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抗日之威殺奇俠 > 第二卷、滿洲烽火 第76章、山林飛越膽魄驚
  坂井柔說我們必須盡快想出辦法,時間長了,我們都會憋死在這里,這里只有這么大,我們八個人,氧氣很快就會用沒。李玉珍說過一會兒他們把洞口封了,我們肯定就完了。安平說你們千萬不要著急,一著急,就更想不出辦法了。我們都少說話,少活動,這樣消耗的氧氣會少一些。

  大家都不再出聲,靜靜地過了十幾分鐘,鄭天海突然說看來……看來只能是我再救你們一次了。安平說你有辦法出去?鄭天海說是的,我有辦法。齊小燕說你趕緊把你的辦法說出來,真能讓我們脫險,我們肯定領你的情。鄭天海說你們怎么領我的情?安平說現在我沒辦法跟你說,你也不要想著要挾我們,我可以向你保證,我肯定會領你的情。鄭天海說徐兄弟雖然年輕,卻很難對付,好,我也不讓你們保證什么,只要你記得我對你們的好就行了。李玉珍有些不耐煩,說好了,快說吧,你不知道夜長夢多嗎?

  鄭天海沒理會李玉珍,說你們有沒有手電?坂井柔說我有,一邊說著一邊把手電打開。手電雖然很小,但地下室里是完全黑暗的,那光還是把整個空間都照亮了。鄭天海拿過手電,走到地下室最里頭,認真看那邊的洞壁。安平走到鄭天海旁邊,一邊也認真看,一邊說鄭老板,這里難道有機關?鄭天海說應該有,呂大通和武強在這里待好多年,既然搞了這個地下室,絕不可能搞得這么簡單。

  安平和鄭天海在那里找了不到兩分鐘,鄭天海指著墻中間一塊地方,說在這里。安平在那上面敲兩下,聽到聲音有些空。安平說鄭老板,怎么才能打開?鄭天海說這應該是用磚壘起來的,不會太厚,憑你的力氣,肯定能推開。安平說好,我來試試。

  安平讓鄭天海閃在一邊,后退兩步前沖,出腳蹬在那面墻上。只聽砰的一聲,那面墻被蹬出一個小小的洞,一股清新的空氣撲到眾人面前,所有人都為之精神一爽。安平又連蹬幾下,很快開出一個一米見方的洞口。

  安平和坂井柔略一商量,眾人進入那個洞口,坂井柔和李玉珍在前,鄭天海和他的三個保鏢在中間,安平和齊小燕在后。那是一條高不到兩米的隧道,只走幾十米就到了盡頭,最前面的坂井柔推開一塊木板,八個人先后到了外面。這里是那面斜坡之后,不遠處就是另外一堆小房子。很顯然,義勇軍和匪徒在那邊也發生過戰斗,房子大都被燒掉了,看上去破破爛爛。

  第76章、山林飛越膽魄驚

  正當大家要松口氣時,安平突然看到高崗上一點亮光閃了一下,安平預料到了危險,大喊一聲臥倒,自己趴下去的同時,拉倒了旁邊的鄭天海和他的一個保鏢,與此同時,一顆子彈飛過來,啪的一聲打在一棵樹的樹干上,看子彈的飛行路線,安平動作稍慢,鄭天海那個保鏢的腦袋肯定會被打穿。安平見齊小燕和坂井柔李玉珍都沒事,放了心,說大家都別往起站,狗東西槍法厲害得很。那個保鏢說姓徐的,謝謝你救了我的命。安平說得了吧,你不恨我就行了。那保鏢說從現在起,我不恨你了。

  齊小燕和坂井柔背上一直背著狙擊步槍,安平說姐姐,把步槍給我。坂井柔匍匐到安平身邊,把槍遞給他。安平說琳琳,剛才開槍的在小崗上,交給我了,你注意別的方向。姐姐,你幫琳琳觀察。坂井柔說好的。李玉珍說我干什么?安平說你幫我觀察。

