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可不是冉東林,被她吼吼、嚷嚷,甚至是嚇唬就會退讓。他是莫振浩,可不是被人嚇大的。莫振浩莞爾一笑:“我當然知道韓姨的本事。可我和麗珊之間結束了!”

  “不!不要……”冉麗珊聽到“結束”這個詞,就覺得異常的刺耳,抱著腦袋近乎尖叫起來。

  她的一生是平坦的、順遂的,幾乎沒有經歷過什么大風大浪。小時候上的是全花城最好的幼兒園、小學;再大些,也花高價就讀全花城最好的中學。只是她自小就對念書沒有好感,就喜歡打扮,在她五六歲的時候,她就已經學會怎么化妝,在愛美上分去了太多的注意力,導致她的學習成績總不近人意。沒能考上最好的大學,但好歹也進入花城藝術學院。

  莫振浩沒停留,上了自家的車,消失在視野里。

  冉東林愣在一邊,手里還捏著那張轉賬復印憑證。過了良久,他才說:“韓美玉,我就說這件事不妥!可你非不聽,非要借人家向我們家借錢的機會,讓人家娶你女兒。”

  就算訂婚了又怎樣,莫振浩現在還是反悔了。

  “我怎么了?我還不是為了麗珊好。誰知道丫頭太不爭氣,訂婚那么長時間,居然連個莫振浩都沒搞定,為什么她就一點也不像我生的女兒,連怎么拴住男人的心都不會……”

  冉麗珊坐在沙發痛哭流淚,咽咽啼泣,今晚知道振浩要來,還以為一切都已好轉,可頃刻之間又成了另一種模樣。她有了所有的心理準備,是嫁給振浩為妻。可唯一沒有想過的,就是面對失戀。

  她失戀了!被人甩了,她的父母卻在家里大聲的爭嚷。

  “如果不是你提出那個鬼主意,麗珊怎么會受到傷害。”

  “什么傷害?幸福都是自己爭取來的。莫振浩想解除婚約,沒這么容易。我偏要他娶麗珊,還要讓他風風光光地娶……”

  莫振浩已經把話說得很清楚了。

  冉麗珊只是哭,不是她沒主意,而是因為莫振浩心里就沒喜歡過她。

  “哭!哭!哭……你就知道哭。怎么就不知道想想辦法?”韓美玉用手鑿點著女兒的額頭,“莫家是多好的人家,以前莫振浩的才能是被他哥掩蓋了,可事實證明,他是有能力的男人。你連這樣的男人都看不住,將來還能嫁個什么樣的人家。不許哭了!給我振作精神,只要你媽在,天就塌不了,我一定會讓莫家娶了你!莫振浩這么做,一定有原因,如果讓我知道真相,我一定跟他沒完。”

  原因,能有什么原因?

  他不愛她,除非他心里有人了。

  是的,以前是她疑心。可這回,應該是真的。

  冉麗珊問:“振浩會不會愛上別人了?”

  韓美玉想了一陣,“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停了一會兒,“他想甩了你,沒那么容易。也不想想,你是誰的女兒?”

  韓美玉這話分明就是另有深意。冉東林輕嘆一聲:“算了。再說振浩也不會是我……”不想女兒再重復當年她媽的路,畢竟強人所難,看似他幸福,可他的心也在飽受煎熬。

  “冉東林,你給我閉嘴!這件事,我一定和莫家沒完。”韓美玉厲喝一聲,冉東林唯有住嘴的份。

  氣氛有些尷尬,現場不算平靜。冉麗珊繼續哭著,只是不再落淚,只有嗚咽聲,就像有人形容小孩子哭打雷不下雨一般。

  韓美玉說:“東林,你到樓下取車。我幫麗珊收拾一下……”

  麗珊和冉東林同時望著韓美玉,不知道她又干什么。

  她說:“不想娶麗珊是吧。我今兒就把麗珊送到莫家。哼――麗珊生是莫家的人,死是莫家的鬼。既然和她風風光光地訂了婚,想甩了她就沒那么容易。”

  冉麗珊哪里見過這樣的,居然要把她送到莫家去。

  冉東林說:“美玉,你可不要亂來。萬一到時候莫振浩還是不肯娶麗珊,你讓她往后怎么辦?哪有你這樣做母親的,把自己的女兒送上門去給人遭踏。麗珊,來,跟爸回房!”

  麗珊卻凝在原地,任冉東林怎么拉就是不動。她望著母親,在認真地想,其實這何嘗不是一件好辦法。

  莫振浩改變主意,不就是因為他們之間沒有夫妻之實,他不用替她負什么責任。她先住到莫家,就算是有名,再和他朝夕相處,也算是有實了。這樣一來,莫振浩就得娶她。也許這樣天天相處,就培養出感情來了。

  冉東林催喊:“麗珊,別聽你媽的主意……”

  “冉東林,你懂什么?幸福就是要靠自己爭取,莫振浩說解除婚約,我們就什么也不做了,任由他甩了麗珊。不行,我們要幫麗珊!”

  “你會害了她!”

  韓美玉雙手叉腰,面露狠色:“你不會懂的。照我們說的做,馬上下樓開車!你聾了嗎,叫你下去開車!”

