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競技小說 > 夏醬的推理事件簿 > 第三章 無恥的交易
  “我都在瞎想什么呢!”

  簡花生為自己的異想天開感到好笑,夏洛爾被一科其他警員排擠,待不下去才成立了特搜科。讓她成為科長去領導一科的那幫精英,恐怕剛上任就會被趕下臺去。

  想要成為領導,能力固然是不可缺乏的,但除此之外還有更重要的東西,領導力,個人魅力,責任心,團隊的協調能力等……

  夏洛爾能力和魅力是足夠了,但她得罪人的能力顯然遠大于魅力,普通人和他相處不了多久就會氣的暴跳如雷。

  會老實聽她命令的人,除了那些拿工資的黑衣人之外大概只有我了吧……

  意識到這悲哀的事實,簡花生再次為自己的不爭氣嘆息。

  老邢見助手君嘆氣,以為他是為警局,為一科的未來擔心,不由得大為感動:我一直以為小簡是個思路奇怪,不著調的家伙,才會把他趕到特搜科去的,沒想到他的心里其實一直想著一科……

  “小簡,這個案子結束以后,如果我還是一科的科長,你就回來吧,一科需要像你這樣的人……”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不用了!花生醬現在是特搜科的人,他哪里都不會去!”

  邢建軍的招攬之詞還沒說完就被夏洛爾冷著臉拒絕了。

  “這個……我想……”簡花生小聲的開口,想要說出自己的想法。剛到特搜科的時候,他十分懷念一科的忙碌生活,不過在特搜科過了幾個月的退休生活后,他的想法改變了。

  跟夏洛爾在一起的時光比在一科更有趣,能出門旅行見識不同的地方,又能經常碰到各種犯罪事件,還有比這更完美的工作嗎?

  他開口是想委婉的拒絕邢建軍的邀請,不料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夏洛爾還以為花生醬身在特搜心卻在一科,氣憤的說道:“你這個笨蛋腦瓜能想什么?我說不行就不行!”

  “我話都沒說完呢,讓我說完好嗎?”

  “我不想聽無聊的廢話!”夏洛爾把臉轉向邢建軍:“行了,我答應幫你解決這個案子,不過你要承諾我一件事。”

  邢建軍一聽自己的飯碗有希望保住,立刻連連點頭:“行,你說吧,只要不是違法亂紀的事情,我邢建軍一定幫你做到,說話算話!”

  夏洛爾陰著臉說道:“永遠不許讓簡花生回到一科去!”

  邢建軍毫不猶豫的回答:“沒問題,只要我還是一科的科長,他肯定回不來!”

  前一刻還在誠意滿滿的邀請,后一瞬間就徹底背叛,老邢的行為充分說明了他為什么成為一科科長,而業務能力不弱于他多少的張瑞文只能做個副手。

  老張缺少一種上位者必備素質不要臉沒下限。

  兩個厚黑的人就此達成合作交易,身為交易對象的簡花生絕對是懵比的。

  他感覺要主張一下自己身為一個普通公民的權力,我可不是物品,你們怎么能說交易就交易了呢。

  “你們……”

  “好了,我們立刻去案發現場查看一下吧,是在兩個街區以外的三橫大廈嗎?”

  “對,就是那里,我來給你們指路。”

  兩人就像沒聽見簡花生說話一樣,旁若無人的決定好下一步行動。

  簡花生見狀無奈的嘆了口氣,知道再說下去也沒用,乖乖的發動警車上路。

  雖然被夏洛爾當成交易物品讓他感覺很是不爽,但在花生醬的內心深處還是有一絲小竊喜的,畢竟沒人會去買賣一堆無用垃圾,只有受到重視、有價值的人才會被交易。

  想不到夏洛爾還挺重視我的,看來她發現了我隱藏的推理才能。

  好吧,我們的助手君對夏洛爾的一片真心完全誤會了!

  三橫大廈離劇場不遠,郊區的路況很好,幾分鐘后警車就抵達了目的地。

  案發現場在大樓頂部的會議大廳內,門口貼著封條并有刑警站崗看守。整個頂樓就會議大廳一間房間,房間足足有上千平米大小,空曠的房間中間并排放著兩排桌子,上面盛滿各式美食佳肴。

  經過兩天的時間,這些美食顯然已經變質,離發臭腐爛也不遠了。

  進門之后有一只醒目的桌子,上面擺著上百只玻璃杯,杯子里裝有香檳、葡萄酒等酒精飲料。

  簡花生雖沒有參加過類似的高級晚宴,但電視里類似的畫面沒少放,知道參加宴會的流程是什么。

  來賓進門后一般會在門口拿一杯飲料,然后在大廳中穿梭,與各式各樣的人物交談拉關系,桌子上的菜是一口都不會吃的,手里的香檳也基本不會動,一杯酒從晚宴開始到結束也不會喝完。

  畢竟參加這種商務宴會并不是為了享用美味佳肴,與各種大人物搞好關系才是大部分來賓的主要目的。

  夏洛爾進門后掃了眼大廳內監控攝像頭的位置,問道:“整個大廳就兩個攝像頭?”

  “是的,只有兩個。一個對著大門口,還有對著主席臺。”邢建軍指出兩個監控攝像頭的位置,還走到主席臺上,指著地上一個白色的人形線圈說道:“當時王凱就倒在這里。他上臺講話,說完祝酒詞后喝了一口自己酒杯里的香檳,瞬間倒地毒發身亡。香檳里檢測出大量氰化物,毫無疑問是謀殺。”

  簡花生問道:“那找到兇手攜帶毒藥的容器了嗎?”

  氰化物一般以液體存在,兇手肯定會把它裝在類似眼藥水瓶子的小瓶中。案發后如果立刻封鎖現場,兇手肯定沒有機會處理容器,小瓶子肯定還留在這個大廳里。

  邢建軍直直大廳一旁裝飾的大花瓶:“找到了,裝毒藥的小瓶子在那個花瓶里找到的,但瓶子表面很干凈,沒有指紋也沒有體液殘留,難以確定兇手的身份。”

  夏洛爾想了想,指著門口的監控問道:“這個監控應該拍到王凱是什么時候拿酒的,他拿過幾次酒?”

  這個問題很關鍵,毒藥無疑是兇手下在酒里的。一種可能性是直接在門口的桌子上擺著的酒里下毒,那么就是一起隨機殺人案,兇手想殺的不是固定人物,而是誰都可以,王凱只是一個碰巧拿到毒酒的倒霉蛋!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水富县| 长阳| 灵璧县| 廊坊市| 光泽县| 汪清县| 苗栗县| 云林县| 苗栗县| 盐边县| 崇明县| 甘谷县| 会理县| 新和县| 祁阳县| 普安县| 当阳市| 琼海市| 穆棱市| 突泉县| 象山县| 昌黎县| 贡山| 晋州市| 浠水县| 五家渠市| 渭源县| 本溪| 聂荣县| 分宜县| 沅江市| 白玉县| 定兴县| 柳州市| 沛县| 达州市| 江永县| 安仁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