  四個人臨時組成兩個狙擊小組,開始與對方對峙。安平說鄭老板,你和你的人要是不想死,就趴著別動。鄭天海說好的好的,我們不想死,我們不動。

  李玉珍用望遠鏡看小高崗,看了半天卻什么也沒看到。安平也在用狙擊步槍的瞄準鏡朝那邊看。小高崗上也長著樹,不高,一叢一叢的,每一叢都可能是槍手的狙擊陣地。安平看準兩棵樹中間有一個空隙,起身以極快的速度閃過去,時間不超過一秒,那邊還是打過來一槍,子彈從安平身邊嗖的一聲飛過。安平心想這家伙槍法還挺快,就是準頭差了一些,要是自己或齊小燕有這樣的機會,肯定是能打到對方身上的。安平這時已經捕捉到那人的藏身之處是一大叢灌木,慢慢從樹中間探出瞄準鏡,看到那人身前是一塊石頭,槍架在石頭上。安平心想我先打你一家伙,就算打不到你的人,打到你的槍,也能把你嚇一跳,接下來我就有機會了。安平果斷地開了一槍,在瞄準鏡里,看到那把槍消失了。安平不敢大意,滾到三四米外另一棵樹后面,從樹后探出瞄準鏡認真觀察。這時他發現那叢灌木動了一下,接著看到一個腦袋。安平扣動扳機,那人立刻倒在了灌木叢里。

  一直離安平不遠的李玉珍說徐大哥,打得好。安平說你覺得還有沒有?李玉珍說肯定有,就算沒有狙擊手,別的人也會往這邊來。安平說說得對,我們要嚴密注意各處的動靜。安平轉向一直趴在地上的鄭天海的三個保鏢,說你們會用槍嗎?一個保鏢說會。安平說你們帶沒帶槍?保鏢說那天槍都被你們繳了。安平說姐姐,把你包里的槍給他們一人一把。坂井柔答應一聲,扔給三個人一人一把勃郎寧手槍。

  一個保鏢說這……這……你們,不怕我們……安平說你的意思是你有了槍想暗算我們?我們當然不怕,一是只要我們有人注意著你們,你們就連打冷槍的機會都沒有,二是我們現在有共同的敵人。還有一點,就是我信任你們,你們應該是知恩圖報的人。他們有可能對我們形成包圍之勢,多你們這三把槍,我們的力量就會強很多。不過,我有一點要求,就是一定要聽我指揮。那個保鏢說沒問題,我們一定聽你指揮。

  安平說他們人肯定比我們多,很有可能會對我們進行強攻,你們三個最重要的任務,是保護好鄭老板,同時也要跟我們進行配合。琳琳姐姐,還有李小姐,我們分別監視四個方向,實在頂不住時,我們可以撤回密道。三個女子同時說知道了。安平說我們隱蔽好,誰也別發出聲音。

  安平讓所有人別發出聲音,是想靠感覺判斷對方的情況,他屏了呼吸,靜了心,半閉了眼睛,認真感受四周的動靜。坂井柔跟安平一樣,也在感受著各處的情況。很快,兩個人都感覺到有人在慢慢接近,那些人在樹林里走得非常小心,幾乎無聲無息。當那些人離安平他們只有三四十米時,安平端起狙擊步槍,通過瞄準鏡很快找到一個人,一槍把那人打倒。安平打完那一槍立刻滾到旁邊,同時隨著一陣槍聲,從那個方向打來一排子彈,安平原來待的地方雜草一陣亂顫。安平又開一槍,槍聲立刻停了,那邊傳來一聲慘叫。

  接下來,齊小燕坂井柔李玉珍都開了好幾槍,三個保鏢則圍在鄭天海四周,趴在地上不敢亂動。對方的進攻明顯加強了,安平對面沖過來好幾個人,有的用沖鋒槍,有的用手槍,訓練有素,躬了身,借助樹木的掩護,一步一步慢慢逼近,同時不斷有人開槍。安平已經尋到幾個人的方位,看出左邊四五米外一棵樹后有很好的射擊角度,放下狙擊步槍,換成雙手各一把手槍,飛快地滾過去,先是隱在樹后,繼而猛地從樹后閃出,朝已經觀察好的幾個點連開十多槍。對面慘叫連聲,片刻后,再也沒有動靜了。

  鄭天海的一個保鏢看到了安平對敵的情景,叫了一聲好,從地上站了起來。安平大叫一聲快趴下,卻聽高崗那邊一聲槍響,那個保鏢一聲悶哼,撲通一下栽倒在地。安平滾到近前,見那保鏢頭上中槍,已經氣絕身亡。另外兩個保鏢再也顧不了許多,同時起身,舉槍向高崗那邊射擊,那邊又打過來一槍,一個保鏢也是頭上中槍。安平看到了對方的位置,扔掉五四式手槍拿起狙擊步槍,一槍把那個人打掉。

