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倒無所謂這些,道。

  “既然都這么有誠意了,那我就再比一場吧。”

  高亞鍋拿起弓,一只手握著,氣定神閑地開始射擊。

  干脆利落的十聲槍響后,高亞鍋看也沒看,就走開了。

  “我槽!高公子你可以啊!九十八環?!”

  萬丈驚呼。

  “你都打破在俱樂部的記錄了吧!?”

  聞言,馬露一臉干著急地看著丁一。

  這下可就麻煩了。

  除非打出近乎完美的成績,不然鐵定輸。

  “提前認輸,也沒事。”

  高亞鍋淡淡說了一句,目光漠然地看著丁一。

  丁一也很為難,這看來是不能裝了,畢竟不管打九十九還是一百,人家也不會相信你是蒙的。

  “認輸倒不至于,試試吧。”

  丁一咧嘴,再度舉弓。

  等丁一射完,屏幕上出現三個鮮紅的數字時。

  馬露和萬丈都驚呆了。

  高亞鍋則是眉頭緊蹙,也帶著不可思議的目光……

  “100!?”

  萬丈仔細盯了好一會兒那數字,才確信自己沒眼花。

  “你他嗎是參加奧運會的嗎?!”

  萬丈都要暈了。

  這可是真弓啊!

  一百步的距離,十連發,全都打在靶心!?

  這他媽就算古代的武狀元也沒那么猛!

  丁一樂呵呵地說。

  “運氣好,今天超常發揮。”

  雖然丁一這么說,但在場的眾人也不傻。

  顯然剛才丁一是沒拿出真本事。

  高亞鍋一臉陰沉,“輸了就是輸了,技不如人,甘敗下風,丁一,把你銀行卡號報出來,我直接轉給你。”

  “哎,算了,就當玩玩吧。”

  丁一也不想搞得面子上太難看。

  高亞鍋卻是固執地說。“我不跟人隨便玩玩,說好三百萬,就是三百萬!我輸得起!”

  丁一見高亞鍋堅持,只好對旁邊的馬露道。

  “露兒,你收錢吧,就當我存在基金會里。”

  馬露抿嘴笑了笑,“我帶你來這么一趟,你就給我賺三百萬,我也太占便宜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馬露開了個玩笑,緩和了下氣氛,便報了個銀行帳號給高亞鍋。

  高亞鍋很快劃了一筆錢過去,然后扭頭就走了。

  “看來高公子今天是郁悶壞了,這成績竟然還輸了。”

  萬丈一臉感慨。

  丁一則是好奇道。

  “你不郁悶?以后可得本分點,別再打我女人的主意。”

  萬丈撇撇嘴,“我還是輸得起的,既然你真有水平,那我也認了。”

  說著,萬丈一伸手,“來,交個朋友,希望你能給露兒幸福。”

  丁一覺得這家伙還不錯,于是也伸手,跟他握了握……

  接下來,丁一和馬露愉快的玩耍!

  沒有了剛才那些煩人精,而且又賺了幾百萬,丁一心情很爽。

  不過丁一不知道的是,半個小時后,等丁一和馬露離開時,萬丈卻從一個角落走出來。

  萬丈眼中陰冷的寒芒閃爍了一會兒,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萬公子呀,你怎么有空打電話給我?”

  那邊是個聲音粗糙的大漢。

  聽語氣,對萬丈很恭敬。

  萬丈表情古怪地說。“大炮,替我辦件事,完事后我會給你一筆錢。”

  “什么事啊?你談錢就傷感情了,盡管說!”

  大炮道。

  萬丈嘴角浮現一抹邪笑,“幫我廢掉一個人,他叫丁一!”

  “好說好說。”

  對面的大炮滿口答應。

  但丁一和馬露并不知道這一切。

  玩累了,這個人就去旁邊面館吃碗面,然后在街上溜達。

  突然,一家賣彩票的小屋吸引了丁一的注意力。

  丁一對馬露笑道,“我感覺今天運氣挺好的,咱們要不要去買彩票。”

  “可以呀,我還真沒買過彩票呢,肯定很好玩。”

  說完,丁一和馬露向賣彩票的小屋走過去。

  小屋很小,像個低檔的公共廁所。

  里面充斥著香煙的瘴氣,幾個潦倒的中年男子正拿著自己選錯的六hécǎi號碼掩面痛惜!

  丁一和馬露俊男靚女的出現,猶如一股清流,瞬間吸引了眾人的注意了。

  旁邊大漢目光毫不掩飾自己對馬露的貪婪,舔了舔嘴唇,讓馬露秀眉微簇。

  明顯很惡心!

  售貨員是一個肥胖的中年婦女,黃頭發,紫色sīwà包裹的豐臀甚至和卡戴珊差不多,相貌一般的臉上涂抹著厚厚的一層粉底。

  “帥哥,měinǚ,你們看需要點什么呢,姐姐這里可不僅買彩票,男女之間的那些情趣小用品也應有盡有。”中年婦女笑道。

  粉底脫落,橫生的皺紋溝壑恨不能夾死蒼蠅。

  丁一向旁邊看過去。

  果然,除了彩票,還有一些情緒小玩意。

  “……”

  見狀,馬露臉色羞紅。

  心中極度后悔自己不該來。

  “你店鋪不大,賣的倒是挺齊全。”

  丁一尷尬一笑,趕緊把目光收回,在面前一排各式各樣的彩票上掃過。

  既然是賭運氣,找cìjī,丁一也懶得用天眼這種作弊的手段,全憑第六感。

  很快,丁一的目光恰好落在一疊外表不奇的刮刮樂上,問道。

  “這個怎么買?”

  順著丁一的目光,售貨員豐碩的肥臀興奮一抖,慌忙把刮刮樂上面的灰塵抹掉,笑著從柜臺里拿出來。

  “小伙子你好眼光啊,這套刮刮樂向來中獎率非常高,五塊錢一張,刮出來多少錢就返多少錢。”

  哼,能中獎才怪。

  就是因為中獎率太低,這套刮刮樂至少放半年都沒人買了。

  要不是丁一提醒,中年婦女都把它都忘了。

  看著都有些褪色的獎卡,馬露美眸飄過一絲不滿。

  “我們還是換一種吧,這套刮刮樂都是灰塵,明顯就是沒人買,肯定中不了獎。”

  “沒事,反正只是玩玩,找點樂子而已。”

  丁一笑道,心道第六感應該不錯。

  要不然這次臉可真是丟大了。

  “小伙子說的對。”

  中年婦女裂開厚嘴唇一笑,牙縫里還夾著菜葉。

  仿佛害怕丁一后悔,中年婦女連忙道。

  “小伙子,你要幾張?”

  想了想,丁一直接掏出一百,笑道。

  “一百塊錢的,要二十張吧。”

  “好,弟弟有魄力。”

  中年婦女好像害怕丁一后悔,搶奪似的拿過丁一手中的鈔票。

  確認是真錢無疑,熟練將肥胖的手指放在柔軟黏黏的舌頭上一跳,開始為丁一查刮刮樂。20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肃宁县| 阳原县| 剑河县| 临澧县| 中卫市| 石阡县| 图们市| 上蔡县| 栖霞市| SHOW| 永福县| 邯郸县| 灌云县| 田东县| 建德市| 纳雍县| 满城县| 剑河县| 嵊州市| 保靖县| 镇坪县| 洪湖市| 瓦房店市| 阿图什市| 宜阳县| 武冈市| 辉南县| 阜城县| 庐江县| 隆回县| 青浦区| 安西县| 双牌县| 黄陵县| 石门县| 阳山县| 集贤县| 福泉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