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夜,市最奢華的別墅區嵐山城最頂部的移動別墅里,莫唯拿著手中的資料,仔細地看著上面的內莫,每個文字,每個數字,每個標點,都不放過,而最重要的,是最下面的一行字。

  葉思泉與莫唯的相似度在是90,他和那個小家伙的如此相似,那孩子又叫她媽媽,這就更加不用懷疑,葉思泉確確實實是她為他生的兒子。

  而親子鑒定報表下,還有幾份文件,是有關于葉梓萱的。

  期間描述了兩次車禍,第一次的時間剛好就在他被爺爺安排去出差之后的第二天,她乘坐的公車被一輛大貨車追尾,而坐在公車最后一排的葉梓萱受了重傷,至于在那家醫院治療,他的手下查不出來。

  第二次車禍是在四年前,她帶著葉思泉從機場回來,一輛貨車撞上了她做的出租車,她為了保護孩子,頭部受了重傷,差點變成植物人,最后奇跡般的醒了過來,卻忘掉了過去所有的一切,甚至連自己用性命保護的兒子也都忘記了。

  難怪會把他忘得一干二凈,原來是出了這么嚴重的車禍。原本還因為一直找她不到而埋怨她的情緒,在知道那個時間里,她先后出過兩次車禍之時,竟再也責怪不起來了。

  又如何能責怪她,她并非刻意躲著他,而是因為意外而把他忘記!

  只是……為什么,他會找不到她?

  這些年,一直居住在一個城市,她沒有改名,沒有還工作,雖然換了公司,卻無法構成阻礙他找到她的障礙。

  究竟是誰,會這般厲害,竟然把他想要找的人,掩藏在他的眼皮低下……

  莫唯捏著手中文件的手,逐漸的用力,腦中想到了一個人,童蕾……這個女人,是唯一個有能力這么做的人。

  一想到童蕾,莫唯就想到了葉梓萱在五年前所經歷的那兩起車禍,想必也不是意外,而是人為的吧!

  五年來對葉梓萱無止境的責備與埋怨,在意識到這一點之后,竟全然消失了,怎么能去怪她呢!?那個時候的她,也不過二十歲而已,二十歲的年紀,如何去承受那些來自他家和童蕾家的壓力?他當初就不該聽爺爺的話,不該相信爺爺說只要他出差,把公司的事情處理好,就同意他們結婚。

  他太相信爺爺了,就這么的中了爺爺的調虎離山計,再回來之時,不是爺爺不同意葉梓萱嫁入莫家,而是,葉梓萱失蹤了,只給他留下一封她簽過名、蓋過手印的離婚協議書,他就這樣的,被離婚了…

  莫唯對葉梓萱的心疼,從昨晚開始,就一直在成倍成倍的增長,對她的心疼,對自己的自責,對童蕾的厭惡和對爺爺的反抗,都在昨晚,變得越來越強烈。

  “您請坐!”葉梓萱做了個請的手勢,示意莫唯坐到她辦公室內的沙發上。

  “謝謝!”

  “您的咖啡涼掉了,是要繼續喝咖啡還是茶!”

  “不用了,我是來跟你談車保險的事情的!”莫唯一改前晚咄咄逼人的態度,到是讓葉梓萱有些措手不及。

  “那么請問你是打算為那部車買保險,可以把情況跟我講一下,我先給你算算保費……”葉梓萱熟練的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個文件夾,打開,拿出一份文件推到莫唯面前,“這是我們公司情況,您可以看一下!”

