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仙俠小說 > 無疆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可以留下么
  “其實這無盡的歲月,已經讓我真正認同了這個世界,認同了人族,很多時候,我也在想,為什么我不是一個人類?為什么我不是你們當中的一員?如果我是的話,相信我會比很多人類都做得好!如果我是人類,在界魔入侵的時候,我一定會拿起武器走上戰場,與他們決一死戰,誓死捍衛我的種族。”

  白發蒼蒼的老者,嘆息著,眼中有濃濃的遺憾之色,但臉色,還算平靜。

  所以,他并不算是一個合格的界魔。

  因為合格的界魔,是無情的!

  無論對人族,還是對同族,內心深處,都是毫無波動的。

  界魔有朋友么?

  應該是有的。

  畢竟也是群居生物,不可能沒有有情。

  但如果需要的話,它們會毫不猶豫的對同伴出手。

  哪怕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伙伴,它們也會毫不猶豫。

  這就如同自然法則一樣。

  對它們來說,這種事情,也沒什么難以理解的。

  可白發老者,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已經不能算作一個單純的界魔了。

  他已經是“他”,而不是“它”了。

  “就像你說的那樣,如果現在,你接到你們群族中,負責派遣你的那位大人物的命令,你就算痛苦萬分,也依然會毫不猶豫的對人類出手,是吧?”楚羽看著他,淡淡的問道。

  小酒館里面,一群人目光呆滯的看著這一切,他們的腦子里,幾乎都是一片空白的,連最基本的思考能力,幾乎都徹底喪失了。

  這個相貌平平穿著灰色布衣的年輕人,居然是傳說中那位厲害無比的域主大人?

  他們尊重敬仰了無盡歲月的那個慈祥老祖宗,居然是一只界魔?

  天吶,這世界徹底錯亂了嗎?

  怎么會這樣?

  怎么能夠這樣?

  他們根本無法接受這一切。

  這群人,全都呆呆看著。

  他們聽見了域主問老祖宗的那句話,然后,木然的臉上,露出一抹希冀之色,看著老祖宗。

  他們想從老祖宗的嘴里,聽到他們想要聽到的答案。

  但結果,卻讓他們失望了。

  白發蒼蒼的老者苦笑了一下,微微點點頭:“是的。”

  還有一句話,他覺得沒什么用,就沒說。

  因為我是一個界魔!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臥底,哪怕跟他所在的臥底之地的所有人都成為了兄弟,可當有朝一日被喚醒的那一刻,就算心中痛苦得如同有無數只螞蟻在啃噬,也只能硬著頭皮,傷著心,說:“對不起,我是臥底。”

  唉!

  小酒館里面的所有人,全都忍不住嘆息了一聲。

  雖然只有一聲嘆息,但里面所蘊藏的感情,卻是復雜到了極致。

  “所以,對不起。”楚羽低垂眼瞼,輕聲說道。

  他很少有這種為難的時候。

  無盡歲月,他幾乎什么樣的人都遇到過。

  好人,壞人,不好不壞的人。

  成年人的世界里,不分好壞,只有利弊?

  有些人或許是這樣,但其實到了楚羽如今這種地位,已經回歸到最初。

  他做事,已經可以不去考慮利弊,只分好壞。

  就像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可眼下,這個已經從界魔,幾乎要變成一個人的善良老人,他又算是什么?

  好人?

  他是界魔!

  只要接到被重新激活的命令,他就會變成一個無情的魔,對他曾經幫助過關懷過愛護過的所有人,展開無情殺戮。

  壞人?

  可他實實在在的做了那么多的好事!

  這不是短時間,這是上百個紀元的漫長歲月啊!

  就像有人曾經說過的那樣,一個虛偽的人,如果能堅持一輩子都只做善事,只做正確的事,那么,就算他的骨子里再怎么虛偽,那他也都是一個好人。

  而且是無法被質疑的那種好人!

  如果說普通人的人生,只有短短的百十年,還比較容易堅持的話。

  那眼前這位白發蒼蒼的老人呢?

  這是一個真正的……活過萬古,親眼見過無數次滄海桑田的生靈啊!

  “不用說對不起。”白發蒼蒼的老者,看著楚羽,微笑著道:“你很不錯,在你的帶領下,我看到了人族復興的機會。”

  楚羽說道:“我要的,不僅僅是人族的復興。”

  白發蒼蒼的老者一臉復雜的看著楚羽:“這就是你們這種胸懷天下的大人物們令人厭惡卻無話可說的共性,你們要的,都太多了。”

  “不,一點都不多。”楚羽搖搖頭:“我要的,無非是界魔沒有能力再攻入到我的世界。人族,卻從來沒有入侵過你們界魔的世界。”

  白發蒼蒼的老者點點頭:“你說得對,界魔,的確是一個好斗的種族。”

  區區好斗這兩個字,又怎能將界魔這個種族解釋清楚?