  安平說琳琳姐姐玉珍,你們怎么樣?齊小燕說干掉四個,坂井柔說干掉兩個,李玉珍說我這邊沒有人過來。安平說鄭老板,你覺得他們有多少人?鄭天海已經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我了好幾聲,嘴仍然在哆嗦。安平說虧你還做了好多年那樣的生意,就這點兒膽量。鄭天海說他們……他們……死了。安平對仍然活著的那個保鏢說你知不知道他們能來多少人?保鏢說我……我也……不知道。安平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兩個人,說對不起,讓你的兄弟送了命。保鏢說不……不怪你們,是……是他們太不小心了。

  坂井柔說我們怎么辦?安平說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繼續隱蔽,來多少干掉多少。坂井柔說我建議轉移到小屋那邊去。安平說現在不行,我們不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少人,也不知道他們還有沒有狙擊手,不管在什么時候我們都不能冒險。坂井柔說好吧,我聽你的。

  過了片刻,安平說這樣,你們還是守在這里,我出去搜尋一下,看看他們還有多少人,想怎么樣。齊小燕說哥,那不行。安平說放心,我肯定不會有事,很快就回來,你們一定要特別小心。齊小燕說我跟你一起去。安平說琳琳聽話,這里離不開你,你還是守在這里吧。

  安平不待齊小燕再說什么,拿了狙擊步槍,兩把五四式手槍都換上彈夾,整理了別在腰間的短刀和飛刀,閃身進樹林,很快就沒了蹤影。安平在密林中走走停停,不時或用感覺來感受,或用狙擊步槍觀察,動作極輕,不發出一點兒聲響,并保持樹枝盡量不動。行出五十多米時,安平終于搜到一個人,正當他瞄住那人要扣動扳機時,那個人卻不見了。安平心想這家伙動作倒是快,難道發現自己了?

  安平知道,這個時候是不能冒險的,于是伏低身體,不再向那邊看。一聲槍聲傳來,緊接著,安平聽到前面的樹枝間啪的響了一下。安平心想看來確實已經暴露位置了,而且那個人槍法相當不錯。安平忽然想到,此刻自己附近不可能只有那一個人,自己現在很可能已經在對方的包圍之中了。安平的心輕輕顫了一下,但馬上恢復了平靜,盡可能低地伏在地上,認真感受著四周的動靜。

  過了十多分鐘,安平感覺到左右兩邊都有人在移動,極慢極輕,正在向他這邊接近。安平向四周看了看,見左邊是一大片灌木叢,極密,子彈是不可能打過來的,右邊地勢稍有突起,決定先對付右邊的家伙。安平想到如果一擊不中,立刻就會被兩面甚至三面夾擊,但當此之時,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

  很快,安平感覺出右邊那個人離他只有二十多米了,那人加快了速度,已經不在乎是不是發出聲音,走路時碰掠樹枝嘩啦嘩啦直響。安平先判斷出大致方位,突然起身,用手槍雙槍齊射,瞬間打了八槍。可是那人看到了安平起身,閃得極快,這八槍沒有打中。

  安平心想好家伙,能在我的槍下逃生,看來真有兩下子。安平又伏在地上,一邊往彈夾里壓子彈,一邊考慮如何對付。安平的感覺放在了左右兩邊,眼睛則盯著前方和后方,包括枝葉極密的樹間。安平把子彈壓滿,把彈夾裝上,兩把槍都別回腰間,用狙擊步槍通過瞄準鏡先往前方看。看了片刻沒看到什么,同時覺得左右兩邊的人沒再向他接近。轉而看后面,很快在亂樹中看到一個模模糊糊的身影。那人端的是狙擊步槍,正在朝安平這邊瞄。安平暗自慶幸,心想自己哪怕晚發現那個人半秒鐘,自己就成了那個人的狙殺目標,老天有眼,現在是自己早于他發現了他。安平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子彈穿過濃密的樹枝縫隙,打在那人身上。

  那人沒有死,先是慘叫一聲,接著胡亂朝四周開了幾槍。不過安平這時再也尋不到他了,只能放棄,轉而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左右兩邊。很快,安平聽到兩邊的人動起來,目標不是自己,而是那個受傷的家伙。安平心想沒把那家伙打死,看來倒是幫了自己的忙,現在左右兩邊的人已經不把干掉自己當成目標,而是轉移到救護同伴上去了。安平決定追上去把這三個人全干掉,雖然會有極大危險,但這個險是值得冒的。安平想起鄭天海說北天公司有三個很厲害的高手,心想這三個人有可能就是那三個高手,能一舉解決,實在是最好了。安平也開始往那邊移動,他不敢明目張膽,而是隱蔽而行,盡量不讓那兩個人發現,同時卻力求發現那兩個人。