  冉麗珊也有好些年沒見母親這么兇過。她不甘被甩,總想挽回些什么。從小到大,在她的生活圈子里,最親近的人就是霍天宥和莫振浩兩個男人,而她最終選擇的是莫振浩。她愛他,是她的初戀,除了他,她也沒想過要嫁給別人。

  麗珊走近父親,用手輕輕地拽拉了一下:“爸,下去開車吧。我和媽一會兒就下來!”

  冉東林見阻止不了,因為她們倆都拿定主意了,嘆了一聲,出了門。

  韓美玉替冉麗珊收拾一箱衣物,母女二人提上皮箱就出門。

  莫振浩回家不久,正陪著婕婕、妤妤姐妹倆玩耍。

  保姆跑了過來:“老板,麗珊小姐和她父母來了!”

  莫振浩心頭一驚:“你們倆在這里自己玩,叔叔下去瞧瞧。”

  不是已經說好了嗎,是的,他想開始新的感情了。夠了,如果對冉麗珊有感情,他不會這樣做,事實是從一開始他對冉麗珊就沒有那樣的感情。無論景荀是否會出現,是否有景荀的那番話,他都不會娶冉麗珊。最初答應訂婚,就是因為韓美玉說如不答應,就不借錢給他。雖然三百萬對于當時的莫氏集團來說能解燃眉之急,可他想借到的是圣瑞答應的那筆借款。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客廳里,韓美玉夫婦帶著麗珊,而他的父母正在一邊陪著說話。沙發旁邊,醒目地擺著一口皮箱。

  “冉叔叔、韓阿姨,我不是已經把話說清楚了,我要和麗珊解除婚約!”

  莫父抬頭,帶著責備地望向莫振浩。

  韓美玉笑了一下:“振浩的原因還真牽強得很,說是他們倆沒有共同語言。”

  他哪里有說過這話,分明就是韓美玉瞎編的。莫振浩知道韓美玉有些難纏,可怎么也沒想到韓美玉還有這等本事,撒起謊來,連眉頭也不皺一下。

  韓美玉說:“他們倆一直沒有時間相處,所以我想了一下,還是讓麗珊住到莫家來,讓她照顧你們二老起居飲食,也替振浩分擔一些。莫大哥、莫大嫂,你們不會有意見吧?”

  夫婦二個交換眼色,莫母還是覺得這事有些不妥:“麗珊畢竟和振浩還沒結婚,這樣不好。”

  “沒什么不好的。反正他們倆是要結婚的,就讓麗珊先住到莫家,也給他們多些了解對方的機會。”

  莫振浩還真沒見過有這樣的母親,居然會給女兒出這種主意。以為住到他家,他就得娶麗珊,拿他當三歲小孩玩了。

  “韓阿姨,我勸你還是不要有這種念頭。我的主意不會改!”

  韓美玉笑了一下:“想當初,你冉叔叔認識我那會兒,也對我說過類似的話。可最后,還不是娶了我,和我做了二十多年的夫妻。振浩哇,這話可不能說得太滿,許多事其實是可以改變的。”

  因為年輕那會兒成功了,就被韓美玉時常掛在嘴邊。動不動就說“幸福是要靠自己爭取的”,她那里是爭取,分明就是強取豪奪,她才不管呢,只要自己是幸福的、自在的,何必去管別人。

  莫家夫婦也覺得這事太不靠譜。對于莫振浩的話,他們還是要考慮的。雖然不同意莫振浩和麗珊解除婚約,可到底莫振浩的意見也很關鍵。身為父母,他們總不能逼自己的兒子娶不喜歡的女孩。

  莫振浩說:“韓阿姨,當初改變主意的是冉叔叔,而我不是他,我也不會改變自己的決定。既然把話說到這份上了,我就明白的告訴你們,我已經有女朋友了,我們彼此相愛,這才是我要和麗珊解除婚約的原因……”

  韓美玉已經猜到一些,頓時就跳了起來,指著樓梯口的莫振浩,罵:“你個陳世美!你已經和我女兒訂婚了,怎么能再做這種事情?你對得起麗珊嗎?她可是一心一意地對你,可你倒好,和她訂了婚,又和別人交往。莫振浩,你當我家麗珊是什么人?”

  莫振浩并不覺得有什么錯,原本不想這么說的,可他們還要把人送到家里呢。擺明了就是沒把他的話當一回事。“這結婚了還有離婚的。何況我和她只是訂婚。解除婚約其實是經過鄭重考慮之后做出的決定。別說我有女朋友,心里有別人了,就算沒有別人,我也不打算娶麗珊。我們不合適!”

  如若莫振浩知道韓美玉年輕時候的事,指不定會怎么說。畢竟,她可是最不光彩的第三者,還是用了那種方法懷上冉東林的孩子,然后逼冉東林拋棄了景秀母女。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金堂县| 冷水江市| 来安县| 彰武县| 墨脱县| 固原市| 望奎县| 永川市| 江门市| 固镇县| 深圳市| 湖北省| 太谷县| 澄迈县| 沾益县| 江门市| 南陵县| 朝阳区| 增城市| 格尔木市| 民勤县| 渝北区| 中宁县| 兴和县| 诏安县| 正宁县| 绵竹市| 南宫市| 蓝山县| 潍坊市| 常熟市| 玛沁县| 井冈山市| 文成县| 长子县| 镇雄县| 探索| 新竹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