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仙俠小說 > 無疆 > 第九百五十一章 池塘和海
  隨后,大澤下方,一道無形的法陣,開了一道門戶,讓飛船降落在里面。

  進來之后,楚羽等人才發現,里面別有洞天。這地方隱藏著一個巨大的世界。

  山川瑰麗,河流壯闊,此時里面的世界,正是傍晚,天邊一縷殘陽映照得半邊天赤紅。

  “這里好美!”徐小仙瞇著眼,看了一眼天邊的夕陽,輕聲道:“好久沒見到這樣的場景了。”

  中年男子說道:“這里,是模仿一個地方建造出來的。那地方,是我們域主的家鄉。”

  他只是無心的一句話,可在楚羽等人耳中,卻是感受到了別的味道。

  他們口中的域主,自然不會是現任,而是已經戰死的那位。他的家鄉,不就是天宮這里嗎?難道是別的地方?

  這地方,跟地球非常的像!

  包括一輪恒星東升西落。整個宇宙中,但凡大一點的修行界,都不是這樣的。幾乎都是像永恒神界那樣,一塊浩瀚無疆的大陸,橫亙在宇宙虛空中。滿天星斗,如同點綴一般,高懸于大陸之上。

  放眼整個宇宙,那大陸都是一個龐然大物,橫跨不知多少個星系,漂浮在那里。

  徐小仙、林詩和楚羽三人相互對視一眼,都在心中暗道:莫非那位曾經的混沌域主,也是來自地球不成?

  一顆茫茫宇宙中普普通通的生命星球,放眼整個宇宙,那樣的生命星球簡直不要太多。

  很難想象,地球在整個混沌域中,有著怎樣的地位。竟然能出現那么多驚才絕艷的人物,甚至有可能連混沌域主,都出身那里。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這群人被安置在一座單獨的小城里面,小城是剛建好的。應該就是知道這群人要來,才現建了這樣一座小城留給他們。

  楚羽私下里問過李福,滄溟軍的規矩是什么。

  李福告訴楚羽,滄溟軍永遠是一家。‘一入滄溟軍,終生是兄弟’,滄溟軍沒有退役這種說法。不管到什么時候,不管身在何方,只要遇到困難,都可以向滄溟軍的袍澤求助。無論你身份地位高低,哪怕只是一個最低等級的列兵,也會在第一時間得到滄溟軍的救助。

  這個規矩,當真有些震撼,畢竟說來簡單,可真的實現起來,卻并不容易。

  這也從側面反映出滄溟這支曾經的混沌域王牌軍背后那人,絕對是一個胸襟、格局大到無法想象的存在。

  李福又給楚羽講了一些這里的規矩,總結起來也不過就八個字:軍事重地,不可亂走。

  對此,楚羽表示理解,這種規矩再平常不過。

  “除了那些有明顯標注的禁區不能進之外,其他地方,是不限制的。不過,我建議還是不要到處亂竄,以免被人誤解你有什么其他心思。”李福說道。

  楚羽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這座小城旁邊,就是一條河,不算很大,大約兩三百米寬。河水清澈,里面甚至能看見一些魚類在游走。

  楚羽找來一根魚竿,挖了點魚餌,坐在河岸邊,靜靜垂釣。

  眼前最后一縷夕陽在地平線落下,天地間一片寂靜。

  楚羽十分享受這種感覺,已經太多年沒有過了。記憶中只有小時候,他還是不能修煉的“廢材”那會兒,才有機會拎著一根魚竿,跑去河邊垂釣。

  因為已經成了不能修煉的廢物,那時候想要針對他的人已經很少了。但也還是有人在暗中保護著他。

  不過為了不打擾他,幾乎不會現身出來。有時候楚羽會故意惡作劇,讓那些人現身。比如身子一歪,掉到河里面;或者腳下一滑,掉下深坑之類。

  反正那個時候的他,基本上就是一個淘氣的熊孩子,雖然在外人面前彬彬有禮,但在私底下,卻熊的很。

  現在回頭想想,已經過去不知多少年。

  人說一入修行無歲月,對于修行者來說,只有壽元什么時候走到盡頭。至于過去多少年,當真很少有人去計算這個。

  林詩和徐小仙等人在布置著她們的“新家”,并沒有跟過來,所以楚羽在這里享受著難得的清凈時光。

  將腦子放空,努力讓自己不去想敵人有多強,未來會怎樣這些問題。

  這時候,身后有腳步聲傳來,同時響起一道清清淡淡的聲音:“你喜歡釣魚?”

  楚羽回頭看了一眼,見是一個身材頎長的青年,青年并不如何英俊,卻給人一種溫潤如玉的感覺。很陌生,沒見過這人。

  這時候,青年卻指了指楚羽面前的魚鉤:“有魚上鉤了。”

  楚羽瞄了一眼,搖搖頭:“不,它只是在吃餌,并沒有咬鉤。”

  青年嘴角抽了抽,看他一眼:“釣魚也作弊?太沒意思了吧。”說著,走到楚羽身邊坐下,然后也從身上拿出一根魚竿,慢悠悠鑲好餌料,把魚鉤拋進河里。然后有些得意的道:“我釣魚,就從來不作弊!”