  很快,那兩個人就在林中全速前進了。沖到受傷的人那里時,一個人把受傷的家伙背起來,另一個人朝安平這邊開槍掩護,三個人一起朝密林深處飛快地撤退。安平打了好幾槍,但他必須得借助樹木隱蔽,這幾槍都打空了。本來安平對追上對方是有信心的,可是追了兩分鐘,卻發現跟對方的距離沒有拉近,那兩個人雖然一個背了傷員,一個要開槍掩護,卻在密林中行得飛快。

  安平覺得靠自己一人之力,追上去把對方全部干掉的可能性已經不大,又追幾十米,便決定放棄。安平停下,朝那邊打了幾槍,然后轉身往回走。

  很快回到齊小燕等人中間,齊小燕拉了安平的手說哥,剛才槍打得很猛,到底怎么回事?安平說遇到三個人。齊小燕說干掉了嗎?安平搖了搖頭,說沒有,打傷一個,被他們跑掉了。坂井柔說跑掉了?什么人能在你槍下跑掉?安平說那是三個非常特別的人,在林中奔跑就像在平地奔跑,我追了一陣子沒追上。他們身手特別敏捷,我也沒能打中他們。齊小燕說哥,我跟你一起去,他們肯定跑不了。安平說是啊,我也后悔沒讓你跟我一起去。齊小燕說哥,你得保證,以后不再單獨行動了。安平說好的。齊小燕緊緊抱了安平的手臂,似乎怕他會突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安平把齊小燕輕輕推開,說現在可以撤了,回汽車那邊,不過仍然要注意周圍的動靜。三個女子齊聲說好的。

  安平和齊小燕在前,鄭天海僅剩下的一個保鏢護著鄭天海在中間,坂井柔和李玉珍在后,一行人撤出山林,飛快地往停車的地方行進。一直到車邊,再也沒遇到人,也沒聽到槍聲。幾個人都放了心,坐在車旁邊大口大口地喘粗氣。安平說鄭老板,你那次說南天公司有三個特別了不起的高手,是兩男一女,是不是?鄭天海說是的。安平說我在樹林里碰到的三個人就是兩男一女,難道是他們?鄭天海說不可能,他們絕對不會來這里。安平說為什么?鄭天海說那三個人都是跟大老板行動,這里的事不歸大老板管。安平說那在你說的護衛隊里,有經常在一起配合的兩男一女嗎?鄭天海說有,他們三個人關系特別密切,總是一起行動,本事也是護衛隊二十來人中最高的。安平說你知不知道他們的底細?鄭天海說不太清楚,只知道他們是從滿洲那邊來的。安平說他們跟只陪著大老板的三個高手比怎么樣?鄭天海說不太清楚,應該差很多吧。

  齊小燕說哥,你是說,你剛才碰到的三個人特別厲害?安平說倒也不是特別厲害,一個對一個,肯定不是我的對手,他們三個配合起來,就特別難對付。

  鄭天海說剛才這一仗,我算是領教了你們的本事,真是特別了不起,本來我覺得我這三個保鏢很厲害了,可是跟你們一比,真的是啥也不是。這不嗎,本來三個,就剩下一個了。我現在真是特別想知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齊小燕說鄭老板,看來你還是不相信我們,那就算了,反正打了這一仗,北天公司那邊肯定不信任你了,以后你也沒辦法給我們供貨了,我們以后不跟你合作了。鄭天海說不不不,上面還是會信任我的。齊小燕說那怎么可能?他們死了這么多人。鄭天海說你不知道,剛才死在那邊的大都是他們雇來的,都是中國人,本事都不怎么樣,公司要找那樣的人,可以說有的是。公司特別重視的是日本人,不會因為那些人死了,就對我有什么看法。他們不聽我勸告非要跟你們打,他們也是有過錯的,我能說服上面,讓他們繼續信任我。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安平說鄭老板,既然如此,我們很快就回滿洲了,我們是不打不相識,現在也算有些交情了,希望以后能合作愉快。鄭天海說那當然,那當然。安平指了指李玉珍,說我們跟她已經是生死之交,這次她也跟我們一起走。鄭天海連連點頭,說好的好的。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旬邑县| 洞口县| 彩票| 海晏县| 和田市| 崇仁县| 凤翔县| 光泽县| 许昌市| 新建县| 探索| 灌南县| 中山市| 灵台县| 永兴县| 安徽省| 黄冈市| 长白| 黎平县| 延边| 武夷山市| 龙口市| 罗江县| 泗洪县| 遂溪县| 丁青县| 应城市| 大邑县| 广州市| 乐陵市| 华蓥市| 武邑县| 习水县| 德阳市| 娱乐| 蓬安县| 昌江| 钦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