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仙俠小說 > 無疆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有惡客自遠方來
  時間退回到鏡像世界的一個月前。

  沒有人知道從哪冒出來的一份星路圖,突然間出現在很多頂級古族族長的案頭上。

  一開始很多人都在懷疑這份星路圖的真實性,覺得它十有八九是太陽系那群余孽們又一次想要陷害鏡像世界的產物。

  那群刁民,簡直就是百足之蟲……總想害人。總有一天要把他們一網打盡,殺個干凈。

  可漸漸的,很多人都意識到這份星路圖可能并不是假的。

  每個強大的古族,總會有一些死士存在的。

  每當家族有需要的時候,他們總會沖在最前面。

  試驗星路圖的真假,自然是他們的事情。

  那些死士幾乎都成功了。

  只有少數死掉,死因多半是其他家族死士的襲殺。

  這下子,所有知道這份星路圖的人全都被震驚到了。

  這東西到底是從哪流傳出來的?

  所有人開始默契的追查源頭。

  他們發現這份圖,最早是從一個極有信譽的組織流傳出來的。

  這個組織要比鏡像世界存在的時間還古老。他們的信譽,要比這些古族更加堅挺!

  但這個組織很神秘,哪怕是鏡像世界的幾大頂級古族,也說不出這個神秘組織的組成和來源。

  星路圖是真的!

  所有人都感覺不可思議。

  都在思索,到底是怎么出現這樣一張圖的?

  如果太陽系那么好進,這六千多萬年來,那些無數為此付出巨大代價,甚至是生命的遠古圣人……豈不是跟白癡一樣?

  太陽系當年被封印,那皮殼有上百億千米那么厚!

  皮殼里面滿是恐怖的法陣,就算圣人進入,也要被絞殺得尸骨無存魂飛魄散。

  一座星空大壩,橫在高天之上,將整個太陽系的范圍都給環繞起來。

  古老的帝星和太陽系其他行星上的那些先賢大能駐守在那里。打了六千萬年都沒能分出勝負。

  這張圖的出現,豈不是意味著那群前輩大能……做了六千萬年的無用功?

  有這張圖,可以直接穿過太陽系的皮殼,進入到太陽系里面,從而沖向帝星……還去星空大壩做什么?

  那個絞肉機一樣的戰場,神君多如狗,帝君如螻蟻,圣人一不小心就血染長空……在這張圖面前,簡直蒼白得令人發指!

  不過隨后,他們就發現了一個問題。

  按照這張星路圖的路線去走,圣人之下都沒問題。

  但圣人……依舊不行!

  有古族的圣人親自嘗試,連命都搭在里面,被太陽系那厚厚的皮殼中可怕的殺陣直接殺到連渣滓都找不到半點。

  什么強大的法器,什么護體戰甲,什么金身不破……在皮殼的法陣面前,都是渣。

  好吧,這張星路圖還是有瑕疵的。

  但這也很了不起了啊!

  一直到星路圖徹底傳開,就連那些不知名的小家族都幾乎人手一份的時候。也沒人能弄清楚它的來源。

  問那個神秘組織?

  這個是別想了。

  迄今為止,就連鏡像世界的幾大頂級古族都沒有半點線索。

  一個多月后,當這張圖徹底傳開之后,就連那些頂級家族也懶得去追尋這張圖的來歷和它流傳出來的原因了。

  總之,它除了不能讓圣人親自降臨太陽系之外,沒有任何缺點。

  那么……屬于鏡像世界的時代,終究還是來臨了。

  不是么?

  上古時代的太陽系,人才濟濟,幾大行星上面,全都有無數的天驕存在。

  那些生靈境界高深,戰力恐怖。

  可上古時代終究已經過去,都成了過眼煙云。

  如今這個時代,沒有人認為太陽系還有什么反抗之力。

  或許還有幾尊圣人從上古活到今天,在當年那場戰爭中茍延殘喘下來。

  但那有怎樣?

  鏡像世界的頂級大帝君手持圣器,照樣可以殺圣!

  而且,一個不行,就很多個一起……

  用人硬生生的堆,也足以堆死那些活著的圣人了!

  要快!

  一定要快!

  這是一場不知道怎么冒出來的饕餮盛宴。

  但是管它呢!

  一定有人已經不管不顧的殺入太陽系了!

