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網 > 仙俠小說 > 無疆 > 第四十九章 算計
  果然,年輕人身旁的一個穿著青衫的青年,淡淡開口:“洛遠,夠了。他們既然想死,何必攔阻?”

  穿著白衫的年輕人洛遠搖搖頭:“他們沒資格進去!”

  一個明眸皓齒的女子一臉刻薄的道:“不知死活,他們愿意進,就讓他們進好了!”

  洛遠看了一眼那些人,然后輕嘆一聲,不再說什么。

  洛遠身邊的不少人,全都皮笑肉不笑的看了這些人一眼,沒有說話。

  范建喃喃道:“干嘛這么兇啊,上古遺跡里面本來就夠兇險了,大家各憑機緣各憑本事不好嗎?”

  沒人搭理他,就連楚羽,都覺得這家伙有點太理想化。

  盡管楚羽的心里面也是這么想的,但這個世界不答應啊!

  洛遠和其他那些人,一個個縱身而起,跳到狐仙洞洞口處,不管什么身份,都是小心翼翼的爬進去。

  沒辦法,洞口就那么大,想要大搖大擺的走進去是不可能的。

  如果一掌轟開,極有可能會破壞這里的結界不說,還可能引發未知的連鎖反應,所以也沒人敢這么干。

  那些人,一共二十來個,魚貫而入。

  剩下剛剛被洛遠拒絕的這些人,站在那里,面色陰沉,都沒有動。

  直到此時,范建才笑嘻嘻的說道:“你們別怪那個小白臉,他們那群人,幾乎全都來自古教、古派和古老氏族,一個個可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那小白臉剛剛就是不想看著你們無辜去送死,才出言嘲諷你們。”

  “真的?”有人多少有些不信。

  “無冤無仇的,為什么要殺我們?”有人附和。

  范建嘿嘿笑道:“這世界上無冤無仇卻動刀子殺人的事情多了,你們都是成年人,連這點道理都想不明白嗎?”

  眾人沉默起來。

  道理當然想的通,可是很憋屈啊!

  “也太過分了吧?什么東西都沒找到呢……”有人咕噥道。

  范建笑道:“你知道剛剛其他人為什么阻止洛遠那個小白臉嗎?”

  眾人微微一怔。

  范建呲牙笑道:“那是因為那些人希望你們能在那里面有所斬獲,然后他們守在入口直接搶就好了!”

  “……”

  真特么操蛋!

  眾人全都一臉無語,同時都覺得怒火中燒。

  “這世界,已經是修行界了!”

  范建收起笑容,露出幾分嚴肅之色,看著眾人:“知道什么是修行界嗎?弱肉強食、強者為尊!拳頭大便是道理!明白嗎?”

  明白嗎?

  肯定是也明白的!

  但依然還是不甘心!

  范建接著說道:“我勸你們,還是回去吧,那些人,可不會管你們是哪個隱世家族的。所謂隱世家族,在他們這些人眼中,不過比世俗中的那些人強一點點,也僅此而已。歸根結底,在他們眼中,依然是螻蟻。”

  眾人聽了這話,雖然心里面都不舒服,但卻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有道理。

  所謂隱世家族,不過是六千萬年前的那些弱小遺族!

  真正的強者,在當時全都離開了,只剩下一群老弱婦孺,留在這日漸干枯的世界茍延殘喘。

  而那些古教、古派、古老氏族,盡管留下的也是老弱病殘,但底蘊終究要比其他人強大太多!

  他們有相對完整的傳承,有各種強大的法器。

  盡管因為世界變得干枯,強大的修真者越來越少,但當世界復蘇之后,他們的崛起速度,也是難以想象的快!

  這種差距,有如天和地。

  所以,在那些古教、古派和古老氏族中人的眼中,隱世家族……從來都是上不去臺面的一群螻蟻!

  螻蟻這東西,要么無視,要么一腳碾死,看心情。

  “多謝提醒。”冷家那名沖穴境六段的武者沖范建抱拳,聲音中充滿苦澀。

  其他那些人,也全都對范建抱拳施禮,表示感謝。

  “走吧,這里……已經不是咱們能夠參與的了。”冷家的兩個沖穴境六段武者垂頭喪氣,率先離開。

  青海吳家是他們找來的幫手,可吳冬進去的時候,看都沒看他們一眼。

  交情什么的,在龐大的利益面前,當真不值一提。

  不過還是有兩三個人,沒有離開,他們的眼中閃爍著堅毅之色。

  范建有些驚訝:“你們不走?”

  其中一人道:“還是想碰碰運氣。”

  范建搖搖頭,說道:“那些人一定會在入口處截殺,你們自求多福吧!”

  說著,范建看向楚羽:“宋兄咱們進去吧。”

  “你們就不怕被截殺么?”有人忍不住問道。

  范建笑笑:“當然不怕,咱有護身法器。”

  說著,范建一縱身,跳上狐仙洞,率先爬進去。

  楚羽緊隨其后。

  范建給楚羽傳音道:“待會我先進,我跟你說,他們肯定有人會在入口處截殺。我身上有護體法器,不怕他們,我進去五秒鐘之后你再進,我會引開他們。”

  “你為什么要幫我?”楚羽心中多少有點疑惑。

  跟這個厚臉皮名字奇葩的家伙算是萍水相逢,之前從未有過任何交集,他應該沒道理這樣熱心啊?

