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恐怖進度條 > 第九十二章沸騰的陰氣
  為了周圍無辜群眾的安全考慮,為了已經入住在旅店里的旅客安全考慮,為了旅店里無關的服務人員考慮……

  光這些就走了好幾道流程去交涉,在盡量不引起其他群眾恐慌的情況下控制現場,這些確實都是應該做的。但走完這些流程花了至少三個多小時的時間,這還是謝正亭他們在這邊活動了幾天,提前打過申請的原因,要不然還能更慢。

  林易覺得自己的小暴脾氣承受不了這種節奏,還是安靜地做一個大師。

  整個旅店都已經被他們控制住了,一路走進去除了他們其他人一個都沒有看見。他們被帶著走到了旅店一樓最里面的一間房間里。

  這房間并沒有掛上門牌號,看外面應該是被當做了雜物間使用,幾把掃帚被疊在一起塞在角落里,門把手上還掛著一塊抹布。

  那個被謝正亭叫做葉子的男子打了個手勢,示意他們注意,房門被打開來之后,一股濃郁的腐爛的味道混合著一種奇怪的香味彌漫了出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在這間被單獨隔出來的狹小房間墻壁上,一個被撬開了一半的大洞靜靜地朝他們展示著里面的景象。

  那是一間被人為隔開的不到十平米的密封小房間,里面放著一張很大的桌子,上面放著許多奇奇怪怪的工具和一些尸體的殘骸。

  東子和葉子他們倆動作快速的把桌子上的東西稍微移開了一些,順帶把房間里能找到的金屬容器全部放在了桌子上。

  “不要亂開,這屋子別放普通人進來。”

  林易阻止了他們試圖打開一個金屬容器的動作,自己上前接過了那容器。

  那是一個圓柱形的金屬容器,也不知道他們是拿什么金屬做的,外表看起來是黃銅的色澤,但是仔細看色澤卻更加冰冷一些。入手的感覺很沉重,里面像是實心的,而容器頂端的口子用一種特殊的黑色物質封著。

  林易拿著工具把那層黑色物質沿邊撕開,然后小心翼翼地掀開了蓋子,一股充斥著怨恨的氣息頓時沖了出來。

  林易輕聲驚呼一聲,在桌子上直接把罐子里的東西倒了出來。里面是一具干癟地只剩皮包骨頭的嬰兒尸體,包裹它的是一團黃锃锃的奇怪油狀物體,一股惡臭地味道散發開來。

  “這就是他們正在制作的東西,這些金屬容器每一個里面都應該有一個。馬上給我拿上好的朱砂來,最好再請幾位擅長超度的大師,否則不是很好處理。”

  林易頭也不回地吩咐,她自己則掏出了一塊紅色的小布片,小心翼翼地把那嬰兒尸體包裹了進去。

  但是直到他把嬰兒尸體包好,背后也沒有人動作。

  “怎么,難不成你們拿點朱砂也需要上面的批個領料單?”

  “不是,拿點朱砂還不用那么慘。”

  謝正亭的表情有些難堪和難以掩飾的焦躁,但是他還是對著林易試圖擠出一個好一點的表情。

  “有人提前拿走了兩個罐子,能和你購買一些符紙嗎?”

  林易之前賣給他們的符紙,都是驅邪符之類的用途比較廣泛的符紙,謝正亭買的數量也不算少,不可能那么快就用完了。所以他想購買的肯定是,關于如何壓制這些鬼嬰的符紙。

  林易的臉色一下子就冷了下來,他冷笑一聲,轉身伸出手在他面前轉悠了一圈。

  在他轉動手腕的時候,隱隱可以看到散發著白光的符文從他手掌的皮膚上一閃而過。

  “你們還真以為這東西很好處理?怎么拿走的,讓那些人怎么拿走的怎么給我送回來,否則就等著孩子們去找他們。”

  似乎是在響應他的話語,他手上蜷縮在一起皺巴巴的嬰兒尸體突然睜開了眼睛。

  謝正亭正好和那嬰兒對視了一眼,整個人如遭雷擊一般,顫動了一下就不動了。謝師杰發現他的不對勁,立刻上前一步迅速把他拉開,雙指并攏直接一指戳中了他的眉心。

  謝正亭這才抖動著發出了低沉地喘息聲,他眼睛再次睜開的時候已經布滿了血絲,看起來非常恐怖。

  “你還不快去打電話讓他們把東西送回來!”

  謝師杰疾言厲色地推了他一把,把他往門口處推了推。

  “你為他們考慮什么,有什么好考慮的。他們和我們又不是一個部門的人,擅自對這種危險的東西動手,本來就是他們的問題,你有什么好糾結的!”

  謝正亭露出苦笑,但還是轉頭去打電話了。

  謝師杰則轉頭,沖著林易露出了一個討好的笑容。

  “林大師,您別生氣,東西已經讓他們去拿回來了。”

  看到林易手里捧著的那個嬰兒尸體還是睜著眼睛,他趕忙伸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哎哎,大師,我可什么都沒干。我是無辜的,您別拿您手上的那小鬼對著我,我害怕。”

  “你怕什么,該害怕的應該是那些擅自把東西拿走的人。”

  林易臉上的冷笑一直沒下來過,他把那嬰兒的尸骨小心翼翼地捧在懷里換了個位置,輕柔地晃了晃他。

  小嬰兒終于閉上了眼睛,連同屋子里剛剛接近沸騰的陰氣也一同沉寂了下來。

  “你們這個部門到底是什么情況?什么道士組織部門,我看你們就是連名字都沒告訴我。”

  “拖拖拉拉不干正事,既然請了我,竟然還讓人亂動手!”

  按理來說,要是有人想請他們幫忙出手做事,不僅要出適合的酬金,還不能請其他同行的人。在處理事情的過程中,都要聽出手人的話,不能在暗中搗亂,如果惹怒了他們這些人,脾氣不好的,轉頭就對主家下手也不是沒有的事。

  林易現在這已經算是特殊情況了,他接下的單子,他們擅自出了手,看在事情鬧大的份上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現在他只是出手幫個忙,結果他們不但不給酬金還多次拖后腿。

  把煉制過的嬰兒尸體提前拿走是什么騷操作?!

  要是他本事低一點,他們剛剛一開罐頭,估計要直接迎來一個暴怒的鬼嬰了。

  說得難聽點,他們就是在坑他!

  “您聽我解釋,這真的不是我們要坑您。”

  謝師杰試圖安撫林易,他其實也很委屈啊,他就是一個隔壁城市抽調過來的,前期工作什么都還沒有跟進呢。

  好不容易在醫院和林大師混熟悉了,結果被那群瘋子給坑了。

  謝師杰組織了一下語言,剛想開口,一個熟悉的身影突然從門外沖了進來。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瑞安市| 南丹县| 象山县| 安顺市| 林甸县| 铁岭市| 南岸区| 仁怀市| 开远市| 蓬莱市| 莒南县| 石家庄市| 通州市| 甘泉县| 嵊泗县| 高密市| 天镇县| 乌审旗| 郑州市| 阳谷县| 公安县| 香格里拉县| 东安县| 宁安市| 南汇区| 平潭县| 定边县| 青岛市| 峨山| 乳源| 威宁| 佛学| 神木县| 桐城市| 玉门市| 宜川县| 海晏县| 宿松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