  鏡像世界這些頂級古老家族并不腐朽,相反,他們的動作都相當之快!

  所以,在宇文笑笑這群年輕人出發之前,就已經有大量古族的艦隊,通過那張星路圖,殺向了太陽系!

  最早出發的那些,都是家族中的旁支、附庸。

  哪怕是已經確定那張星路圖沒問題,但他們還是害怕會遇到意外。

  比如說,在飛船穿過太陽系皮殼,最后遷躍的那一瞬間,萬一要是有地球的古圣守在那里,該怎么辦?

  這邊的圣人過不去,那邊的圣人不顧面皮,就守在那里,一巴掌一艘船,直接就是全軍覆沒啊!

  這可不是之前在鏡像世界那一次,那次死的,不過是那些學院中的學生罷了。

  那樣的學生,就算再怎么天才,每隔一些年,都會出現一批。

  但這次不一樣,這次出手的,都是鏡像世界的頂級古族、世家。

  這樣家族走出來的子弟,哪怕是旁支,身份也都無比的高貴。

  所以,就先用他們做誘餌吧。

  不能掌控自己命運的人很多。

  可以說,這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沒辦法左右自己的命運。

  剩下那百分之一,可以左右這百分之九十九人的命運,但有些時候,他們同樣也左右不了自己的。

  修煉就是修煉,求長生就是求長生。說什么逆天,還是算了吧,那不過是平時喊喊口號罷了。

  天道之下,誰可逆?誰不是螻蟻?

  作為先行者的那批人,其實內心深處全都充滿忐忑,忐忑中,還夾雜著興奮。

  他們真的不知道星路的那一邊等待他們的是什么。

  是憤怒的太陽系遠古圣人?還是一片等待他們開采的沃土?

  齊曉峰是鏡像世界古族齊家的一個旁支,同時,他也是齊家的一代天驕。

  一百二十多歲的年齡,一身修為已經躋身帝君。

  但可惜,他是一個旁支,所以只能作為先行者,出現在艦隊當中。

  而且,他是先行者中的先行者!

  古族齊家,是整個鏡像世界行動最早的頂級家族。

  星路很太平,甚至連一只星獸他們都沒有遇到。

  飛船在蟲洞中飛行了很久,然后進入到太陽系的皮殼當中。

  身在飛船中,齊曉峰可以透過舷窗清晰的看見兩邊的景色。

  映入他和其他那些一臉復雜之色的齊家旁支子弟眼中的景色是繽紛絢麗的色彩。

  一道道流光從身邊劃過。

  但這只是表象。

  他們這群人的境界,沒有低了真君的。

  張開天目都可以清楚的看見那絢麗色彩背后隱藏的殺機。

  整個太陽系的皮殼,仿佛被人用一根棍子硬生生捅出來一個窟窿。

  那窟窿光潔如玉,表面覆蓋著流動的絢麗光芒,里面卻是洶涌澎湃的殺陣!

  那殺陣看一眼,都叫他們心驚肉跳。

  他們不禁在心中猜測,到底是何方大能,有這種本事?

  某個頂級的遠古圣人?

  好像做不到吧?

  不然的話,也不必等待六千萬年這么久。

  這種手段,簡直聞所未聞,簡直駭人聽聞!

  他們這群人雖然是家族的旁支,但他們身在的家族,卻已經是最頂尖的那一撥了。

  就連他們都覺得駭人聽聞,其他人見了,還不得立馬就跪了?

  齊曉天是齊曉峰的堂弟,一身修為直入神君,在齊家旁支中,也是威名赫赫。

  因為他才二十三歲。

  齊曉天來到堂兄身旁,看著一臉沉思的堂兄,輕聲道:“這份手段,就算是家族中的老祖宗,怕也是要望塵莫及的。”

  齊曉峰看著外面的流光,淡淡說道:“誰知道這是不是證道之鄉的一個陷阱呢?”

  齊曉天臉上露出幾分憤憤不平,不過隨后便無奈的道:“縱然是,我們不也是主動送上門來了?”