  莫唯看一眼被推到自己面前的文件,唯一的感覺就是,五年過去了,她竟沒有之前那般積極了,還是因為手中的客戶很多,所以不再費力跟客戶解說他們公司的情況。

  “有不明白的地方,我再跟您解釋清楚!”葉梓萱依舊保持著合宜的微笑。

  “我是想把我們公司包括我的車和所有員工的車,都在你這里購買保險!你現在就給我算一下吧!”莫唯有惡作劇一般的雙手合十,往椅背靠去,看著葉梓萱。

  “請問貴公司其他員工的車險都之前也是貴公司作為福利購買的么?”一般情況下,很多公司都會以這項作為福利,替員工支付一部分的車險,或者是全額支付,所以葉梓萱想了解清楚。

  “之前都是他們自己購買的,因為我們每年都有一次長達一周的國外旅游福利,所以車險在我們公司不是福利!”莫唯淡淡回答,他也是想了很久在想到這一點的,以她負責的個性,自然是不會讓客戶吃了虧,而他手下的員工車險都是自己購買到,投保時間自然是不一樣的,如此一來,把所有公司員工的車險都交給她,今后兩人接觸的機會自然不會少。

  “也就是說他們的投保時間不一致!”葉梓萱只覺得有點麻煩,因為在舊保單到期,而新保單未出好的這段時間里,倘若不出什么意外自然是沒事,可剛好不巧地在這段時間出意外的話,那就一點保障都沒有了,所以,要把那么多部車

  的保單調為一致,就只能在就保單到期之前投保,而這樣的話……是不會有人同意的,畢竟就保單的錢已經出了,沒有必要在沒到期之前就去再買一分已經生效的保單,這不是浪費么?別的業務員會做,但是葉梓萱不會,這是她的原則,身為業務員,不能只考慮公司和自己的利益,客戶的利益也是同等重要的,達不到雙贏,在商場上還是一樣的失敗。

  “嗯!”莫唯點點頭,而后繼續,“我是打算幫他們購買的,我想他們也會愿意,但是,我不想出太多冤枉的錢……”

  “我明白!”葉梓萱點點頭,自然是明白莫唯話中的意思的,“我今天下午會到貴公司去了解一下貴公司員工的車子情況,然后分別給你算一分車隊車險的保費和分開購買的車險的保費,到時候您再做選擇可好?”

  “這樣最好!”莫唯點點頭,要的就是她出入他的公司,要的就是她重溫一下當年她們在一起所經歷的事情。

  “那行,我下午就過去!”葉梓萱點點頭。

  “好!”莫唯說著站起來,既然目的達到就不該故作停留,這不是他慣有的作風,“我等葉小姐!”

  “好!”葉梓萱也站起來,握住莫唯伸過來的手。

  “萱姐……”葉梓萱才剛把莫唯送走,辦公室內其他同時就好奇的湊過來,“莫總是不是要在我們公司買保險啊!”

  “是替他自己的車買吧,他有多少部車啊……”

  “是替他們公司的員工買的!”葉梓萱捏捏眉心,飛訊那么大的一家公司,員工又那么多,差不多是所有的員工都有車,這個單子雖然大,可也不是那么莫易消化的,莫唯自己也說了不想花愿望的錢,也就是說,如果價格不合適的話,他很有可能不會在她這里投保……

  “哇……”身邊的其他同事立刻歡呼,飛訊耶,那不是一般的小公司,能拿下那個公司的車隊,那這一年都可以不用做了……

  “還不一定會在我們這里投保的!”葉梓萱素來都是先做最壞的打算,單子還沒有送到客戶手中,就隨時有退保的可能,所以她送來都不敢保太大的希望。

  “一定要拿下一定要拿下!”幾個跟葉梓萱關系比較好的同事打氣道。

  “拿下這單算什么?拿下下單的客戶才最有本事不是么?”公司內一直看葉梓萱不順眼的吳媚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冷嘲熱諷,“就跟劉婷婷一樣不是很好么?跟自己的客戶好上,嫁入豪門,也就不用這么幸苦的在外面打拼了!哦……我忘記了,你跟劉婷婷不一樣,人家是大姑娘,你還帶著一個拖油瓶……想必莫總那樣的身份,是不可能會幫別人養兒子的吧……”

  “這做業務呢,就有做業務的樣子,該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重,若是認為自己有幾分姿色而利用這些資本去拉攏客戶,那干脆就不要做業務了,直接去賣好了!”葉梓萱可不是省油的燈,當下就給回了嘴,還不忘問問身邊的其他同事,“你們說是不是!既然性子都是一樣的,何必還跑業務這么幸苦!”