  這時候,一條大魚,像是被某種神秘力量指引,直直的朝著青年鑲嵌餌料的魚鉤游去。

  楚羽一臉無語,這叫從來不作弊?青年甚至沒有掩飾自己身體中散發出的那一股淡淡的力量氣息。

  青年開心的一提魚竿,然后哈哈笑起來,說道:“好久都沒見到這種魚了,用來做湯特別好吃。”說著,直接將這條兩尺多長的魚提了上來。隨手一揮,旁邊出現一個一人多高的大銅缸,把魚扔了進去。

  “你開心就好。”楚羽說道。

  青年看了楚羽一眼,說道:“你是跟老李他們一起過來的?”

  楚羽點點頭。

  青年笑道:“聽老李說,你們是從天宮外面來的?”

  “對,過來游歷。”楚羽說道。

  青年翻了個白眼,說道:“現在的天宮,還有什么值得游歷的?無數古老的建筑早就被拆了,但凡有一點域主痕跡的地方對當今那群人來說都是不能容忍的。而且,如今的天宮是典型的外松內緊,來到這,跟自投牢籠沒什么分別。”

  “不管什么地方,都有值得游歷的原因。”楚羽笑著回答道。

  青年說道:“也是,年輕可以任性。”

  “你不也很年輕?”楚羽看著青年,感覺他的真實年齡,也不會有多大。

  青年搖搖頭:“我歲數可不小了,早就不是一個孩子了。不過你,卻是真的不大。”

  說著,又用神通引來一條魚,樂呵呵的把魚扔進大銅缸,笑道:“看來今天收獲一定會很大。”

  楚羽也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心說你要是愿意的話,這條河的魚都不夠你釣的。這種明晃晃的作弊,居然還能如此開心。

  一時間,楚羽覺得自己釣魚的心境都被這不要臉的家伙給敗壞了。

  就在這時,徐小仙從那邊緩緩走來,見楚羽身邊還有一個陌生人,微微一怔,隨即坐在楚羽身邊,說道:“釣到魚了么?”

  楚羽搖頭:“這些魚都太狡猾,只吃餌,不咬鉤。”

  青年在一旁大笑道:“這些魚都是淺通靈智的家伙,你指望它們咬鉤?下輩子吧!”

  楚羽一臉無語,徐小仙在一旁笑道:“那就用神通啊!”

  說著直接一道意念過去,一群魚瘋了一樣的朝著楚羽的魚竿這里沖過來,爭先恐后,就差直接跳上岸了。

  青年臉都綠了,無語的看著徐小仙:“你這是作弊啊!”

  “你不也是?”徐小仙反問道。

  “我這還是釣魚啊,你根本就是在拿魚,不一樣的。”青年繼續慢悠悠的一條一條的釣著。

  徐小仙也一條一條的釣著,嘴里還反擊道:“我也是在用魚竿釣魚不是?”

  兩人跟比賽似的,你來我往的往上提魚。

  楚羽看得興致全無,完全沒辦法理解這兩個臉皮厚的人心里面究竟是怎么想的。

  青年這時候突然看著楚羽笑道:“你看這些魚,雖然稍微有那么一點點淺淺的靈智,但終究還是一群最低級的生靈。它們也是這世間最基礎的生命形式。”

  楚羽微微一怔,看著青年。

  青年卻像是沒察覺到楚羽的異樣眼神一樣,說道:“時空的力量很神奇,也很詭異,不同的區域,時空的法則不同。”

  “有些時候,你所在的時空里,于別人可能只是一剎,于你可能卻是千古。”

  “不同維度,法則不同。”

  那青年看著楚羽:“這世界,不過是一個又一個的池塘,每個池塘之間,有大江大河連著,最后匯聚成大海。海外依然有海。”

  “池塘里面的生靈,自有一套食物鏈的法則約束。可若是有一天,這池塘里面突然間出現一個龐然大物。結果會是如何?”

  楚羽心中覺得很奇怪,不知這青年為何突然說起這些。

  青年微笑看著他道:“要么,它吞掉這池塘里面所有生靈,可這樣依然吃不飽。吞掉所有生靈之后,這個池塘就空了,它怎么辦?”

  “只能想辦法離開這里,去另一個池塘。”

  “這樣周而復始,依然還是不行。”

  “它只能去尋找大海。”

  “要么,它從一開始就知道這個道理,沒有吞掉這個池塘里面的生靈,而是直接去尋找大海。”

  “也許它會成功,尋找到遼闊大海;也許,它會失敗,死在尋找到大海的路上。”

  “唯獨不可能永遠呆在那個池塘里。”

  “除非,你永遠長不大。就像這河里的魚。”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伊春市| 新营市| 个旧市| 西青区| 嘉鱼县| 资阳市| 洱源县| 义马市| 西和县| 托克托县| 玉龙| 阳曲县| 沽源县| 时尚| 汾阳市| 韶关市| 海门市| 开平市| 雷州市| 汽车| 崇左市| 达尔| 大方县| 含山县| 同仁县| 柳江县| 行唐县| 剑河县| 高台县| 上犹县| 台安县| 崇仁县| 拜城县| 汝南县| 石嘴山市| 马鞍山市| 凉山| 都江堰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