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秦吏 > 第915章 為何而戰?
  站在洛水東岸,楊喜能看到浩浩蕩蕩的秦軍在西岸排列,好似一塊塊方豆腐——這也是膠東傳過來的新事物,各部隊跟隨各自都尉,分批渡過幾座浮橋,又在東岸列陣以待,防備六國群盜反撲。

  楊喜等人,則是整個大軍的最前沿,分散在方圓百里內,偵察任何風吹草動。

  一名騎長攜帶軍令,縱馬而來,朝楊喜拱手道:

  “楊率長,君侯大軍已渡濟,李、駱兩都尉令吾等前往蒲坂方向查探敵情!”

  楊喜頷首,吹著銅哨,讓自己身邊游弋的屬下們集中起來。

  “向東,去蒲坂。”

  四蹄奔走,馬臀涌動,楊喜位于最后——這是騎兵行軍的慣例,作戰之時,他便要換到最前方去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楊喜升官了,他原先只是一個管著五個人的“騎長”,現在卻因在藍田率先投誠,引發王離軍大崩潰的功績,連升兩級,成了統轄一百騎的“騎率”。

  過去半個多月,藍田的故秦降卒接受了北伐軍的改編,早在楊喜剛投誠過去時,護軍都尉季嬰便對他講了北伐軍的政策:

  “汝等棄暗投明,武忠侯令吾等竭誠而迎,今后不論故秦人,新秦人,皆是一家人。武忠侯對待投誠之兵,與南郡舊部并無兩樣,汝等只要盡力效命,自然前程無量,富貴有望!”

  當時見楊喜還比較拘謹,季嬰甚至安慰他道:“勿要有甚顧慮,汝雖年輕,然汝父輩也曾為始皇帝掃平六國,與武忠侯乃是不相識的袍澤,往后仍并肩而戰,同仇同澤!”

  于是那些天里,楊喜等人就天天聽北伐軍的軍法官用飽含南方口音的雅言講課,讓他們“憶苦思甜”——憶胡亥當政之苦,思往日政治清明,大秦在始皇帝旗幟下百戰百勝之甜。

  一遍遍向他們強調,之所以會有這場內戰,天下人之所以受苦,皆是胡亥、趙高之過也。

  過了幾天,傳來了咸陽不戰而下,胡亥身死的消息,武忠侯完成了靖難,成了大秦攝政,并宣布了大赦、減租等一系列政策,秦地望風而降,這下降卒稍微安心。

  不過,當時五百長以上官吏被單獨隔離,并有謠言在軍中傳播,似是北伐軍欲將降軍官、兵分開,這讓楊喜等多了一層擔憂:大多數北伐軍吏南方口音極重,與關中人雞同鴨講,難以交流,往后連聽個軍令都要扯上許久,何況其他。

  但最終,黑夫只是將李良等裨將級別的替換閑置,都尉以下仍維持,這讓降卒不至于吏不知兵兵不識吏,稍加改編后,便成批拉到驪山,以看管十七萬刑徒。

  楊喜等騎兵則被集中起來,以彌補北伐軍車騎之不足,他們被集中到渭北,當時眾人多有腹誹,都想回家,還是武忠侯專門派了一批軍法官來,描述六國遺貴所率群盜,在西河所犯的罪行,以及宣揚接下來,他們究竟要”為何而戰!“

  “救我被擄民人,復我西河之土,還我秦川之寧。不特為公子公主雪被辱之恨,且為西河百姓,報枉殺之仇!”

  每一點,都騷在故秦人的癢處,如楊喜,他家鄉在寧秦縣,就在西河邊上,倘若不擊退六國群盜,下一個遭殃的,不就是家里的母親兄弟,鄰里親眷么?

  那就打罷……

  就這樣,楊喜督著一百騎從向東進發,在百余里的范圍內,還有十多支騎隊執行和他們類似的任務。

  他們的第一站,叫商原,也叫商顏,這兒有萬余頃鹵地,且河岸善崩,本該是窮苦地方,但因為原下有泉,水味咸苦,羊飲之,肥而肉美。使得商顏成了畜牧的好地方。

  “苦泉羊,洛水漿,可聽說過?”

  據手下一個當地籍貫的騎長吹噓說,一勺肥美的羊肉羹,泡著近十年來在關中盛行的烤膜,那滋味真是賽過仙人,本地羊肉甚至直供咸陽宮御膳,供皇帝陛下食用,當地人頗為自豪……

  但如今的攝政武忠侯,恐怕暫時吃不上商顏的羊了。

  可楊喜他們到達商顏時,發現此地早非昔日富庶安寧,鮮血濡濕了入邑的橋頭,沿石塊的紋路擴散開來,匯入溝渠,流到井邊,那兒惡臭陣陣。

  楊喜探頭往里一看,卻見這深達四十尺的深井里,塞滿了密密麻麻的尸體,甚至有赤身裸體的女子,為人驚擾,一時間蚊蠅亂飛,好似掀起一陣沙暴。

  盡管見慣了刀兵血流,甚至能面對露出白骨的袍澤面不改色,但這一刻,楊喜幾欲作嘔。

  據逃到附近山中的商顏人說,在六國群盜抵達前,鄉嗇夫盡自己所能,撤出了大多數黔首,老嗇夫自己,則披上未穿多年的甲,持戈守在橋頭,擋住了群盜的前鋒,最終力戰而亡,他和一眾鄉卒的頭顱被插在橋頭木樁。