  “你這是什么意思呢?我隨時可以告你毀壞我名譽權!”吳媚當下惱羞成怒,柳眉一挑拍著桌子就站起來。

  “哎吳姐,你生什么氣啊……”原本圍著葉梓萱的同事立刻就走過去,“萱姐說的可不是你啊,誰不知道你都是憑實力拉的客戶是不是,你別對號入座啊,不然我們還以為你真的是靠自己的姿色……”

  “滾,都給滾!”吳媚豈會聽不出同事們的話中的意思,明著說是安慰她,其實是在冷嘲熱諷,說不讓她對號入座,其實就是利用葉梓萱的話在罵她……

  葉梓萱笑了笑,無奈搖搖頭,進了自己的辦公司,把該帶去飛訊的資料整理一下之后,領著包出門了。

  因為不是上班高峰,所以路上的車不多,葉梓萱的車速也相當的快,然而今天葉梓萱似乎特別倒霉,在一處拐角處的時候,竟差點與一輛同樣開得很快的蘭博基尼給撞上好,好在她眼尖手快,看到前面沒車,就立刻踩了油門沖過去,蘭博基尼只是從她的車尾給擦過去,應該沒有傷到里面的人

  葉梓萱把車停好了之后才發現,從蘭博基尼上下來的女人路走得搖搖晃晃的!

  葉梓萱下車朝她走去,這才聞到女人身上濃重的酒味。

  “小姐,你沒……沒事吧!”童蕾走向葉梓萱,漸漸的,就止住了腳步,酒意也在瞬間醒了幾分。

  這……這……不是……葉梓萱么?

  葉梓萱怎么會在這里?怎么會出現在飛訊附近,她不能出現在這里,要是遇到莫唯怎么辦?

  “我沒事……”葉梓萱走過去,“你也沒是吧!”

  “你叫什么名字!”童蕾沒有回答葉梓萱的問題,反問問了葉梓萱的名字,她不希望眼前的這個女人就是葉梓萱,最好是只長得一樣而已。

  “葉梓萱!”葉梓萱說出了自己的名字,“既然你沒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算起來,不算是她的錯,她的車速雖然快,卻還不至于到超速的地步,而眼前的這個女人的速度絕對是超速的,還酒后駕車,責任不該由她來負。而她趕時間,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樣的小糾紛上,更何況她的車是有保險的,這點小擦痕她還負擔得起。

  “你……”童蕾想追過去,仔細問問葉梓萱的情況,想確定眼前的葉梓萱是不是五年前的葉梓萱,卻因為喝醉了的關系,搖搖晃晃的在追到葉梓萱車子旁邊的時候,她已經開車走了。

  童蕾望著那輛甲殼蟲的背影,直到甲殼蟲走遠之后才回到自己的車里,掏出手機翻出一個很久都沒撥過的號碼,打過去。

  “您好,請問找哪位?”電話那邊傳來了一個蒼老的女聲,話說得有些許的吃力。

  “請問這個電話是葉江的么?”童蕾看了看電話上的名字,是葉江沒錯,怎么電話是一位老人接的。

  “小江啊,他……”老人在那邊竟哭起來,很幸酸地說,“小江他在半年前走了……”

  “走了?”童蕾瞬間反應不過來。

  “去世了!是腦癌晚期,在醫院住了一個月就去了!我的小江啊……”

  童蕾掛了電話,頓時清醒了,這段時間她一直在跟莫唯鬧離婚,把葉江

  給忘記了,難怪葉梓萱會出現在她的生活了,原來葉江死了!

  葉江居然死了,已經死了半年了,這半年里,一直在找葉梓萱的莫唯是不是就……

  葉梓萱出現在這里,是不是就是去找莫唯的!