  “哈,你應該是剛從蜀地歸來吧?”范建終于倒出真實原因。

  他聽聞了蜀地那邊發生的一些事情,知道一個名叫“宋鴻”的人幫助過林詩夢,并且在蜀地那里似乎獲得了大機緣。

  “我跟齊恒有仇,能讓他倒霉的人,都是我朋友!”范建說道。

  “那個娃娃臉的小屁孩?”楚羽問道。

  “娃娃臉的小屁孩?哈哈哈哈哈,真特么形象!那孫子特別不是東西,陰的要死。整天頂著一張娃娃臉,做事卻陰險狡詐,心眼小的還沒有針眼大!他娘的……”

  范建提到齊恒,仿佛就一肚子火氣,罵罵咧咧的。

  楚羽感覺這家伙十有八九是在齊恒那吃過不小的虧。

  “我聽說那孫子廢了,真是喜聞樂見大快人心普天同慶啊……”

  楚羽:“……”

  “不過宋兄,你小心點,你別看剛剛那群高高在上的混蛋們似乎沒有注意到你,實際上,他們現在應該都知道你是誰了。很多事情,在普通人的世界里或許傳的很慢,但在那個圈子里,都是飛速傳遞的。”

  范建好心的提醒。

  “好,謝謝!”楚羽回了一句。

  “不用客氣,我也看那群混賬王八蛋不順眼。”范建說著,已經爬到了結界處。

  他回頭看了一眼楚羽:“記住,我進去先引開他們,五秒鐘之后你再進來!”

  楚羽點點頭,在范建進入結界的那一瞬間,楚羽張開眉心豎眼看了他一眼。

  范建向前一撲,他的身形瞬間消失在那里。

  這時候,并不知道他們剛剛聊什么的大家賊忽然說道:“鳥爺覺得那小子不怎么可信啊。”

  “廢話!”楚羽看了一眼大家賊。

  這時候,身后傳來聲音,卻是那幾個不甘心的武者,跟著爬了進來。

  見楚羽在前面,后面有人問到:“你不進去么?”

  楚羽回頭看他一眼,呲牙一笑:“要不你先進?”

  那人頓時遲疑了一下,說道:“還是等等吧……”

  誰都不是傻子,之前洛遠已經示警,這種時候,誰也不愿做那個出頭鳥。

  大不了在這等個把小時再進去,萬一現在進去,被攻擊了怎么辦?

  ………

  那邊范建一進去,頓時看見幾個人圍在那里,但卻沒人朝他發起攻擊。

  范建沖大家露出一個得意的眼神,賤賤的一笑,身形一閃,溜到了后面。

  然后在那數:“一、二、三、四……五!哎呦臥槽,怎么沒出現?”

  “范建,你行不行?不是說萬無一失嗎?”之前那個穿著青衫的青年瞪了一眼范建。

  范建也是一臉疑惑的表情,在那嘀咕:“不對啊,我感覺他已經相信我了,為什么沒鉆出來?”

  穿著青衫的青年冷笑:“能算計齊恒的人,會那樣輕易的相信別人?”

  “他娘的……這家伙的確就是算計了齊恒的那人,剛才我從他嘴里已經套出實話了,也不知道是從哪冒出來的,怎么那么鬼?”范建有些懊惱。

  “算了吧,我們還是先進去吧,他們已經在前面了。不要讓人搶了頭籌。”有人說道。

  “好吧……”范建有氣無力的點點頭。

  幾個人剛剛走出十幾步,忽然間全都停下腳步,然后同時……朝著結界入口處猛擊過去!

  那里瞬間爆發出一團璀璨的光芒!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一股恐怖的力量波動轟然散開!

  那是四五件法器發出的炫目光芒!

  一道身影,卻在這些攻擊到來之前,如同幽靈般閃避到一旁!

  嘭嘭嘭!

  一連串幾聲巨響,落到空處。

  聲音震耳欲聾。

  大家賊尖叫道:“你們這群王八蛋!”

  楚羽眼中閃著怒火,身形不退反進,直接撲向其中一人。

  抬手就是一拳。

  一股洶涌的力量波動,瞬間爆發出來。

  那人完全沒想到楚羽不但躲過他們合力一擊,而且膽子竟然也大到這種地步,還敢對他們發動反擊。

  來不及再次發動手中法器,當下怒喝一聲:“去死!”

  倉促一拳,迎向楚羽的拳頭。

  咔嚓!

  清脆的骨頭碎裂聲響起。

  這人的拳頭,被楚羽一拳砸個粉碎!

  “嗷!”

  這人頓時發出一聲慘叫。

  楚羽那手臂,宛若精鋼,堅硬到難以想象。

  一拳砸碎這人的拳頭之后,余力不消,又轟在這人的喉嚨處。

  啪!

  這人的喉嚨,連同他的頸椎,直接這股洶涌的力量轟得粉碎!

  當場慘死。
北京pk拾稳赚计划软件手机版 彰化县| 左贡县| 祁连县| 定远县| 衡水市| 五家渠市| 沂源县| 昌吉市| 兴国县| 佛教| 扎囊县| 东明县| 黔西县| 马边| 宁波市| 靖西县| 巴林右旗| 新源县| 阳西县| 唐海县| 龙山县| 河东区| 济阳县| 大城县| 建德市| 新巴尔虎右旗| 喀喇沁旗| 奉节县| 海丰县| 定兴县| 云龙县| 锡林浩特市| 历史| 酉阳| 河源市| 龙门县| 自治县| 海丰县|