 全州县| 天峻县| 黄大仙区| 米脂县| 淅川县| 留坝县| 栾川县| 平乐县| 西丰县| 堆龙德庆县| 宜兰县| 富平县| 万年县| 泗阳县| 广平县| 江源县| 石城县| 天台县| 林甸县| 叶城县| 镇远县| 会理县| 榆树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