  童蕾頓時完全清醒了過來,雙手顫抖地扭著車鑰匙,心理只想著一件事,那就是葉梓萱回來了,她回來了……

  不,她一直都在的,只是不能出現在莫唯的生活里而已,現在葉江死了,也就是說……

  童蕾小心翼翼地開著車,速度比噶剛才還快,在她抵達飛訊大樓的時候,果然看到剛才跟她的蘭博基尼擦身而過的甲殼蟲開進了飛訊的地下停車場。

  “葉梓萱!”童蕾快速地把車停好,沖到要進入電梯的葉梓萱面前,“你來這里做什么?”

  “很抱歉,這位小姐,我想我們之前不認識吧!”葉梓萱蹙了蹙眉,看著拉住她手臂的女人,只覺得今天遇上的這個女人實在是奇怪。

  “不認識?”童蕾盯著葉梓萱,這才想起來,葉梓萱在五年前出過車禍失憶了……所以面前的葉梓萱是什么都不記得了。

  “如果你想為剛才的車禍找我的話,抱歉我不奉陪!”葉梓萱一揮手,童蕾原本抓住她的手,也就被揮開了,“如果我記得么沒錯的話,你是酒后駕駛,況且在那個路口,你那個方向的紅燈是亮著的,我是正常行駛,也沒有超速……”

  童蕾不屑一笑,葉梓萱這么說是什么意思,以為她追著來這里是為了要修車費,她還不差那點錢。

  “你在這兒做什么?”電梯來了,童蕾卻擋在門口,質問葉梓萱。

  “工作!”葉梓萱耐著性子回答。

  “你在這里工作!?”童蕾瞬間神經緊繃!

  “你想太多!我……”葉梓萱只覺得眼前這個女人神經有問題,奈何此刻,她包里的手機想了,原本就不想跟童蕾糾纏,所以抱歉也沒說,就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上面的數字,這個號碼……

  “您好!我是葉梓萱!”葉梓萱按下接聽鍵,如果沒記錯的話,這個號碼,應該是莫唯的。

  “你現在在什么地方?”

  “飛訊地下停車場,正準備上去!”葉梓萱習慣性地環視了一下四周,這才發現了一輛賓利慕尚正從外面緩緩開進來,再看了一眼車牌,毫無疑問,那是莫唯的車。

  “墨!”看到了莫唯的車,身邊的童蕾立刻快步走過去,停車場內,立刻傳來她腳下高跟鞋嗒嗒嗒的聲音。

  但是,從車上下來的莫唯卻沒睜眼看她,徑直朝葉梓萱走來了。

  “莫唯,你給我站住!”童蕾有不好的預感,追著莫唯快步走到他面前,擋在了他和葉梓萱之間,“你敢去找她!你敢?”

  “為什么不敢?”莫唯雙手插入褲袋里,俯視著童蕾,“你以為你還能威脅我么?童蕾,五年了,五年的時間你明白是什么概念么?”

  “什么概念!?”童蕾不明白莫唯的話,臉上,卻有些許心虛一閃而過。

  “五年的時間,我已經可以脫離爺爺的掌控,五年的時間,飛訊已經成長起來了,不需要你爸爸的公司再為效勞了,五這過去的五年里,你沒有給莫家生下一男半女,爺爺也已經不喜歡你了……”

  “生孩子又不是我一個人的事……”童蕾只覺得委屈,五年前,她一直以為,只要自己嫁給莫唯,他們之間的關系就會慢慢變好,卻沒想到莫唯寧愿去外面找別的女人,也不愿意碰她,五年來,他們的婚姻不過是個軀殼而已,其實什么都沒有。

  “對!”莫唯得意一笑,“我就是不碰你,不讓你生下莫家的孩子,怎么樣?你這么想生莫家的孩子的話去找別人……哦,對不起,別人是找不了的了,我那可憐的弟弟已經死了,只能找我爺爺……既然之前你能讓爺爺逼我娶你,我相信你也一定有辦法替我生個叔叔……”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莫唯……”童蕾一直都知道莫唯不喜歡她,卻沒想到他會當著葉梓萱的面對她說這樣的話,當下面子就掛不住,揚手就一巴掌打在了莫唯的臉上。

