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仙俠小說 > 無疆 > 第六百六十三章 大佬們的態度
  三十三層天老祖帶著一群殘兵敗將離開了。

  他既沒有放什么狠話,也沒有繼續糾纏什么。

  自己的一群徒子徒孫,被人家一個人給生生打爆,還有什么好說的?

  就這,他帶人走的時候,依然能夠感受到天空中那一雙雙巨大的神目在盯著他看。

  那種感覺,就像是被洪荒時代的巨獸給盯上一般。

  說起來,這樣的感覺,自洪荒時代之后,他已經太久沒有感受過了。

  特么的!

  “老祖宗,我們就這樣放棄了嗎?”

  “老祖,我們這次損失慘重,不能放過那個人啊!”

  “天空中的那些巨頭,不都是來看熱鬧的嗎?他一個下界的飛升者,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大人物罩著他?”

  “是啊老祖,黃帝跟蚩尤那兩位不是死對頭嗎?他們怎么可能同時幫助一個人?”

  MDZZ!

  面對一群徒子徒孫,三十三層天的老祖只剩下這一個想法。

  此刻仙網之上,一片嘩然。

  所有人都表示沒法理解。

  “到底發生了什么?誰能給我解惑一下嗎?為什么三十三層天的老祖出關之后,表現的如此不堪?”

  “好歹也是仙界前十大教的教主啊!我擦,居然就這樣認慫了?”

  “難道說那個下界飛升上來的人,真的那么強大嗎?我有點沖動……”

  “那個從下界飛升上來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

  永晝之地,三十三層天留下的基業,被無疆宗門全盤接受。

  大家也都沒有嫌棄,事實上,要他們自己來重新建造,還真未必能建的這么好。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一看三十三層天這邊就是打算長期留在這里的。

  各種各樣的設施,不是一般的齊全,現在一股腦的,全都成全了無疆宗門。

  這種感覺,就像是專門為他們準備的一樣!

  甚至還有大量的物資,他們都沒來得及帶走!

  比如說三十三層天自己開辟出來的藥園,比如說他們獵取的一些兇獸,多年積累的礦產、靈石……

  嘖!

  真是一群好人啊!

  那間小會議廳內,此刻坐著幾尊巨頭。

  通天教主、黃帝、蚩尤、羿……還有一個黃袍男子。

  黃帝跟蚩尤,看上去并沒有神話傳說中的那種強烈的對立。

  羿,這個楚羽曾經最敬重的前輩,此刻卻顯得有幾分陌生。

  畢竟當年守衛地球,最后從容赴死的那位,是羿的一道執念,并不是眼前這尊大神。

  通天教主看向楚羽的目光中,充滿探究。

  誅仙劍一入仙界,他就已經感應到了。對這個手持誅仙劍的年輕晚輩,他很好奇。

  所以幾尊巨頭當中,通天的確是來看熱鬧的。

  楚羽對眾人施禮,他能認出蚩尤和黃帝,因為軒轅劍,對著黃帝有著強烈的感應。也能認出羿,和通天。

  通天是誅仙劍有感應。

  但對這黃袍中年人,楚羽卻感覺非常陌生。

  而且,這個黃袍中年人,給他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

  這人仿佛深不可測!

  哪怕是通天這尊傳說中的道門頂級大能,都沒能給楚羽這么強烈的感覺。

  “前輩是?”

  楚羽抱拳施禮,臉上帶著一絲疑問。

  羿看向楚羽的目光,漸漸變得柔和起來,他是本尊,的確不能知曉那道執念的全部過往。

  只是在楚羽飛升仙界的那一刻,他感知到了自己跟這人淵源極深。

  等到見面,則是有大量的信息,從楚羽身上反射出來。

  他很快知悉自己那道執念身上發生過的事情,感同身受!

  因為那原本,就是一個人!

  所以在場這些人,要說最喜歡楚羽,也最能為楚羽付出的人,自然非他莫屬。

  “這位是洪荒時代,十二生肖主神中的戌主神。”

  汪汪?

  居然是這尊大佬!

  楚羽頓時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他終究不是什么狂妄之徒,就算成了巨頭,內心深處對這些神話中的先輩們依然充滿敬意。

  “你不錯!我和卯,都認可你了。”戌說話很直接,他看著楚羽,眼中有著明亮的光。

  卯?

  楚羽看了羿一眼。

  羿笑笑說道:“她大概不太想見你吧。”

  戌認真點點頭:“的確是不想見他,他把卯的一道神級分身,給收成侍女了。”

  楚羽無語的放出了楚大花。

  在場幾尊大佬,全都忍不住嘴角抽搐,看著楚羽的目光怪怪的。

  年輕人,真特么的兇猛啊!

  連十二生肖主神中最兇的那只兔子的神級分身都敢收?