  十室之邑,必有忠士,楊喜讓人將橋上的頭顱取下,妥善安葬,又推倒墻垣,填平了井。

  至于本地的群羊,也早被饑腸轆轆的六國群盜分食殆盡,只剩下一堆羊毛羊骨散落在他們的營地故壘中。

  本地籍貫的騎長未能找到他的家人妻兒,也不知是逃了還是死了,伏在被烈火摧毀的家宅前久久不起,楊喜過去拍了拍他。

  “吾等必將群盜驅逐!”

  他們離開商顏,繼續向東疾馳,一路上所見許多里閭燃起了大火,那是六國群盜撤退時所放。

  一些逃入山林河澤的本地黔首已歸來,瘦骨嶙嶙的他們,只能眼中含淚,無助地看著家園燃燒,廬舍化作火海。

  有個瘦削的青年呆呆地看著這一幕,一咬牙一跺腳,單膝跪在路邊,請路過的秦軍騎從帶他走,他要追上群盜,為死難的家人報仇。

  但被楊喜拒絕,叫青年等待武忠侯大軍,學著季嬰都尉的話道:“北伐軍需要每個能拿起矛,扛動盾的青壯。”

  又向前十余里后,一片豐饒的農田出現在眼前,微風吹拂,麥浪陣陣。

  一批與他們數量相當的車騎,也赫然出現在面前,他們正在劈砍一座小溝壑上的橋梁,放火焚毀道旁黃橙橙的粟麥,這是為了延緩秦軍大部隊的追擊速度,并毀掉西河的糧食。

  “是六國群盜的斷后斥候!”

  眾人眼前一亮,苦追多時,他們終于逮到了敵人的尾巴,敵軍大部隊,只怕離此不遠了。

  對面的六國群盜也發現了楊喜等人,立刻重新集中,開始列陣——立刻撤離才是明智選擇,但這半年來每戰必捷,楚軍有些飄了。

  “抽刃!”

  楊喜大聲命令五騎調頭,去向騎兵都尉匯報情況,自己則帶著剩余人結陣。

  他們亦無退卻的余地,大軍有大軍的戰斗,斥候也有斥候的交鋒。

  半個月前,楊喜作為王離軍中的斥候騎長,曾遇到過一群北伐軍斥候,那時候,他卻毫無戰心,反而將降書包裹著石頭,重重扔了過去。

  那時他的,失去了亮劍的勇氣。

  記得剛投誠后,北伐軍的軍法官曾問過降卒們一句話。

  “汝等從胡亥之召,與北伐軍為敵,可曾想過,自己為何而戰?”

  當時,楊喜答不出來。

  他的祖輩們,知道自己為何而戰:

  為了響應君父號召,報西河百年之恥,為了使諸侯不再卑秦,這是老秦人的骨氣!

  他的父親,也知道自己為何而戰:

  為了始皇帝的夢想,為了軍功爵而戰!

  而他們這代人,成長在一統后,卻連徭役田租都應付不過來,當服役再無利益可言,人們也漸漸失去了祖輩的戰心。

  只因為官府的征召令,和逃役的嚴苛懲罰,被迫離開家園,踏上戰場,軍吏天天喊著平叛立功,眾人卻毫無興致,念著身后的家。

  而現在呢?

  為何一度喪失戰心,丟掉武器的他們,要重新拾起兵刃,站在這面旗幟下?

  “汝等可知,這是何處?”

  楊喜咬著牙,盯著遠方耀武揚威的六國群盜。

  “此乃吾輩之鄉!”

  這是黃土一望無際的秦川,這是他們的家!

  是誰給你們的勇氣,在此胡作非為?

  吾等為何而戰?那個問題再度縈繞在楊喜心中。

  “不為君王之榮。”

  “不為官府之律。”

  甚至不為軍功和虛無縹緲的榮耀。

  秦人為自己而戰。

  秦人為家園而戰!

  楊喜亮出了自己的劍!

  它或許一度塵封生銹,難以出鞘。

  但今日赫然亮出,依然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一度失去的勇氣,回來了!

  隨著楊喜,故秦騎從們刀劍出鞘,百余騎從躍馬而出,沖向敵人,喊出了他們的新口號!

  “保家衛國!”

  “保家衛國!”

  ……

  PS:趕在開船前最后一分發出來,有點匆忙,有錯字記得留言。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共和县| 铜川市| 马山县| 和政县| 兴城市| 南陵县| 石河子市| 泰兴市| 吉木萨尔县| 鸡西市| 云和县| 上蔡县| 读书| 衡阳县| 新宁县| 浏阳市| 金沙县| 轮台县| 平凉市| 克拉玛依市| 霞浦县| 同德县| 岑溪市| 合肥市| 德化县| 华亭县| 新疆| 江永县| 丹巴县| 柞水县| 南溪县| 寿阳县| 镇沅| 高邮市| 温泉县| 汝阳县| 渝中区| 樟树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