  一個女人的力氣有多大?莫唯歪著臉,眼睛卻狠狠瞪著童蕾。

  “莫唯,我……我……我……”童蕾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莫唯的臉,支支吾吾的,話都不知道怎么說了,她打了莫唯,她竟然打了她最在乎的莫唯。

  “我希望你今后別來找我,我們已經分居六百九十九天了,才差三十一天,就剛還是七百三十天,這兩年都是平年,每年三百六十五天,所以,麻煩你別再在找我了,三十一天之后,我們的婚姻關系會自動取消,你就算不想離婚,我也可以單方面申請!”莫唯說完,越過童蕾,朝葉梓萱走去。

  “我不同意……我不同意……”童蕾害怕地抓著他的手,這只手,剛才還打過莫唯的臉。

  莫唯無言的推開了童蕾的手。

  “莫唯,別這樣對我,去求求你,別這樣對我……別跟我離婚!”童蕾的語氣已經到了最卑微的祈求了,可是莫唯卻無動于衷。

  葉梓萱靜靜看著,只覺得眼前的男人太過絕情,而他的妻子,太多可憐,一個女人,最悲哀的,不過是被自己的丈夫拋棄。

  她才來找他,他就在她面前上演一幕豪門少爺拋棄發妻的悲劇,實在是……

  葉梓萱無奈的搖搖頭,向來自己努力工作,靠自己的能力把小泉帶大還是明智的選擇。突然就想起了網絡上的一句話,女人,靠父母的話,就是公主,靠男人的話,就是王妃,唯有靠自己,才是女王。

  女人唯一能依靠的,還是只有自己,這個依靠,不會倒,永遠不會!

  “走吧!”莫唯已經走到了葉梓萱身邊,居然挽著她的肩膀轉身,朝電梯旁邊的另外一部電梯走去,從口袋里拿出一張卡,在電梯門旁邊的掃描區一點,不一會兒,電梯門就打開了。

  “莫唯,她什么都不記得了,什么都不記得了,你你為她還是以前的她么?她什么都忘記了,忘記了你們的感情,忘記了你們的一切……”就在葉梓萱被莫唯帶進電梯的之后,童蕾突然對著緩緩合上的電梯門大喊。

  莫唯的臉色一片陰郁,在電梯門完全合上之后,葉梓萱立刻離開了暴風雨會波及到的范圍,躲在了角落了。

  莫唯立刻轉頭看著角落里的葉梓萱,面色,還是剛才的陰郁,也不再說什么,而是轉過頭,面對著電梯門。

  這部電梯,是莫唯個人專用的電梯,此刻的目的地是飛訊頂樓的總裁辦公室。

  “總裁好……”出了電梯之后,葉梓萱一路聽著飛訊的員工在路過莫唯身邊的時候的一聲聲總裁好,他卻仍舊快步地朝自己的辦公室走去,頭也沒有點一下,使得那些一個個打扮得精致無比的辦公室們忍不住吐吐舌頭。

  最后,葉梓萱跟著莫唯來到了他的辦公室。

  “隨便坐!”莫唯做在沙發上,示意葉梓萱坐在了他對面,而后,外面的秘書送來了進門前莫唯要她送來的飲料,咖啡和橙汁!

  咖啡是給他的,橙汁是給她的!葉梓萱并未詫異,只當他是誤打誤撞,并不是之前就知道她喜歡喝橙汁。

  “謝謝!”葉梓萱很有禮貌的對秘書小姐道謝,她含笑離開之后,又對坐在自己對面的莫唯說,“那個,莫先生,我可以下去跟貴公司的員工……”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织金县| 竹山县| 湘乡市| 云安县| 新密市| 阿拉善右旗| 永昌县| 平遥县| 长宁区| 彭泽县| 奉贤区| 临湘市| 五家渠市| 潢川县| 抚远县| 靖边县| 修文县| 泰顺县| 临夏县| 裕民县| 渑池县| 儋州市| 临颍县| 廉江市| 肃宁县| 新平| 巍山| 宝清县| 泽普县| 云龙县| 中方县| 渭南市| 海伦市| 安西县| 普兰店市| 蒲城县| 北京市| 凤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