  楚大花看著戌,忽然說道:“我好像認得你。”

  戌呵呵一笑。

  “你當年追過我。”楚大花說道。

  通天、黃帝和蚩尤全都一臉怪異的看向戌。

  戌滿臉通紅,否認道:“別亂說話,你根本沒有卯的記憶,只是一具生出靈智的傀儡。”

  楚大花點點頭:“那我也有印象。”

  楚羽在一旁有種荒謬的感覺,他的洗腳婢……霍亂人間的蝶舞……居然真的是卯的分身?這來頭……嘖嘖,在當世也真的是沒誰了。

  戌看著楚大花,有些頭疼的道:“難怪卯不要你了……”

  楚大花呵呵一笑:“她是她,我是我,我是公子的侍女。她是高高在上的主神,我們不一樣。”

  戌捂臉,很想說一句,是不一樣,但你簡直把卯的臉都給丟盡了!

  此時,通天緩緩開口:“你既然持我誅仙劍,便說明你與我教緣分不淺,要不要入我截教?”

  楚羽頓時把頭搖晃得跟撥浪鼓一樣。開什么玩笑,他自己掌管著偌大的一個無疆宗門,怎么會跑去加入別的教派?

  就算無疆宗門在仙界來說,不值一提,但那是現在,不代表未來也是如此。

  隨后,他取出誅仙劍,道:“機緣巧合得之,如今見到原主,理應把劍還你。”

  誅仙劍遇到主人,發出歡快的顫動。

  不過似乎對楚羽,還有著強烈的不舍。

  “去吧。”楚羽說道。

  他修煉的弒天心法、三界道訣,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兵器。

  無論軒轅劍還是誅仙劍,他都不打算留在身邊。

  通天教主微微一笑,搖頭拒絕:“此劍既然在你手中,便說明與你有緣,這些先天之物,會自行擇主。”

  他說著,袍袖一甩,頓時飛出三道光芒。

  竟是三把劍!

  這三把劍一出,整個房間內,霎時充斥著一股無邊的殺意!

  跟誅仙劍遙相呼應,幾乎要形成一座劍陣!

  黃帝和蚩尤以及戌和羿等人面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

  哪怕是無上的巨頭,也不敢無視湊到一起的這四把劍!

  “我久居仙界,這些先天神兵在我手中,已無意義,既然與你有緣,便送與你。也不要你還,只要有朝一日,能關照我截教門徒子孫一番,便可。”

  通天教主說著,四把劍瞬間聚在一起,劍尖朝上,竟然像是人一樣,對著他微微一拜。

  隨后向著楚羽飛來,瞬間飛進楚羽丹海當中。

  楚羽整個人都有些呆滯。

  這四把神兵,就這樣屬于自己了?

  誅仙劍、戮仙劍、陷仙劍、絕仙劍……如果再加上一張誅仙陣圖,那就是一個恐怖的大殺器啊!

  房間內的其他巨頭,此刻看向通天的眼神都有點不一樣了。

  仙界,其實是這個宇宙中,最大最好的一處道場。

  這里聚集著整個宇宙最強悍的修行者。

  雖然看似平和,但跟人們想象中那種充滿祥和氣息的仙境,根本就是兩回事!

  這四把劍對任何一尊巨頭來說,都有著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哪怕是戌這種級別的主神,也同樣渴望能得到這種級別的神兵!

  子千辛萬苦截取自身純凈神念為的是什么?

  神兵!

  一尊戰力強橫的巨頭,加上一件趁手的神兵,可以橫掃八荒六合!

  仙界并不是一個太平的地方,雖然有戌和卯這兩尊主神鎮壓著,但爭斗卻并未因此停歇。

  通天是什么人?

  那是洪荒時代最古老的神靈!

  真要說到出身,他要比十二生肖主神的來頭更大!

  只是遠古時代的一場封神大戰,讓他心灰意冷。不愿再過問世事。

  不然的話,這仙界是誰在掌管,還真不好說。

  可這樣一尊來頭極大的神,居然把最強大的神兵,給了楚羽。

  戌內心深處的震撼,也是無比強烈的。

  楚羽也有點發呆,心說我有這么可愛嗎?

  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大佬都愛我?

  雖然我很帥,但……

  楚羽看向通天教主,希望能得到一個解釋。

  平白無故,受人如此大的恩惠,有些時候,未必是一件好事。

  通天教主呵呵一笑:“神兵利器,也要在適合的人手中。我覺得你適合。不過誅仙陣圖卻不在我這里,需要你自己去拿。”

  誅仙陣圖……居然不在這位大佬的手中?

  這時候,戌臉上露出幾分怪異之色,有些同情的看著楚羽:“陣圖……在卯那。”

  “……”楚羽滿頭黑線,他覺得自己沒什么希望得到那張陣圖了。

  楚大花是人家的一道神級分身,被他弄成洗腳婢。三界道訣,是卯一直想要得到的東西,也被他給截胡了。

  正常情況下,這已經可以結仇了!

  而且是很深的仇。

  卯沒有來找茬,就已經是天大的幸運,現在還想從人家手里得到陣圖?

  做夢去吧!

  楚羽不是沒想過硬搶會如何,不過想來想去,覺得還是算了吧。

  這時候,羿開口了。

  他看著楚羽:“那張陣圖,我去給你要。”

  “呵呵。”

  “哈哈。”

  “嘿嘿。”

  房間里的幾尊大佬,同時發出笑聲。

  笑聲各異,但看向羿的眼神,卻都有點不同尋常。

  楚羽想起一些模糊的古老神話,想起羿飛升仙界跟卯之間那場大戰。讓他一度認為羿被打的煙消云散了……

  有著這樣的恩怨,羿去找卯要陣圖?