  不過楚羽也沒有拆穿他。

  從內心深處來說,楚羽對眼前這位老人,還是十分尊重的。

  如果可以的話……比如說,如果現在整個界魔群族已經被徹底擊敗,界魔群族已經徹底無力再攻打人族。

  那么,楚羽十有**,會放過他。

  或者,哪怕是只干掉了這個老者上面那個發號施令的大人物,楚羽也有借口放他一馬。

  可這兩件事,都不是他現在能夠做到的。

  他甚至連這個白發老者頭頂的大人物是誰都不知道。

  就算知道,又如何去找?

  而他卻不能去賭,更不能去冒險。

  “你不是我的對手。”楚羽看著眼前白發蒼蒼的老人。

  老人平靜的看著他,笑笑:“那可未必,北地萬域郡于家那位,可不是我的對手。不過我真的不想殺你。而且說實話,我也不想死,所以我做不到自盡。”

  “所以……”楚羽看著他。

  就在這時,小酒館里面,從老板到伙計,再到那五六個酒客,瞬間跪倒在地。

  哀求道:“老祖宗,域主大人……能不能,不要打?”

  尤其是那個剛剛說老祖宗曾經救過他命的人,跪在那里,淚流滿面。

  一邊是救命之恩,一邊是整個種族的大義!

  雖然他不是什么大人物,可小人物心中,未必就沒有大義沒有氣節。

  所以他無比的難過和悲傷。

  “嗯?”白發蒼蒼的老者看了一眼這些人。

  楚羽只是平靜的看著這些人,這些……都是他的子民。但從感情上來說,他跟這群人,顯然不如眼前這尊界魔老祖跟他們的感情深。

  可最終無論如何都會庇護他們的人,卻只能是他楚羽!

  而不是這尊界魔老祖!

  可能怪罪這群人有眼無珠沒有腦子么?

  當然不能。

  因為這群人,是實實在在,受過這尊界魔老祖無數恩惠的。

  楚羽嘆息一聲,搖搖頭,身形率先消失在這里。

  臨走之前,他給老者傳音,說了一句:“我給你時間,和他們道個別吧。”

  這一戰之后,無論勝負,這個老人都沒辦法再回到這里了。

  因為他的存在,已經暴露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當然,如果他把眼前這群人全都給殺了,再把楚羽也干掉,那么就沒問題了。

  可他會殺么?

  在沒有得到上頭大人物的命令之前,當然是不會的。

  整個小鎮,大約幾萬人口,在短時間內,全部匯聚到小鎮最大的廣場之上。

  人頭攢動,每個人臉上都帶著好奇之色。

  不明白老祖宗突然間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是什么意思。

  小酒館里面的那群人,也都出來了,一個個失魂落魄的樣子也并沒有引起太多人的警覺。

  因為沒人會相信小酒館里面發生的那一切。

  甚至沒人會認為老祖宗會去小酒館。

  無盡歲月以來,老祖宗也的確沒去過那個小酒館。

  “對不起,我要給你們所有人道歉。”白發老者先是沖著廣場上所有人鞠了個躬。

  然后,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他緩緩說道:“我是界魔。”

  嗡!

  整個小鎮的廣場上,傳來一陣喧囂的嗡鳴聲。

  所有人都被震撼得無以復加,沒有人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可隨著白發老者的話,人們就算再怎么不情愿,再如何不愿接受,也都不得不努力咽下這個他們一點都不想吃的瓜。

  他們尊重敬仰了無盡歲月的老祖宗,為他們做了無數好事,救人無數的老祖宗……是界魔!

  為什么會是這樣?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無數人的眼里,全都露出濃濃的悲傷之色。

  很多人甚至忍不住落下淚。

  “老祖宗,就算您是界魔,我們也可以接受您啊!”有人在廣場上,大聲喊道。

  “是啊老祖宗,我們這個世界,不僅僅只有人族啊!還有很多其他生靈種族!雖然種族之間,也有紛爭,有摩擦,甚至也有戰爭,可歸根結底,我們都共存于一個世界啊!為什么我們不能和平相處呢?”

  “老祖宗,留下吧,在我們心里,您永遠都是那個慈祥的長輩!”

  一個粉妝玉琢,十分可愛的小女孩,怯怯的從人群當中走出來,來到臺上,走到白發蒼蒼老者面前,抬起頭,一雙黑漆漆的眼睛仰望著老者,脆生生的道:“老祖宗,您可以留下來嗎?”

  這個小女孩,是老祖宗剛剛從小世界中拯救出來的。

  原本,她天賦很一般,正常情況下,可能只能活幾千年,終其一生,也無法離開小世界。

  她的父母和爺爺奶奶,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去求老祖宗,希望他能出手,救救這個孩子。

  老祖宗答應了,小女孩于是便出現在天宮世界這片大地上。

  成了一個,紅塵境的孩子。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沙坪坝区| 西藏| 明星| 龙川县| 河北省| 南汇区| 乌鲁木齐市| 呼图壁县| 弥勒县| 南投市| 白朗县| 巫溪县| 乐山市| 阳谷县| 长沙县| 稷山县| 曲沃县| 永登县| 兴隆县| 浑源县| 泰安市| 河南省| 桐乡市| 古蔺县| 都江堰市| 古田县| 江北区| 西昌市| 含山县| 庆阳市| 肃南| 陆川县| 清苑县| 阿拉善左旗| 湘潭市| 商丘市| 贵定县| 吴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