  “不錯,哪怕九死一生,也一定要親自去證道之鄉看一看,那地方到底有何神奇之處?”齊曉峰道。

  齊曉天笑笑:“我只想從那里得到天大的機緣。”

  “長老交代過,不讓我們隨便大開殺戒,因為這件事透著天大的詭異。”齊曉峰道:“咱們都能看出這條通道有問題,老祖宗們會看不出?他們之所以還是派我們來了,就是不想示敵以弱。”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嗯?”齊曉天終究年輕,在修煉這條路上,他是當之無愧的天才,哪怕面對嫡系那一脈,他也不遑多讓。但在經驗閱歷這方面,他卻差得遠。

  “如果說,這是證道之鄉的一個陷阱,但我們卻因為恐懼,不敢前來,那這六千萬年的光陰,甚至整個鏡像世界,都成了一個天大的笑話。”齊曉峰淡淡說道:“我們處心積慮的想要進入證道之鄉,現在有路了,卻不敢走,不是笑話是什么?”

  齊曉天點點頭:“是這個道理,不過第一批為什么不是嫡出?”

  齊曉峰笑道:“若是嫡出,還有我們這群人什么事情?”

  看著這個從小就很崇拜的堂兄,齊曉天信服的點點頭:“倒也是,富貴險中求,沒毛病!”

  飛船無聲無息的以高速在這條路上航行。

  百億千米左右厚度的皮殼,在這種速度下,并不算什么。

  所以他們很快就到了盡頭。

  一次遷躍之后,這艘飛船,出現在了一個對他們來說全新的、陌生的……卻夢寐以求的,星系當中!

  一顆恒星,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就是證道之鄉了嗎?”齊曉天臉上露出幾分失望:“這里好小!那顆恒星……真小啊!這里簡直就像是窮鄉僻壤,一點都沒有證道之鄉的氣魄啊!”

  “你懂什么?”齊曉峰臉上罕見的露出凝重之色,他說道:“想要真正進入證道之鄉,沒那么容易!”

  “哈?”齊曉天看著堂兄:“我們已經進來了呀?”

  還有很多齊家的旁支子弟,也全都聚集過來,一臉不解的看著齊曉峰。

  在法陣一道已經達到宗師境界的齊曉峰深吸了一口氣,道:“這里縱橫交錯,全都是無形的法陣,觸之必死!”

  說著,他讓人放出一架無人的戰船,往前方飛去。

  那飛船飛出幾千萬公里后,無聲無息的化作一團火光,又瞬間湮滅。消失得無影無蹤。

  飛船上的所有齊家旁支子弟,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艘無人的戰船,就算是帝君……短時間內也奈何不得。

  但在這里,卻在頃刻間,沒了。

  這時,另一艘戰船嗖的一下,從他們身邊掠過,直愣愣的往前方沖過去。

  齊家這群旁支子弟,全都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

  等著那艘戰船化成一團煙花。

  但那艘戰船,卻在前方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甩尾,直接將船頭調轉過來,對著他們。

  然后,那艘戰船上,十幾門能量炮,瞬間開啟。

  “媽的!”

  “他們要干什么?”

  “瘋了嗎?”

  “防御防御!”

  這艘飛船當中,警報聲瘋狂的響起。

  齊曉峰的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

  他冰冷的神念瞬間傳遞出去:“都是鏡像世界的同伴,你們這樣做合適嗎?”

  雖然船里面的都是旁支,但作為先遣,齊家還是拿出了很大的誠意。他們的這艘戰船,就算圣人,也不可能一擊打沉。

  所以齊曉峰并沒有太過恐懼,他只是很憤怒,讓人也開啟能量炮。

  這種能量炮,一擊能直接把一個神君打成灰。

  就算帝君挨上一下,不死也要脫幾層皮下去。

  “有惡客自遠方來,不好好招待一下,怎能顯示出誠意來?”那邊傳來一道笑嘻嘻的少女聲音。

  然后那十幾門能量炮,瞬間開火。

  一時間,星空璀璨。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巴青县| 昆山市| 城口县| 平谷区| 白沙| 遂昌县| 远安县| 沙河市| 湾仔区| 中宁县| 微山县| 彩票| 宁晋县| 乐至县| 镇坪县| 寿宁县| 镇巴县| 彭泽县| 廉江市| 武城县| 璧山县| 明星| 原平市| 开封县| 昌图县| 炉霍县| 桃园市| 马关县| 灵台县| 乾安县| 军事| 勃利县| 绵竹市| 甘洛县| 沁水县| 湘潭市| 华池县| 奉节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