  這合適嗎?

  羿卻老神在在,沒有再多說什么。

  蚩尤看著楚羽,眼神中露出喜愛之色:“小子,不錯!日后在這仙界,有什么事情,可以來找我!對了,我那徒弟呢?怎么沒有感受到她的氣息?”

  青兒么?

  楚羽微微一怔,隨機道:“青兒還在人間,她想要更多的歷練……”

  青兒沒有跟楚羽一起離開人間,那個單純的女子,天賦極佳。楚羽相信,隨著人間法則的不斷完善,青兒絕對會是最早沖出來的那一批。

  蚩尤看了一眼楚羽,有點不滿:“男人要對自己的女人負責!”

  說著,還看了一眼黃帝。

  黃帝兩眼望天,根本不看他。

  楚羽一頭黑線,心說青兒什么時候成我的女人了?

  不過想起徐小仙和林詩曾經說過的話,楚羽心中不由苦笑。

  情債難還啊!

  青兒對他有意,這是一定的,他也沒那么傻,自然能感受得到。

  甚至青兒沒有跟他一起走,包括上次回人間界接自己的全部親朋時,也沒有她的消息,楚羽心里面多少有些明白是為什么。

  “回頭不要忘了他。”蚩尤又告誡了一句,他很看重自己執念在人間收的那個徒弟。

  黃帝這時候,看著楚羽道:“軒轅劍,就贈與你了。”

  “這……”

  說實話,楚羽真的不想欠那么多人情。

  雖說軒轅劍也好,誅仙劍也好,都是他在人間憑本事得來的。

  可這些神兵,都是實打實的有主之物。

  在見到真正的主人之后,他并不想留下這些神兵。

  可這群大佬,一個比一個大方。

  他們真的都這么大方?

  楚羽多少有點懷疑。

  羿站起身:“我要去見我的徒兒一面,然后我會把陣圖給你帶來。”

  羿口中的徒兒,自然是得到他傳承的徐小仙。

  蚩尤瞪了一眼楚羽:“他的徒兒能成為你的妻子,我的徒兒又差在哪了?”

  這尊傳說中的魔神,似乎有點不高興了,當即朝著虛空一伸手。

  他的手臂,瞬間暴漲無數倍!

  然后很輕易的洞穿了仙界的界壁,朝著不知名的方向而去。

  楚羽一臉震驚,看著蚩尤,不知道這尊魔神想干什么。

  ……

  ……

  人間界。

  子正在閉關當中。

  忽然睜開雙眼。

  下一刻,他的身影,出現在高高的蒼穹之巔,破口大罵道:“蚩尤……你這是瘋了嗎?”

  一只大手,從天而降!

  蚩尤的聲音,從那手上傳出:“我找我徒弟,關你這小耗子屁事兒?”

  “我好容易才完善的人間界法則!”子一臉憤怒。看著頭頂蒼穹的破裂之處。

  整個人間界都有些不穩。

  “給你賠償。”

  那只大手,在人間界的宇宙中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在游走。

  最終,在人間界大宇宙深處,找到了一艘戰船,一把抓住,然后飛快退回。

  接著收了回去。

  人間界大宇宙的界壁處,只剩下一個大洞。

  下一刻,一只乾坤袋順著那大洞扔下來。

  “不用謝!”

  “我謝個屁!”子都快被氣瘋了。

  不過卻是瞬間推演出什么,從身上取出仙鶴爐,朝著那個洞扔過去:“把這個給那臭小子!”

  轟!

  那個大洞隨著仙鶴爐消失在里面,也瞬間合并。

  子打開乾坤袋,看了一眼,頓時有些發呆。

  這可不是一般的賠償,里面竟然裝著大量的仙界頂級材料!

  “為了一個弟子,居然大方到這種地步?”

  子忍不住喃喃自語。

  這一切,只不過是一瞬間發生的事情,都不到眨下眼的功夫。

  楚羽眼睜睜的看著蚩尤的那只大手,抓著一艘戰船,回到了這房間中。

  戰船艙門打開,走出來一個容貌絕佳的青衣女子。

  她一臉茫然,似乎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只是在看見楚羽那一刻,她的臉上,瞬間露出燦爛的笑容。

  那邊的蚩尤黑著臉,瞪著楚羽,像是老丈人在看著一個花心的女婿,但最終,卻只是嘆息一聲。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平凉市| 喀喇沁旗| 怀来县| 阳城县| 广河县| 个旧市| 长子县| 施秉县| 图片| 栾城县| 米泉市| 腾冲县| 惠东县| 恩施市| 仲巴县| 潞城市| 敦煌市| 虎林市| 无棣县| 南汇区| 监利县| 文昌市| 津市市| 丰顺县| 兴文县| 沅陵县| 奈曼旗| 青浦区| 本溪市| 乐安县| 平罗县| 马龙县| 双峰县| 新田县| 蒲城县| 南和县| 东丽区| 汉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